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9.小鱼刚下车,手被人抓住:快随我来!

  赖婶被孟宇的眼神震住,待回到家安全了,却怒自家男人不争,“你傻啊!贵人来了正好要医药费,你个没用的!”“头发长的娘们儿,你有用去要啊!人家一个眼神吓得你发抖,我都觉得羞!”赖叔在村里算有本事的,何时受过这般窝囊气?

这娘们儿嫁进自家,在外享够了恭维,回家竟向自己发火,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赖叔挽着袖子拿了木棍要开打。赖婶吓得坐在地上,撒泼地哭嚎,“就知道找那死妮子麻烦,不是病就是死,我想着大儿断了腿,忍着不发作,这下好了,你来催命,打死我一了百了!”

“你还敢威胁我?打了你看死不死!”赖叔高举木棍打来 ,赖婶见形势不妙,连滚带爬躲开,嘴里骂骂咧咧,“老不要脸的,打死我,你好再娶。大儿腿跛后,我就知道有这一天!”

“你还敢还嘴?谁让你找那克人妮子的麻烦,如今牛车没了,大儿腿断了,这个家……”赖叔追打着叫嚷,让赖婶越发委屈,“你听说百岁要上学,让我打听他家赚钱的法子,如今到怪我惹了小鱼!”原来,赖婶故意拉陈嫂去集镇报名,打听她银子的来路。

小鱼给了二两银子做翻地费,还替陈嫂付了五文的车费。赖家夫妻眼红啊!牛车没了,他们紧紧手便可以买一辆,但陈叔家是村里最穷的,却与小儿一起上学,心里的不平衡让他们耍无赖,想讹小鱼一笔钱,如今梦成空,他们不甘心!

“依我看,与小鱼处好关系,并没有麻烦!瞧百岁家过得多好,那天,我去他家要车费,桌上一大碗卤味,我一辈子都没这么吃过!”赖婶眼睛冒绿光,仅这么说着,就仿佛面前出现了美味,口水要流出来。

,她双手紧抓打来的木棍,成功地转移了赖叔的注意力。赖叔听了一顿,木棍被人抽走也不顾了,“赖贵带人守着陈叔,家里全翻遍了,没看到银子。”

难道……赖贵中饱私囊!

两人想到这一层,夫妻对看一眼,赖叔怒气冲冲,“看我不打死赖贵这小子,他往日游手好闲也罢了,这次竟敢筐我,我去教育教育他!”“别!百岁家也没多少钱,咱们不如吊个大的!”赖婶说完咧开嘴笑了,眼睛笑成月牙儿。

夫妻俩商讨着让小鱼成亲戚,小鱼则坐在马车上,津津有味听孟宇的生意经。鼻子一痒没形象地打了个大喷嚏,“啊嚏——”“感冒了?如今夜里凉,得盖厚实了。”孟宇看到街边成衣店,突然留下一句话便下车了,“你等我一会儿,很快就回来!”

小鱼趴在窗口,看到孟宇进了衣铺又逛首饰店。她嘀咕道,“若是祝寿,还得准备礼物!”小鱼眼珠一转便要开溜:兜里没钱呀!反正自已来了镇上,参没参加宴席,村民也不知道,晚些再取牛车回家。

小鱼刚下马车,手被人拉着,耳边传来孟宇着急地声音,“快随我来!”

039.小鱼刚下车,手被人抓住:快随我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