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3章 往事成殇

  已是子夜,皇宫依然灯火通明,辉煌阑珊。御书房里,夜卓朗一脸凝重的看着手上的折子,内侍上前禀报嗔王爷来了,抬头一愣,随即勾笑,屏退了所有人,宣他进来。

夜北璃进殿,往日灿若星辰的眼眸此刻蒙了一层冷雾,浓的如沉淀千年的墨,仿若能冻结一切。俩人谁也不先说话,殿上一片寂静。

“三弟,这么晚了,有事吗?”夜卓朗打破寂静,声音温和依旧。

“解药。”轻启红唇,再没有往日的风流痞气。

“解药?”放下手中的折子,夜卓朗笑的凌冽,”怎么,他终于撑不下去了吗?他终于要认输了吗?”

夜北璃看着他眼中翻腾的恨意,叹了口气,皱眉说道:“你还是没法忘记那件事吗?那只是个意外,谁都不想看到,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是啊,都过这么多年了,你们是不是都忘记了,呵呵,朕可忘不了,每晚每晚,我都能在梦里听到小染的哭声,那么凄凉,那么无助,她说她现在过得不好,她说要我替他报仇的!”双目突然睁得浑圆,掩不住的恨意直直射向夜北璃。

这个目光让夜北璃想到两年前的那个晚上,冽风肆起,大雨倾盆,女子艳丽的小脸在死前扭曲不止,死不瞑目的眼睛透着无限的恨意和绝望,雨水冲涮着青石板,大片大片的血水丝丝缕缕不断渗入地面,最后了无痕迹。夜卓朗僵硬的抱着她在雨中坐着,双眼空洞无神,仿佛失了魂魄,白衣上片片血花绽放,犹如鬼魅。从此,那位笑靥如花的女子再也不复存在。。

“可……这也不是须提的错啊,一命抵一命,韦言菁不是已经死了吗,你……”夜北璃也说得有些没底气。

“一命抵一命?哈哈哈……”夜卓朗疯子般狂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那小染有什么错吗?就因为她是沧尘国的人?就断定她是奸细!一命抵一命,说的倒轻巧,朕要他一家人都来陪葬!”温文尔雅的面具撕破,脸上的狰狞越发骇人。

“可你不要忘了,这个命令是谁下的?”夜北璃沉声提醒道。闻言,夜卓朗的气焰一下子淡了,他能不知道吗,谁下的命令-------他的母亲,现在的皇太后。当初她让父皇派他去江南巡查,原来是调虎离山。日夜快马加鞭还是没能见到小染最后一面。只见到那具冰冷的尸体,后来他才知道,小染已经怀孕。

他的小染,他的孩子。

“卓朗哥哥,你对小染真好~”女子可爱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闪着水光。

“小染对我也好啊,因为小染是我的妻子。”男人调侃的语气透着笑意。

“哼,谁说要嫁给你啊,我还没有答应呢!”被说的羞红了脸,嘴硬的反驳,其实心中像吃了蜜一样。

“不答应?真的不答应吗?”男子眼中闪过捉弄,猛然咯吱起女子的笑穴,

“哈哈,我错了,卓朗哥哥我答应你,我错了!”一串银铃的笑声穿出,两人周围溢满幸福的味道。

从回忆中醒来,夜卓朗竟一滴清泪砸到纸上,迅速晕染开来。

“大哥。”夜北璃叫出口,自从夜卓朗继任皇位,自己再也没有这样亲切的叫过他。

闻言夜卓朗心中一震,不自然的拭过泪水,眼中恢复凌冽,“朕不用你关心,你看看这个吧!”说罢将桌子上一个折子扔给他,接过来打开看了一遍,夜北璃眼中闪过惊异:“同盟?!”

第33章 往事成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