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02 大结局下

  到了晚上八点,江沐心才被赫铭送回来,顾明诚也是听到了开门声才从楼上下来。

“回来了,吃的好吗,要不要再吃点点心?”其实冰箱里放着他今天下班特地绕了远路买来的蛋糕。

他一副低三下气的模样,似乎是想弥补昨天晚上对她过于强硬的态度。

“不了,已经吃过了,是一家新蛋糕店里的巧克力蛋糕,味道不错。”她故意这样说着,其实她哪里吃了,只是看到他就有些来气,便忍不住想要回嘴。

“那就算了。”顾明诚跟她过了这么些年,她什么脾气,自己还能不知道,对于她这样傲娇的性格,从来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公司最近在做什么项目,弄得这么晚?”

顾明诚随口一问,结果却遭到了江沐心强烈的反感,“我不是就回来晚一些了,你就问着问那的,你烦不烦啊!”

“行行行,我不问了。”顾明诚讪讪地退后一步,让她先把情绪缓过来。

一次两次这么晚回来就算了,可是连着一个星期都这样,就算顾明诚思想再脱线,这会儿也察觉出不对劲儿了。

这天晚上他特地在楼上等,结果看到是赫铭送她回来的,他们下车之后竟然还有这么多话说,这让他觉得很奇怪。

想了想,终究是坐不住,快步走到外头,可他们两个人倒好,竟然看到他几直接连话都不说了。

“明天再说吧,谢谢你送我回来,路上小心点。”

“好,顾医生你不用这样看着我,”

顾明诚等他把车开走了,才牵着江沐心的手往屋里走,心里却百爪挠心似的,“你们刚才说什么呢?”非要背着他才能说吗。

“你特想知道吗?”江沐心歪着头看他。

“这倒也不是。”明明他就很想知道,只是怕那样说了,又惹她不高兴,便没说实话。

江沐心一挑眉,这样他都能忍,难道是真的对他没作用?还是她跟赫铭的行为不够明显?

看来这剂药,是下的不够猛。

经过了昨晚那件事之后,顾明诚察觉出来些许端倪,第二天早早地下班了,就去了辉鸿,可是到了公司之后,才知道原来江沐心已经好久都没有来了。

可是不对啊,那她天天都出去到很晚才回来,都说是去公司的,可她又真的没来公司,到底是去哪里了?

赫铭又每天送她回来,难道他们之间在密谋些什么?

“顾先生请等等,这是江董事长落在办公室的东西,麻烦您等会儿把文件交给她。”小王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面前,递过来一个透明的文件袋。

江沐心的谎言,对顾明诚冲击不小,这时候也没察觉到小王脸上戏谑的表情,就把文件袋给收下。

等他到了停车库,才拿起那份文件,竟然一不小心就从那透明的文件袋中看到了同一家店消费后的单据,而且都是江沐心亲自签单的,日期都是前几天。

小王此刻在办公室里感慨,到底是妻奴啊,这么纯良一男人,被媳妇儿坑成这副模样了,刚才他还帮着做坏事了。

按照单据上的地址,顾明诚果然找到了这家饭店。

摇下车窗,顾明诚觉得眼睛一阵刺痛,选址比较偏僻,但是环境似乎不错,很快他便确定了目标。

在靠窗的一个座位上面,找到了两个在谈笑风生的人,对于一些事情,他从不会犹豫,便直接下车,去问个明白。

吃饱喝足的江沐心,这会儿心里却有些失落,怎么顾明诚到现在都还没有察觉呢,难道他真的这么放心自己?

“其实我挺好奇一件事,放心不是你们两夫妻之间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对江沐心充满好奇,有那种占有欲,而且在发呆的时候,总是有一张俏皮的面孔闯入他的脑海,这让他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你说吧。”

“最近吧,我觉得一个女孩子挺有意思的。”赫铭摸了摸下巴,砸吧一下嘴,实在觉得自己三十好几的人,问其他女人这个问题,似乎有些奇怪。

江沐心却被他的话惊讶道了,却直截了当道:“你会觉得一个女孩子有意思,那你肯定是喜欢她呀。”

“我会喜欢她?!”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不过才说道她,你的情绪就这么激动,那肯定她对你的挺重要的,喜欢就是喜欢啊,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赫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那么动作粗俗的小丫头,怎么可能入了他的眼呢!

可是每天这么想念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同江沐心说得额,喜欢了?!

这个想法简直让他又吃惊,又有些了然。

“时间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好,我先去买单。”

“怎么好意思天天让你买单,今天还是我来吧。”他不需要知道他们夫妻之间的问题,也无需知道结果,只要配合她就可以。

“不行,都说好了的,怎么让你破费。”说着江沐心就去拿了那张单子,可赫铭也是说一不二的,也去拿,结果江沐心的手,就被他不巧地抓在手里了。

“你松开我的手啊!”江沐心瞪着他,没注意到后面。

“猜我看到了什么。”赫铭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

“什么?”江沐心还一头雾水,保持着跟赫铭的动作,因为赫铭抓着她的手有些紧。

“你老公正朝我们这边走来呢。”赫铭嘴角的弧度越扯越大,略带着点挑衅的意味,看向身后,“顾医生好巧啊,没想到你也喜欢来这里吃饭啊。”

“明诚?”江沐心惊呼一声,“你怎么找这里来了?”

顾明诚走到他们两人中间,直接拿过那张单子,“这账单我去结,不过我并不喜欢在这里吃饭!”事实上顾明诚确实喜欢在家自己做饭,因为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外面的饭菜都有太多的调味料,吃多了不健康。

“哦?那是?”赫铭一副不懂的模样。

“来接我的老婆回家,也想告诉你一声,以后也不需要你送,我会亲自接送。”说完,顾明诚伸出左手,就握住了江沐心的手腕,“吃好了吗,好了我们就回家吧。”

“好了,那赫铭你就不用送我回去了。”

“好。”说完,赫铭还冲着她抛了个媚眼。

而江沐心还回以他一个灿笑。

顾明诚看在眼里,怒而不发,抓着她就赶紧地离开这里。

“你是不是在生气啊?”江沐心坐上车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还从来没有见他这样铁青着脸呢。

可是心里却在窃喜,看来是奏效了,这千年木头,终于是吃醋了。

一路上顾明诚都紧抿着唇,江沐心试图跟他说句话,可是,都被他一个冷眼吓得缩在车门边,不敢再多一句嘴。

“你干嘛呀,摆这样一个脸色给谁看呢!马上就大家了,别让爸妈瞧见了。”

顾明诚将车停在车库,刚一熄火,听到她这样说话,气不打一出来,一拳捶在方向盘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你这是生气给我看呢!顾明诚你倒是说啊,你想怎么样,问你你不说,你这是觉得我太好说话了是吧,都能容忍你这样的脾气。”其实话说回来,到底是谁在容忍谁,一看便知,可是江沐心这会儿就是为了激他,才说了反话。

顾明诚现在是被怒气冲昏了头脑,连她的这点小伎俩都没发现。

“跟我上楼去。”

“哼!去就去,我还能怕你了。”

顾明诚走在前面,脚步顿了顿,“你是不是。。”

“是什么?”

“当我没问。”

如果此时顾明诚回头,就一定能看见她捂着嘴偷笑的模样,可是他只想着心事。

等两人走到了房间,顾明诚‘砰’地一声,把房门重重地关上。

江沐心在后面吓得缩了一下背,这人怎么发起火来,也是这么的恐怖啊。

“你。。。你想怎么样啊,唔。。”这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明诚用嘴堵在了门口。

“江沐心,是谁让你可以这样挥霍我对你的容忍的?”他忍住动手的冲动,只能用行动证明自己有多生气。

“当然是你啊!”被吻得有些糊涂的江沐心,想也不想地就说出这句话。

顾明诚当即被气得不行,看来真的是平时太宠着她了,什么事都敢做。

“心心我不能失去你的。”顾明诚吻她一下,便说一句话。

“以后我不准许你再单独跟赫铭见面。”

“唔。。好。”

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他还是不够放心,“以后要去哪里,我都可以送你,不准再让别人来,知道吗?”

“你不能限制。。。我。。。唔。。。好吧。”

“我们以后都不能冷战。”这些日子他真的受够了。

“明明是你。。。好吧,以后都不会了。”她迷失在顾明诚霸道的吻中。

一切就是这么顺其自然地发生,等第二天醒来,顾明诚懊恼地看着怀中人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自责于自己的鲁莽。

江沐心一直是睡到自然醒的,伸了个拦腰,浑身酥麻得让她起不来。

“我昨天太不知节制了。”顾明诚已经起来去打了盆热水过来,要帮她擦拭身子。

江沐心却背对着他偷笑不已,小宝宝,你一定要赶快来哦。

顾明诚瞧见她背对着自己,还一耸一耸的肩膀,以为是难过了,立马把她转向自己,结果却看见她在笑,这。。。笑什么?

“心心你。。。怎么了?”

“我没事啊。”江沐心找到了这股热源,又往他怀里靠了靠。

“你?”顾明诚看着她的脸,试图找出一些其他的情绪,可是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老公我说了,你得原谅我啊。”江沐心终究觉得这事再瞒着就是自己的不对了,还是赶紧坦白从宽吧。

“先说是什么事。”顾明诚觉得这是继顾小宝之后又一个让他太阳穴突突的人。

“其实我跟赫铭真没什么,还不是因为你,为什么家里多个孩子不好啊,你为什么总是反对。。。”于是她便一五一十地招了。

“所以你就是为了再生个孩子,故意跟赫铭演了这出戏给我看?”顾明诚有些头疼地抚着额,这。。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层。

“谁说装的啊,本来就是真的,要不是你总是那样,我能想到这样的办法吗!”江沐心两手一摊做无辜状,她不过就是希望再生个孩子嘛。

“心心,我是真的怕了,小宝当初生下来那么小,我真的很担心,你的身体本来就不适合生孩子。”顾明诚这话还没说完,可是江沐心这眼泪就留下来了,瞬间他就心软了。“好吧,就这一次,如果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以后都不许再说了。”

“真的?”她瞬间眼睛亮了亮。

“当真。”他要是再不答应,也不知道她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还是就顺着她这一次吧。

可是一想到她居然跟赫铭演了这出戏,这心里头就冒着一些酸意,“那赫铭呢,他竟然愿意跟你演这出戏,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

“赫铭?”

“他就是无聊了才答应的。”为了让他能解除这疑心病,她也只好都说了,“今天他还来问我,说对一个女孩子有意思该怎么办呢,你说好不好笑,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问我这样的问题。”

顾明诚一口咬在她的脸颊上,这小丫头,真是学坏了,竟然知道用这样旁门左道的办法逼自己就范。

江沐心傻呵呵地笑着,任由他的惩罚,反正现在她觉得这个小宝贝已经在她肚子里了。

事实上,顾明诚的能力是不容置疑的,就那么一次,没想到真的中奖了!

一个月后,江沐心在卫生间里惊喜地看着上面显示的两条红色杠杠。

“怎么办怎么办?”她兴奋又着急地原地转着圈圈。

这一个月她都过得小心翼翼,因为她的直觉,没想到真的成真了,要不要告诉明诚?还是先去医院确定了再说?

江沐心简直被这突入起来的惊喜惊得找不着北了。

想仔细了之后,她决定还是先去医院检查吧,否则告诉了家人,要是不准,那不是让他们都白高兴一场了。

打定主意之后,她便去了外间,拿出手机来预约,可是却忘了那东西还在洗手台上面放着。

这人啊做事就是冒失,“这个是怎么回事?”顾明诚拿着在卫生间发现的东西,上面的两条红色杠杠很明显的显示,怀孕的状态。

“唔。。。我还想先去确认呢,没想到就被你发现了。”江沐心嘟着嘴,看着顾明诚手里的东西。

顾明诚这会儿简直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可是现在这个小宝贝都已经来了,还能怎么办,那只能让她平安的到来了。

“明天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一切都要听医生的,但是要以你的身体为先。”现在他最担心的还是她的身体,当初生小宝的时候真的伤到了身体。

“好!”

“你啊。”就算知道自己要再次当爸,可顾明诚实在是笑不出来。

好在最后的检查结果,顾明诚还算满意,怀孕初期身体指标都正常。

在拿到医院的化验结果之后,这两人才敢在长辈面前提了这件事,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

惊得范晓廷都忍不住呀提前辞职在家伺候江沐心了。

这可实在有些吓坏她了,她现在又不是到了孕晚期,一切症状都好着呢,没必要这么折腾,就跟平时一样就好了啊。

“你这算是满足了妈儿孙绕膝的念想,就随着她吧,阿姨照顾你我不放心,有妈在家陪着,会好很多。”顾明诚略带着些不满的情绪说道,如果是个女儿也就算了,要再出来是个儿子,那他真的是没什么好说的,一个都嫌折腾了。

“恩,我希望这胎是个女儿,凑足一个‘好’字,小宝也有了伴,家里热闹些多好。”

“心心谢谢你。”她如此为这个家,不惜十个月背着一个球,过得小心翼翼,任何的不舒服都要扛过去,顾明诚这样想着,觉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这是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儿啊,为他生儿育女,就算一辈子都顺着她的意,又有什么关系呢!

三年后

顾宅的小花园里,如今已经被主人家栽种了很多品种的多肉,阳光充足的照射下,都显得异常可爱,肥美。

女主人将长发挽成一个髻,正弯腰,修剪其中的一盆。

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可在她脸上丝毫看不出来,恬静的脸庞简直比三年前更甚,鼻头上那颗在怀二胎时长出来的雀斑,生气时皱眉吸鼻子的模样,显得更加可爱。

“妈妈!”这时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从花房外传来,伴随着急匆匆的脚步声。

江沐心放下手中的剪刀,擦了擦手,抱住一路朝她跑过来的孩子,“怎么了小宝?”

这孩子正是从小到大都没怎么让江沐心头疼过的顾小宝小朋友。

顾小宝小朋友完全是遗传了爸爸优良的基因,生起气来,那也是一副萌萌的小正太模样,再加上江沐心平时没事了,就喜欢打扮两个孩子,可说是在孩子的行头上花了不少功夫,别人见了,保准一看一个喜欢。

“我不喜欢妹妹了。”

江沐心把已经快六岁了的顾曦抱到自己的膝盖上,伸手摸了把他额头的汗水,轻柔地问:“为什么呢?小宝不是最喜欢妹妹的吗。”

她可是一直都记得,当初妞妞出生的时候,小宝是有多在乎这个妹妹,恨不得天天都带在身边,就连去幼儿园,都无时无刻不跟他的同学提起他的小妹妹。

“她。。。她欺负我!妈妈你看,妹妹把我的手都给抓红了,我不要她了,妈妈你把妹妹塞回到肚子里去。”顾小宝终于是憋出了这句话。

江沐心听到孩子的话,简直哭笑不得,这。。塞回去,还怎么塞的回去呢。

“等你爸爸回来了,让她好好管教妹妹好不好?”她将小宝的手背拿起来一看,还真是呢,小孩子的皮肤本来就娇嫩,妞妞最近的指甲长了,她疏忽没有给剪了,瞧她给哥哥抓的,都能看到血丝了。

“不好!爸爸总是向着妹妹的,我才不要爸爸,妈妈你把爸爸也给退了吧,小宝跟你过好不好?”顾小宝更是大言不惭地开口,反正他就是觉得在这个家,爸爸对妹妹好,可是爸爸对妈妈更好,而妈妈又疼妹妹,爸爸就更加疼妹妹,以至于妹妹就成了全家心疼的对象,那他呢,他不就没人疼了!

这。。。

“顾曦这话都是谁教你的?”顾明诚沉声道。

“赫叔叔。”说完顾曦就立刻捂着嘴巴,转身看向门口,那里站着的,正是被他说成要退掉的顾明诚。

“好你个赫铭,竟然把主意都打到我儿子身上了。”他手里正抱着两岁多点的妞妞,这会儿小丫头情绪似乎不怎么高,趴在他的肩头一动也不动。

要说着儿子长得想他,那女儿简直就是跟老婆一模一样,那娇气的模样,简直把他的心,都要融化了。

其实赫铭在两年前也已经结婚了,可是顾明诚怎么也忘不了,赫铭也是对自己老婆动过心思,而且为了生妞妞的时候,赫铭跟她又走得这么近。

顾小宝这回特别硬气地扬了扬头,看着在爸爸肩膀上的妹妹,还重重地哼了一声。

顾明诚刚抱着妞妞换了个坐姿,正巧小姑娘就看见了自己哥哥讨厌自己的神情,立刻嘴巴一憋,就开始哭。

“哇哇哇。。。”

“妞妞乖不哭,爸爸在呢,不哭不哭了。”顾明诚这边哄着,还不忘瞪了顾小宝一眼。

在他心里,确实更偏向女儿一些,儿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就应该要学会照顾妹妹,吵闹什么的,让让妹妹不就好了。

瞧瞧顾明诚这话想的,完全是个女儿控。

江沐心也是听得心疼,想要伸手抱抱她,可是又担心儿子会心生反感,权衡一二之后,还是决定先把儿子安抚好。

“小宝你瞧妹妹哭得这么上心你就不心疼吗?妹妹还这么小,她哪里懂疼不疼啊的,她肯定不是有心把你的手划伤,她都哭成这样了,小宝不去哄哄?”江沐心循循善诱着。

顾小宝很是纠结了一会儿之后,还是走了过去,拍了拍妞妞的肩膀,“别哭了,哥哥又不是故意摆脸子给你看,你看我也不好受,我们两个就扯平了好不好?”

妞妞是个粘人的孩子,只要哥哥理她了,她就会很开心,这一次也不例外。

小宝一服个软,妞妞立马就不哭了,还挣扎着要从顾明诚的腿上下来,“玩玩。。。要。。跟哥哥。”

顾明诚只能把女儿给放下来。

小宝不知对妞妞说了什么,让她笑得很是开心,两人手牵着手,就要离开花房。

“你们两个要去哪里呢?”这小孩子生气,真的就是一会一会儿的。

“我告诉妞妞,奶奶榨了果汁,现在要带她去厨房。”

“你们走楼梯的时候小心点。”江沐心在后面嘱咐道。

“知道了妈妈。”

看着两个孩子相互扶着的模样,这两位父母,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相视一笑。

“时间过得真快呢,我都快要三十岁了。”儿子也五岁了,他们也不再年轻,可她似乎还觉得小时候跟顾明诚一起在荡秋千的场景还在眼前。

“傻瓜,你是快要三十岁的时候,我就快要四十岁了。要老我们也只会一起老,绝不会早一步,晚一步。”

“恩,我们谁都不能走在前面。”她伸出手,与他的手指交握,这是他们彼此的约定。

202 大结局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