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百一十九章 忘了你 亡了我

  在那封信笺里,有两张纸,她轻轻拉开,清晰温然且不失帝王霸气的字势,映入眼帘。 她瞪大双眸,“遗诏,且放在藏金阁的圣人保管。”清晰地写在纸上。她被这遗诏这两个字刺得移不开眼,只能指尖颤颤翻出第二张。

“颜,来世,我等你。那时候,我不会再忘你了。

忘了你,亡了我。我愿做,彼岸那朵永不凋谢的雪莲。”

为什么不是戈赛花?她回想起轩辕长歌对客栈牌匾说的话。刹那间,她心口一堵,鼻酸至极,面容冰冷的泪痕划过。我不会要你等了,我不会要你度过那漫长的黑夜,守着遥遥无期的期望求一死来见面。

他打算后退来让她让步。

他以为,她其实不是要灭国,是要灭他。既然这样,国家和心爱之人的抉择,他选择两全一死要她放弃对南漠的攻打,以保求南漠。

其实以南漠的兵力,即使下一任是极为强悍的政治家也不可能扳回,他能做到这里,是极好不过了。她一时间哑然,面对这张寥寥几句的字语,指尖的纸张化为齑粉,彻底消散。带他不屈的执念,在最后一夜写下的信念,化为枯尘。

冰凉的液体打在渐渐僵硬的指节,指节动了动,似是想要撑着最后的气力,抬起,拭去她的泪水,抹去她的泪痕。可明明简易的动作,他连最后的气力都无法动用。

他强撑着最后的精神,恍恍惚惚之中,又梦到了算不上多的,对他来说好多好多的……弥足珍贵的回忆。他知道,忘记不是喝孟婆汤,而是记起那些对自己来说美好的回忆,又消散,如掌心的流水,握紧张开,还是停不住流失。

“完颜扶非,你真像一只绮丽的琼花。”

“是吗?……”

“嗯。”

“你不是这样的人,完颜扶非。”

“若是那样的人,早被淘汰了也说不定。”

“戈赛花,是不是很美呢?……它太像昙莲了,就此一个晚上。我觉得你适合玉琼……你会成为一个好皇帝。”

“……”

“咳咳,不过是下完会议后,瞧到天山有朵雪莲罢了。”

“天山如此高,相隔遥远,你怎的会知道?”

“不知道,可能恰巧吧。”

颜,来世,你去哪里,我都愿意追随,哪怕万山之隔。

轻微颤动的指节,终于滞住,无力的弯曲着。

双睫垂下,抿紧的唇瓣,终于松动了,恢复了原本自然模样。

锦瑟伸手轻抚在他的脸颊,撩开额间刘海,缓缓低弯腰,额首烙下一吻。起身,推开房门,飞快的离开。

“皇上!驾崩!”她眼睫刹那间沾了水雾,不知是幻觉,还是现实一样,耳后的声音是这样真实。

一刹那,轩辕国国师预言的流言传遍整个六国,百姓惊恐,这已经是第二个皇帝了,第三个是会被哪个国家悬崖落马。

南漠的新帝继位!她是南漠第一个继位女皇!

相里蓉!

+————+

那时候,你不来,我不老。

三百一十九章 忘了你 亡了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