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6.奈何情缘未了

  如今才刚入秋,小鱼夜里便冷得慌,这若到冬天,想燃个暖盆,还得考虑火灾的问题。“石屋底部建个地暖,到时冬暖夏凉,真是个好地方!”小鱼吸着新鲜空气,住着满意地房子,石山屋前育菜苗,屋后养鸡鸭鹅牛羊猪。

“加上田园的花园,菜园,果园,真是个令人向往的地方啊!”小鱼沉浸在向往中,一脸陶醉。萧瑾捂着伤口,慢步走来。“向往的地方?小鱼,你随我回家,那儿一定是你喜欢的。”京城,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去处。

堂屋里的交谈与拥抱,令萧瑾明白心中所想:他想要个家!

望着小鱼尴尬逃离,萧瑾忍着伤口迸裂之痛,紧随她的脚步而来,胡乱包扎的伤口,哪经得住这般折腾?伤口又在流血。萧瑾隐忍着,额头出现细细密密的汗,却尽量让话没有颤音。只有赶在秦筝出手之前,带小鱼回京复命,他才不会有遗憾。

小鱼看向萧瑾,男子每一步都走得吃力,却随自己走了几百米来到田边,只为带自己回家。回家,多么敏感的词啊!她非常想回家,却不是深府大院。想到爸爸妈妈,小鱼眼睛湿润了,哽咽着对萧瑾说道,“石山不平,你怎么来了?”

“我怕再不说心里话,会来不及。”萧瑾见小鱼一如即往地关心自己,更加断定要带小鱼回护国府。现在他终于明白十四年前,自己讨伐黎国前,皇上留黎国王后一命的酸***了便不忍她受伤害。只是自己赶到时,王后已死。皇上闻此消息,这么多年都不再展眉:爱得深便伤得狠。

自己与小鱼隔着国仇家恨,奈何抵不过情缘未了,一想到小鱼会死,心便拉扯般痛得不能呼吸。一辈子不告诉小鱼两家的恩怨,也许,挺好!“小鱼,这辈子,我不会负你!”不会负你!上辈子的恩怨,该随风散了。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打打杀杀平定后,两国联姻的有之。自己与小鱼的结合,算给上一辈的恩怨划上句号吧!

打杀了这么多年,人们不愿再有恩怨,只希望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安居乐业,就必需天下一统。可现在天下大乱,北沧与坤央打得激烈,也不知战况如何。他捂着伤口暗衬:自己的病,养太久了。若是主子下令让自己援兵,这般病怏怏地,成何大事?

小鱼见萧瑾走神,上前扶着他,“你最近总是走神,不会是大脑缺氧吧?”

“缺氧?”

“啊!我的鸡汤要烧干了,咱们快回去吧!”小鱼眼珠乱转地打着哈哈,一不小心又蹦现代词,得改,得改!萧瑾见小鱼如此模样,蹙眉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动分毫。两人若是要结合,就必需真诚以待,“小鱼,不要瞒我事情,我会对你好!”

“可我不需要你对我好啊!你现在离开都可以!”小鱼也不知气什么,置气的话冲口而出。什么叫不瞒事情就对我好?瞒了就对我不好啰!这般牵就,姐不需要!小鱼不费多少力就挣脱了萧瑾,望着他趔趄着最后站稳,小鱼转身跑向石山茅草屋。

066.奈何情缘未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