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九十五章 我失去了多少

  “萧怜这种女人,尊,您真的要娶吗?”面对一袭红袍垂首女子的问话,年轻俊美的君王选择望向别处,接着垂下眼睑,似是犹豫片刻:“我就是想看看她到底,会不会在意。冷卿颜,不,锦儿,会不会在意。”绯蓦地抬起头,有些惊愕。

“绯,不要告诉别人了。她既已经改名换姓,愿做别人的侍卫,也不愿面对我,就别惊扰她。”他轻颤着嘴唇,霜白的面容更是如巫山皑皑白雪,清透玉白。“我的打扰,不过是,最后的绵薄之力。”他羽睫轻颤,虚柔道:“绯,我失去了多少……”他似是失去了一切……那样恐慌,那样害怕。

他没有情感,因为,他是帝王,他做的一切,都应该为了国家。

爱是小孩子爱吃的甜糖,是带着魔力的甜药,只要试过一次,就会就此上瘾。爱是极刑,只要脱离了它就会有痛不欲生的毒药穿肠,乃至千刀之万剐。它可怕的蚕食着精神,让他越想越孤独,直至极冷的冰水,将他浇醒。回头一发现,原来,他们是交叉线……她是直线,而他,是错身而过的岔路。

他的悔恨收进绯的眼里,她心里划过一丝心疼。但是……“尊,你做的没有错。”她说:“但是,你对她的感情,太残忍了。如果是我,即使我理解你,我也是不会原谅你的。”这句话,就像是无形的大手,紧捏住心脏一样,血管撕裂的疼。

“你继续说。”他脸色青白,紧紧地抿着嘴唇,凝视着绯。

绯垂下眸,阴柔的女声在响起:“尊,你忘了,她只是个女人……”他一怔,她这么倔强,这么要强,让他忘了她只是个女人。眼前好似模糊了一样,绯说的话他听不到,脑海里只回荡着,她,只是个女人。

但是,他能悔婚么。作为帝王,金言一开,覆水难收,驷马难追。

他似是忘记了,冷卿颜在洞房时候对他说:“我把冷卿颜给你,你看好了,丢了你找不到的……”如此骄傲的她,怎么还有和他破镜重圆的可能?

有些爱情,是用勇气也拼凑不起来的。不是灰心,是失心。如水,他抓握不起。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绯,派人保护好她……如果轩辕长歌保护不了她,那只能是,我来。”他惨淡如灰的眼睑里,微微红光悄然闪烁。

司马绝华说:你是自由的。

今日,轩辕长歌总算是应允她出门了,她走在大街上,进了一家药铺。老板说:“这位公子,买什么药物。”

“玉雪草半两,霜花四两,窈窕果五枝。”锦瑟快速报完名字接着从袖中里拿出雪水,琢磨配药的事。

老板瞥了她一眼,转身去拿药材,边拿还边说:“公子的样貌真是俊逸,和快大婚的落日皇可以媲美了……”

尖锐的瓷器击打地面碎裂的声音,在老板话语后响起。老板诧异的往后看,只见到那个神色微凝,阴沉的面孔,手指似乎是抓握不住了,接着不顾渣碎紧紧握起。一串串血滴,从紧握的指间溢出,沾染了碎裂的雪白瓷器。

她似乎有些愣怔,茫然道:“什么……”

二百九十五章 我失去了多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