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84.我以什么身份回来?

  与秦筝的婚约,瑾一拖再拖,可他的眼里,却是对小鱼满满地愧疚。正妻之位,他想给小鱼,也只想娶小鱼,却不能搏皇上的面子。没有遇到小鱼时,瑾以为这辈子,有秦筝关心他爱他,足够了。却没想到,他也会爱,爱上一个固执的小姑娘。

“你要回去了吗?回多久?”小鱼很想问,你家在哪儿?有多少夫人?瑾每次神龙见首不见尾,生活用品及习惯讲究,应该是大户人家。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忍住不问。也许,她的思想太超前了。她不愿进深宅,但她想给瑾生个孩子,做为留恋。

瑾望着小鱼,回答不出来,回多久,他也不知道。尽快吧!若是特殊任务,他会尽快完成,便能早日与小鱼重聚。若是,若是……不确定因素太多,瑾急得牵起小鱼的手,“你在挽留我?不如随我回家吧!家里若催婚,你也可以争取啊!”

小鱼抽回手,望着桌上的图纸,脑海却在翻涌:催婚吗?应该有成亲对象了,我何德何能有地位争取?小鱼整理好心态,笑望着瑾道,“你快回去吧!若是可以,早些回来。我……我会想你。”“呵呵,回来?我以什么身份回来?”瑾暴跳地站起来,心疼地寻问着。

说到底,他在小鱼心里,占的比例太少了。例如这儿的石山和茅屋,哪怕田园里的庄稼和物件,他都比不上。小鱼每每念叨的,或是菜要浇水或施肥,或是稻子黄了得收割。果树要剪枝,水车‘咯吱’响了,得维修。

她可为自己着想过?每次石山有外人,他不得不与小鱼拉开距离,就怕人们说闲话,伤害了小鱼。可他忍得辛苦,他想牵着小鱼的手,向大家宣布:小鱼是他的!

这次离开,瑾担心孟宇接近小鱼,也怕紫衣回来夺走了她。两年前,小鱼对紫衣的特别,他不是不懂,只是当时,他不明白自己的心罢了。

望着瑾捂着左胸后退,小鱼猜测道:心痛了吗?我的心,也好痛啊!

她何曾不想随瑾回家?可自己不愿接受封建女人无地位的生活。“你以什么身份回来?我现在就给你答案!”小鱼冲向瑾,抱着他亲…起来,边亲边解他的衣袍。力道用得凶且猛,冲破了瑾的理智。

瑾帮小鱼盖好被子,拿着衣服慌忙离开。小鱼流出两行清泪,身体和心凉嗖嗖的,拉紧被子捂过了头:他到底还是信了鄢婶的话,在紧要关头停了动作,推开了自己。

小鱼想躲在被子里,直到瑾离开。可一想到他有可能不再回来,心便慌了。小鱼匆忙穿了衣服,从衣柜最底部,拿出条形小盒,匆忙跑出屋。石山上,哪还有瑾的影子?“瑾,你就这样走了吗?瑾,萧瑾,你个混蛋!”小鱼伤心地大喊着,虽然挽留不了什么,却可以排除心里的压抑。

“偷了我的心,你就这样走了吗?”小鱼抱着条形盒子,嘀咕着蹲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一双脚……

084.我以什么身份回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