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手被抓得死紧,抽不出!

  “我姐姐有救了,有救了!”小孩欢喜蹦跳着,拉着小鱼的手,向村子里走去,脸上出现彩虹般的笑容,不时用另一手抹着鼻涕。小鱼看着他那只擦过鼻涕的手,再看看他另一只手,正抓着自己的那只。她有种冲动:抽出自己的手!

小鱼想到做到……呃,她欲哭无泪:抽不出来,小孩抓得死紧!

“弟弟,你拉我去哪?”小鱼随着虎皮猫跑来,却不知已离开村子,在一条小溪边大树后找到小孩。看他这会儿笑成月牙儿的眼,小鱼想:这孩子莫不是学诗人,悲伤秋怀地哭吧!瞧现在笑得那样,脸上有泥土夹着眼泪,像调色板似的,真逗!

小鱼好奇地看向小溪,清澈无比,看得见鱼儿各种洽意的游动。出处对肚子的关心,小鱼仔细观察,看到溪底有白色漂过,她眉眼一展,溪里果然有太湖银鱼,看来自己饿不着了。

小鱼顺着溪水向源头看去,半山腰一团雾气迷迷,这山的高度,也不到穿云擦雾的程度啊!莫不是有温泉?小鱼犹疑间,被小孩拉进一个院子。

小孩松开她的手,撒开步子向屋内跑去,边跑边扯着嗓子喊,“爹,娘,姐姐不用死了!”小鱼一头雾水,他姐姐死不死,与自己有何关系,自己又不是医生?

小鱼站在院子里,没有随小孩进门的打算,她可没有自信能救人,正组织言语如何向小孩父母解释,就见三四岁的小娃,脸煞白地向外冲,嘴里念着,“完了,完了!爹娘都不在,一定是在埋姐姐!”

“你,你说什么?”小鱼拉住欲错身而过的小孩,被他的话惊秫。

小孩回神望着小鱼,突然眉眼一抬,呼道,“我知道在哪儿,他们没有回来,说明姐姐还活着!”小孩拉着小鱼的手,拼了命地向村子西面跑去。

村子西面是块高地,几棵松树站立在灌木丛中。结合小孩先前的话,小鱼的嘴抖了抖,那地儿一看就阴嗖嗖地,令人起一身鸡皮疙瘩,可看小孩这架势,是要带她去了。小鱼扭曲的将鼻子眉眼皱成堆:可不可以不去啊!她刚从鬼门关过来,可不想再被脏东西缠住,可三四岁的孩子,就是有本事将她手指抓得死紧!

小孩感应到小鱼要抽手,另一手也凑过来,如此这般,他跑起来为难了许多。慢不说,他几次差点摔倒,若不是小鱼用力带着他的话。

小鱼抱起他,“我抱着你跑得快些!你叫什么?”

“陈百岁”

“百,百,百岁!这名字,取得真好!”小鱼踉跄几步,感叹百岁这名字真直接,长命嘛!哪个父母都希望孩子长命,却没有埋了的道理,“你姐姐叫什么?她怎么啦?”

“姐姐叫百年,她得了与姐姐你一样的病,爹娘说,若是不埋了,全家都得死!”小孩说着,鼻涕眼泪止不住的留。他时而用袖子擦,擦完后又抱紧小鱼。小鱼的衣服真是惨不忍睹!可她没在意,全身心地在消化小百岁的话。

他姐姐病了,为嘛不找医生?自己去了有什么用?病了不埋,全家都会死?难道是瘟疫?

第6章 手被抓得死紧,抽不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