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紫衣的不安

  紫衣迅速地在小鱼腰间摸出瓷瓶,在小鱼推拒之前,“哪儿弄来的?红衣男给的?你忘了我说的话?”他说完便在自己腰间摸索起来,小鱼看得一愣一愣地,他刚才说什么了?一定是自己听错了,看他这架式,是要脱衣服咧!

“我不想未婚先孕。”小鱼弱弱地说,虽然她很舍不得面前的美餐。

“谁让你未婚先孕了?”紫衣男将腰里的东西拿出来,摆放在床上。这房间没准备桌椅,只有这张床。

“我不想嫁!”小鱼大着胆子为后面的话做铺垫。

“谁让你嫁了?”紫衣在拿出来的东西里捣弄着。

“我想……娶!”小鱼犹豫着,果断说出心里话,

“那当然!”紫衣说完,便拿小鱼的脸当调色板般,在上面拍着湿湿的东西,再扑扑粉什么的。眉眼上提会儿,再下拉……

“我娶你!”小鱼喜出望外,话脱口而出,生怕紫衣男被人抢走了。却不想想自己还小屁孩一个,馒头都没长大呢!

“你说什么?”紫衣为小鱼化好妆,听了小鱼的话,不可思议的问,片刻又一本正经地说道,“以后别说这样的话!”他的大仇未报,何以谈婚嫁?在他心里,小鱼就是个小孩,他一手照料长大的小孩。还有,小鱼是黎国后裔,又是玉家血系,自然没有嫁的道理。

南泉山山顶向南望去,半山腰莹莹绕绕,如幻如梦,全因这儿有个硫磺温泉。山脚南面是南源村,村口到上山的小路边,距两百来米有块光突突的小丘,被村民称为石山。小鱼便住在这儿,若不是人们有意观望,从村口到上山,很难发现这儿还有个屋。

小鱼坐在南泉山脚坡上,这儿刚种了麦子,迎着紫衣男疑惑的目光,她扭捏着腼腆一笑,好热啊!不知是累的还是什么,小鱼用衣袖擦了擦额头。

紫衣的眉狠狠皱了一下。

萧公子不知跑哪儿去了,还好有紫衣男帮忙,虽然他的眼神怪了些。顶着帅哥奇怪的眼神,小鱼忙得不亦乐乎,一亩田的麦子很快种好了。

“你不累吗?过来坐吧!”小鱼招呼着紫衣,希望他能陪自己看风景。紫衣踱步而来,盯着小鱼的脸仔细看,“为什么要种田?”还坐在地上,用衣袖擦汗。这些是以前的小鱼嫌弃的。

女孩坐在地上,一派自然,紫衣却隐隐不安:自己错过什么了?

“想要过得好,就必须劳动啊!这块田还是我向村长要的呢!也不知哪个黑心的,将咱们的田拿去了,竟指个荒地给我,还好离家近。你看那条小溪,回去后我弄个好菜犒劳你!”小鱼拉着紫衣坐下,叽叽呱呱地说着。

紫衣被人挽着坐下,眼看小鱼的头要靠过来,急了,“小心被看到!”这样的小鱼变得好陌生,紫衣心里百味杂陈。小鱼看着紫衣的腼腆,双手挽得更紧,笑嘻嘻道,“没人会来这儿!”正说着,后面传来咳嗽声。

小鱼见是百岁的爹,忙拍拍屁月殳站起来,“陈叔,您有什么事吗?”“我,我来看看能否帮上忙,先前帮你开田,给了我十斤米……有些多。”陈叔搓着手,不好意思地说着。

第25章 紫衣的不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