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7.这待遇,太悬殊了

  “萧小白,你给我端菜!”厨房里响起震掀屋顶的声音,小鱼忙得上患下跳,堂屋里却坐着两个大爷!做好饭菜也不来端一下,当我好欺负呢?

萧公子瞪了眼紫衣,无奈地站起来向厨房走去,心里嘀咕:紫衣一来,就轮到我进厨房了?还有,为嘛叫我小白?他低头看自己一身红衣,难道小鱼色盲?“小鱼,我穿的是红袍锦衣喔!”

咱们风流倜傥的萧公子,一句话表明自己是个有身份的。哪个平民会穿锦衣?他说完就等着小鱼崇拜的眼神,谁知小鱼直接塞了两碗菜:一道银鱼扑蛋,一道芙蓉羮。

萧公子瞬间眉开眼笑接过,“你终于记得我想吃银鱼了,这芙蓉羹也是我爱吃的!”“这是做给紫衣吃的,你的在这儿!”小鱼端了个托盘,上面仅有一碗青菜,三碗粥。突然,小鱼眼中狡黠一闪,“你与他抢着吃也没关系!”紫衣太腼腆,太静了!

经过一夜,小鱼想清楚了,自己跌进溪水里,紫衣没有出手相救,许是他太静了,反应不过来;再者,他怕蛇吧!谁规定男人不怕蛇?

三个人坐在桌边吃早餐,小鱼上首,紫衣东边,萧公子想了想,坐在了西边。憋屈的萧公子解气地将银鱼扑蛋放在面前,开吃!仅吃了一条银鱼,小鱼伸手端起整碗银鱼,送到紫衣面前,温柔地说道,“这菜营养又好吃,你尝尝。”

萧公子鼓着眼睛,将芙蓉羹抱在面前,开吃!粥被弃在一边。他就不信了,自己抱着羹碗吃,还有谁会抢!正吃的开心,小鱼嚷道,“这羹里,我加了料,吃多了不好,留一半给紫衣吃。”

萧公子满嘴的羹没憋住,喷了。

紫衣斜眼望过去,再望回小鱼,“看着都饱了,今天还要去田里吗?我陪你!”“哎,陈叔说稻子还需一个月才成熟,这气候迟得,也不知我的冬麦收成如何?”若是冬天不成熟,耽搁了明年的春麦……小鱼一个头两个大的愁着。

紫衣看着小鱼的愁样,与记忆中的模样重合。他勾唇一笑,早起就看到小鱼固执地捕鱼,只为实现昨天对自己的承诺,这股干劲还有刚才不甘端菜的动作,真的是他从小养大的小鱼。加上对种田一窍不通,紫衣暗恼自己多心,自己亲手为她易容,哪会有第二个小鱼?

“改了种菜吧!南源村民收了稻子后种菜。”紫衣抚着小鱼头顶,仿佛在安慰一个小孩。小鱼沮丧地抬起头,自己凭记忆一年两麦一稻,遇到季节不同,她也没办法。为了明年的春麦,她狠了狠心道,“现在就去改成种菜!”

小鱼说完就出门,紫衣笑着跟在后,两人将狼狈的萧公子忽视到底。是谁昨天救你?是谁昨天安慰你?是谁……“喂,这就走了?床单还没洗呢!”萧公子顾不上多想,冲出门拦在小鱼前面问道。

右边的房间,他和紫衣一人睡一晚,昨天小鱼帮紫衣洗床单。今晚归自己睡,当然也得洗一洗。

“萧小白,你够了!”小鱼吼完便跑开了,留下萧公子弱弱地反驳,“我叫萧瑾,萧瑾!”直觉‘小白’这名字不好!

027.这待遇,太悬殊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