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百二十五章 神王(今天的更新全写到一个章节里)

  她轻颤眼睫,轻哑声道:“收队,回国。”说罢,就一个人留在这里,注视着远方的人。

他好像成熟了点,容色俊朗无虞,但是她最不想看的,不是司马绝华的脸,是他。

“你来做什么?”她嘲讽似的问了句:“修尘天神?”他金瞳一缩,身子一僵缓缓道:“陛下等着您,他的大劫降至,最想见的也是您。”

“好,我去看他。修尘天神也不想再见我是吧,毕竟,你想见的是阿姐。”他一怔,抿下唇,垂下头。

“殇,你还比不上。他比你懂得很多,可是,你一个也没学会。”修尘低低喃着:“你是不想见我吧。”“又何苦这么说呢,虽然你是后头助力要我死,但是真正动手不是你啊。”修尘只感觉心头一刺,喉间干涩,无法言语。

她似是看得很淡然,无所谓的模样。的确,她也不是曾经的冷卿颜。她只能是锦瑟。

“你想要我死。”

“各有各的命,你自个想死,又关我何事?”她斜眼一视,漂亮的丹凤眸淡淡的紫色萦绕,“你的阿姐,是自愿死的,也不怪你。”

她说完这句话,修尘衣袍一扬加快了速度。她这么说,是为了给他找开脱还是看淡了他。

“神王,就在里面。我不能送你了,希望相逢你……”他无法进门,他知道金銮殿绝不会为他而开。

“永远不会的,起码我不想见你。”锦瑟推开金灿灿的大门,走进去,接着大门自动关合上,消匿在他眼前的,是她的身影。

伫在门口的修尘苦笑,见不见还说不一定。

多年后,有人问他,后悔吗?他说,后悔,但没有反悔。

因为他知道,这个阿姐的女子,一生只有一个。他要她死,只是想得到一个答案。并非真正的要救醒她,那时候,不过是思念过重了而已。

掩在袖口中的手,紧紧攥住一块石头,玲珑石。

“她说了什么?”

“很重要吗?”她噙着笑意,眼底冰冷,“你为什么不亲自问她?”

“她不会见我的。”那个美到绝伦的男子的金瞳微微收敛,慢慢的放松。

“你怎么会知道呢!她一直在等你!只不过我死,她帮我死而已!这一万年你死都不愿去见她,呵!原来一个神王是个懦夫罢了!换成谁都是比你强!”她厉声斥责道:“她一直接不开的心结是你,一直是你!你以为她真的不在乎你了吗?如今她的一丝精魄因为你的明明晓得,袖手旁观,不肯搭救终于散了!”

“是我对不起她。”他颓废的面容长叹了一口气道:“我会去陪她的,她是神魔混体,遇上这次天劫必死无疑。倒不如,我替她受了得了。”她怔住,神色微凝。

“这场天劫,我替她受了。她魂飞魄散,我知道。所以,这次天劫会有很大的惩罚。”她怔怔地问:“你要让她转世成人……这样的后果,你必死无疑。”他轻轻点了点头,道:“最后我想做的事,我以神王旨令命令你,若是我还有一缕魂魄,一丝神息,都给她吧。起码让她好过。”

“你不去求姻缘之神了吗?”她说:“答应我,一缕精魄也要撑着下一世。”

“我怕,她又要等我。与其她等我。不如自我毁灭。姻缘是我自己毁,命是我自己毁的。我且心安了。”

“为什么,一个个都那么愿意赴死呢?你们对生命都是这种蔑视的吗?”她脑子里回想起了完颜扶非,指尖齑粉划过的触感流走的痛,细而温柔。

“也许,是因为已经尽力了。”她低低喃着,道:“都疯了!”

“佛曰:生死,情义不可两得。”

他踏下台阶,步步生莲,金袍移动的细微响声磨在心头。心怜的隔着发吻向她的额头,道:“你尽力了,已经做到最好了。”说罢,就缓缓的打开门道:“北古时期,有一个禁术在人死之后可以使他复活,但是没有心跳,无触觉。反噬能力会吸收他下一世的寿命作为代价,或者给予他不受外界的的折磨,三个月内必死无疑。”

她怔住,脑海里骤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是轩辕长歌!他……想罢便动身下界。离开的一瞬间,殿内走过火燃的翅膀,烈焰灼烧,一只巨大的火鸟,长尾曳地,如落日残阳,如火琥珀一般。

它长鸣了一声,缓缓扇动巨大的翅膀,高空飞起,去往与锦瑟不同的 地域。

——————

一道黑影划过天空,飞速的往轩辕国冲去。

刚到皇宫门口,她眼前有些眩晕,手扶住门槛,脸色苍白的很。体力已经不济。

“锦瑟。”

————

卡文那么销魂

三百二十五章 神王(今天的更新全写到一个章节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