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74.我吃过的,你吃,这怎么行?

  男子没有道歉的意思,冷冷地留下一句话便走了,“皇上命我请瑾回京,我会一直守着他,直到回京那天。”“你守着他做什么?你又不是大夫!”秦筝望着走远的云影,那一身白衣染血,染红了她的眼。一个男人这般无私对另一个男人,真的是因为……

京城流传他与护国侯有关系,如今,他这般不顾忌地照顾萧,不怕护国侯秋后算帐?若是,若是有人这般对我……

一身红衣衫,紧身地服饰,英姿飒爽地站在风中,第一次萦绕了惆怅。

云影回来时,换了身干净的白衣,便守在皇甫瑾床边,寸步不离。秦筝不服输,也守着。如此到了傍晚,秦筝肚子饿了,加上内急,她恨恨地瞪了云影一眼,跺步出了帐篷。

“这是个什么事?为了一个男人,我竟然与另一个男人置气,恨!”秦筝在帐外忍不住吐槽,她是想当面问云影的。奈何她一开口,就撞上某人的冷眼,想着萧需静养,就不与他计较,“待回了京城,我定要让皇舅父罢你的官!”

秦筝细细碎着,肚子响起空城声,她双手捂着肚子,寻思着做什么吃。突然,女子狡黠一闪,抿唇一笑,“我就不信制不了你!”说着,她向林中走去。

秦筝离开帐篷,白衣男子才睁开眼睛。女子为了与自己置气,竟然坐了几个时辰,“也不知运功,傻!”云影说完,再次闭目运功,耳听八方。不知过了多久,帐外响起女子细碎的声音,“好香啊!若是刷上蜂蜜就更香了……这么香,也不知味道如何?”

云影终于坐不住了,他可以闭了五感,奈何肚子要叫,女子要笑,他丢不起这人!

不就是吃个东西吗?有必要弄得这么夸张?烧烤,谁不会?云影愤愤地站起来,掀开帐篷门走出去,大不了他也去寻野味。望着女子举着鸡腿耀武扬威,云影做了件他自己也不理解的事,抢过鸡腿开吃!

秦筝望着空了的手,受刺激地愣着,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这是我吃了的,还给我!”她吃了的,男子再吃,这不间接接嘴吗?秦筝如此一想,抢过云影手里的鸡腿,挑衅地瞪着他竟开吃。刚咬了一口,秦筝反应过来脸红了,扔了鸡腿捂着脸,跑进帐篷,“啊——我不活了!”

云影望着无辜的鸡腿,再看着女子跑开的背影,拿起架上的野鸡,开吃!冰冷的面容,起了柔软,女子再强势,武功再高,却也会害羞。只是,吃得欢愉的云影,却没想过,他何时与人这般计较过,除了维护皇甫瑾,一切他都不在乎。

他何时又抢过一个女子的吃食,还是咬过的?

吃完野鸡,云影在周围巡视一翻,运动筋骨的同时,采了些野桔,黄黄的皮,小小的,很甜。若是小鱼见了,一定会大呼:金钱桔!

云影用衣袖装了满满的小桔子,准备拿给秦筝吃,理由是:礼尚往来。只是,他何曾对自己敌意的人手软过?除了职责所在外,在云影眼里,只有瑾和穷人。他是个典型的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然而,秦筝对他却是个例外,他还毫无察觉。

074.我吃过的,你吃,这怎么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