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百零八章 全天下都是她的

  “好,你说的。”他轻然一笑。

  她拧了拧眉,望向他道:“你流血了。”他一愣,说:“哪里?”死人,是不会有感觉的。

   他这样活着,无非就是活死人。“眉心。”她拿出帕子踮起脚尖,拭去,拉住他的手道:“没感觉吗?这点东西都感觉不到。手冰凉的很。”

  “你觉得呢?”他弯唇,显得从容不迫,“死人,会活着吗?”她脑海一时间闪过一个意识,接着一片空白,摇了摇头。死人是不可能活着的。

  天山是凶险,但是一旦快到了春季,这里风雪会减弱很多。锦瑟庆幸轩辕长歌想早点重见光明而早点去。否则,春季融化冰雪,火焰泉会跟着灼热如同岩浆一样,血肉放下去就如同一捧烟灰消散蒸发。

  “锦瑟,死人活着,像活死人,不能尝到任何味道……”就算是受伤了,他也不会感觉到的。

  他明明,明明可以躲过这一刀刃,但是他没有。他想让锦瑟对他愧疚,对他永不忘怀,深深地烙进心底。很多时候,能给自己答案的不多,大多为的都是她,都是锦瑟。

  不是白晓生,也不是冷卿颜。只是属于他的锦瑟。

  有些事,他为她做得太多,她反而不自在心里沉闷,所以瞒着一天是一天。有一天,她知道,也许不知道,但是她还是会记起一个叫轩辕长歌的人。对于他来说,游荡在六界,算不是什么。

  “轩辕长歌,你是有秘密瞒着我吗?”他显得更加淡定从容了,眉心艳丽的血凝固,倒是如同雪山的雪狐般,狭长的眼眸眯着,便是更像了:“如果说要把你娶做王妃,就地办了,这算吗?”

  她的脸霎时就红透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默不作声。

  她就知道,一定有事瞒着他。风雪渐渐淡了,因为温度开始上升。她估摸着就要到了,风雪变暖,她说:“这些是幻象,其实是很冷的。”周围的风雪还是有的,只不过是减淡点而已,火焰泉看似很灼热至极,其实很冷。

他轻声哼了句,示意明白了,额角冷汗溢出。什么感觉不到,不过是外界的伤害。

禁术带来的,不只是生命流失,蚀骨噬心的痛也会有。

她如今,真的要带着他去火焰泉,他也要履行他的承诺。

即使她是天如镜所说的其女又如何,即使人神共怒,大地崩裂,六国摒弃又如何!轩辕长歌护着她,守着她,踩着他的肩膀,将她送到至高顶。即使那个时候,他死了。她也不会寂寞了,全天下都是她的。

他眸色微张,淡淡的看见一丝丝迷蒙,眼前朦胧亮光,比他矮上几截的身影在晃动。他很欣喜,他坚信这是他的锦瑟。

“怎么不走了?”他愣住,说:“有点热。”面前这个模模糊糊的小脸,他有点看不清。“不能脱下外袍,热了也不行。”她拧眉,望向那个有些呆滞的眼说:“轩辕长歌,你看到了什么?”

三百零八章 全天下都是她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