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百二十六章 差点就吃了

  “轩辕长歌!”她突然有些害怕,反手抱住他的身子,他的体温是多么冰冷,冰冷得她心发颤。她埋在他左胸,却听不到心跳。她说:“你是不是死了?”

他左手揽住她的腰,右手指尖滑过她的发,轻缓道:“说死了做什么,我还活着。这么匆忙跌跌撞撞的来,灰尘的都沾了。”

“你没有心跳。”她挑出问题,直视着他的双眼,问:“针灸的时候,你为什么不会因为痛而说出声,连皱眉都不皱?轩辕长歌,你那里是对我真心!为什么要骗我。”

她这一吼出声,他沉默不言,望着她气得脸颊微红的模样,他只是轻轻的抚过她蹙起的眉道:“先去沐浴吧。”说罢,他轻松的扒开她的手,然后在她愣怔的眼底下后退,直到一定路程,他缓缓的转过身。

“你要去哪?”她问的时候,抱住他的手似是疲惫的垂下来,手抓住身旁的漆红的栏柱,似是握不住手掌心慢慢沁出了汗。

“……锦瑟,你为什么要怀疑真心呢,是不是我要剖出来给你看,你才会相信。”这话一说出口,她就喉间苦涩至极,眼睫稍稍湿润,压着心里那种沉闷的痛,哑着嗓子说:“不是的……”

他行走的脚步顿住,转向看着她的容颜,良久,弯出一个锦瑟看了心颤的弧度。一刹那,他就过来了,逼她连连后退,抵在朱红的门栏,温润的面容不复存在,那是一个心战的邪魅弧度。

捏住她的下巴,俯身就吻下去。

激烈,痕迹,震荡于心。那种淡淡的清香在他口齿间弥漫着,不断碰撞,一丝一毫的温柔都不曾有。撕咬,争夺,唇齿间血腥味缓缓蔓延开来。

锦瑟觉得,他真的生气了。

她喉咙干涩,她从来没有见到他发火过。以前的吻是小心翼翼的,温柔如羽翼拂过心头,细心的保存着呵护着,不容任何一丝霸道。她眼间那种酸涩至极的委屈,差点发泄出来。

她以为,他就是不会生气吗。

她真的以为,他的心可以随便丢弃,想要的时候就拿回来吗。抽开相贴的距离,微微缝隙,互相的空气交融着。他噙着笑,问:“害怕了?”锦瑟脸色霜白。说罢,便踹开她身后的门,毫不留情的扔到床榻上,她刚想起来,重量便要压过来。

压得她无法言语,他从不愿强迫的。

“你冷静一下。”她孱弱的声音在他耳边,他好似没听到一样,不管不顾的伸手去扯开她的衣襟,“嘶啦——”便俯身堵上她的嘴,她感觉自己无法动弹,天都快黑了一样,她的脑子因为这样一折腾,差点晕过去。

而身上不停的撩 拨,又让她不能睡下去,她疲惫的问,“你想做什么,放开。”

“我想做什么?”他顿住,抬起头看着她,然而又俯下身来在她耳蜗低低的喃语:“想爱你。”湿热晕染了她的耳尖缓缓染下去。

三百二十六章 差点就吃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