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90.谁说要近身保护的?三人同声:你呀!

  粉衣丫鬟听着小鱼的吩咐,心想每日这么多事,哪能做得完?但她做丫鬟这么些年,忍耐性还是有的。如今小鱼说要掌嘴,她急了,大声嚷道,“谁敢动手,我定叫二少爷……你!”丫鬟捂着被打的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小鱼,她竟然敢动手!

这可是孟府,只待自己找来二少爷,定叫她们有来无回!丫鬟瞪着小鱼委屈得眼泪直掉,撒腿就要开溜。

一切都在小鱼预料中,她看着如风,下巴抬向丫鬟。如风会意地拦下粉衣,见她要叫喊,便点了她哑穴,一脚踢向她膝弯。一个下人在主子面前这般指气扬声,若是在侯爷府,早将她卖往红楼了。如风认为自己做对了,得意地望向小鱼,想讨个赏。

虽然小鱼不习惯人下跪,但为了孟宇好,粉衣丫鬟只能自认命不好。小鱼赞赏地拍拍如风的肩,吓得他直向下矮。若让侯爷知他与小鱼姑娘这般亲密,命休已!他哭丧着脸求饶道,“姑娘手下留情啊!”他再矮下去,非摔了不可。

小鱼笑得直耸肩,谁让他如此搞笑,逗逗他而已。“谁让你长这么高,我看能否将你拍矮。”“长得高不是我的错啊!”如风吞了苍蝇般,哀嚎起来,谁出的馊主意,让自己近身保护小鱼。又是谁说的,小鱼做侯爷夫人,是大家的福?

清雨,惊雷,闪电若知他有这想法,一定会异口同声道,“是你呀!”四人中,除了他话多,主意多再无他人了。出主意的并非做决定的,如风反正惨就是了。如风觉得自己平时话太多了,表情也多,待小鱼走向粉衣时,他看了惊雷一眼,决定向他学习。

小鱼蹲着平视粉衣,为她擦去泪水,恩威并施道,“你想有个好依靠,我不拦你。但你得弄明白,除非大公子不愿做主事,不然孟家继承人,轮不到二少爷来做!”见粉衣仍然仇视自已,小鱼站起来,手指划着粉衣单薄的肩膀。

粉衣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若是可以,小鱼不愿伤害任何一个女人。“你不经公子允许就反驳,赏嘴二十;公子病重,你大声喧哗,赏嘴二十;公子腿受伤,屋里却潮气重,你不懂开窗,害得公子病不能好,二十大板不够打;外面阳光灿烂,你不带公子晒太阳解闷,也不在屋里侍候……”

小鱼将粉衣的罪名罗列完,让粉衣消化这些信息,再接着说道,“这些是我实事求事所例的罪行,你一条命不够罚,得拉上你的家人!另外,公子要惩罚你,只需无须有的罪名,别说打板子,每日掌嘴二十都够你受!若再说你勾引或私(小鱼)通……”

小鱼说到此,看到粉衣惊骇的眼神,明白她确实与二少爷有一腿。若她是个聪明的姑娘,自己这翻话说出来,她就该明白,孟宇是她动不得的。

孟睿,你竟然将手伸到孟宇这儿,连他多年的丫鬟也成了你的心腹,看来很早以前,你就想当孟家继承人了。

090.谁说要近身保护的?三人同声:你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