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79.瑾也有小孩般的动作

  小鱼的身体化成水般,陷入‘泥潭’出不来,越挣扎陷得越深。当男子的手摸进她衣服时,她惊了。她怕即将发生的事情,也怕跟了瑾会随他入深宅,想到此,她笑了,何必要跟他走?“我只娶不嫁,做妻做妾随你选!”

小鱼的话如冷水般泼下,瑾被浇了个透心凉,燥消失不见,他停了动作,不相信耳朵地望着小鱼道,“你说什么?”

做妻或做妾?自己的身份,娶三妻四妾还差不多,哪有入赘的道理?瑾眯了眼睛,审视的目光看着小鱼,若她敢肯定刚才的话,自己不惜锁了她的身,别说她想娶,连嫁都别想!

小鱼觉察到瑾的神情变化,这还没嫁呢!自己被他又亲又摸的,该找他算账才对啊!可他却先变了脸,想着自己两年的思念,小鱼委屈地不发一言,泪无声滑落,直到瑾妥协地帮她拭泪,她才嚎啕大哭起来。

她想爸爸妈妈了。

瑾叹息一声,拥着为她顺背,反复劝着,“别哭了,我心痛。”秦耀说的话,全是假的,自己还差点控制不住!他是要娶小鱼做平妻,怎么会想锁她?皇甫瑾不解地皱起眉,这般复杂的心情,他活了三十年,从没遇到过。

这晚,小鱼哭着睡着。她偎在皇甫瑾怀里,双手依赖地抓着红衣,男子脱不开身,又怕吵醒她,便和衣躺在她旁边。两人在床上相拥,画面竟如此和谐。

皇甫瑾醒来时,没看到小鱼。他伸了个大懒腰,两年来,从没这般睡得舒服过。一是他确定小鱼还是他的,二是小鱼的依赖,令他心情愉快,从没有一个女子,这般令他牵挂,“小鱼,我放下国仇家恨爱你,希望你不要离开我!”

区别于十六年前,他问云影相似的话,这次小鱼没有回答。空空的石山,除了鸟语花香,找不到他心心念念的爱人,虎猫昨天跑上山,也不知下山没有。堂屋桌上有张字条,上面写着热干面的最后工序,皇甫瑾展眉一笑,让他挽起袖袍进厨房的,这世上只有小鱼一人。

烫了面淋上酱料,最后淋上芝麻酱,香气迎面扑来。瑾来不及搅拌好,迫不及待吃一口,唇齿留香。“这已经很好吃了,若是淋上麻油,会是怎样的香法?”字条上,小鱼感叹没有榨油机,不然榨出麻油淋面,会更香更好吃。

榨油机,什么东西?

吃完面,瑾在田园里转着,面前出现两位白衣人,向瑾拱手拜礼道,“主子!”“就你们两人?”瑾欣赏着田间各种菜色,随口问着,暗衬:云影派来的人,太少了吧!

两人不敢大意,紧随其后道,“还有两人随姑娘去了集镇。”

“我知道了,你们退下吧!”

“是!”

田园相比两年前,多了许多菜色,这些都是紫衣送来的种子,包括芝麻。看到西红柿,瑾做了个小孩般的动作,摘了个大的,擦了擦,生吃!京城里的贵菜,竟多数来自小鱼的石山,瑾想不通,这要怎么运输,又是如何保鲜?

079.瑾也有小孩般的动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