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5章 一身洁白布衣,发须微白飘逸

  小鱼跑到医馆,陈叔已到了,百岁趴在他肩上,眼角挂着泪,陈嫂站在一边,双手紧搓衣边。虎猫欢快地奔向小鱼,却被小鱼忽视了,它幽怨地停下步子,回身端坐着,看错身而过的小鱼跑向百岁。

“出什么事了?为嘛都站在这儿?”小鱼帮百岁擦着眼泪,不解地问陈嫂。陈嫂委屈不已,偷看向医院内,弱弱地说,“赖大儿调戏姑娘,被打断了左腿,他娘不准我们走,否则要付来时的车钱。可我身上没半个子儿,百岁饿得哇哇叫,又不能回家……”

“别急,咱们付了钱回家!”陈叔说完就要掏钱,手却顿在半空。他从田里跑来,身上没带钱,寄希望看向小鱼。小鱼也没带钱,果断说道,“回去再给,百岁饿着呢!”

“这天杀的人,我儿好心驾车送你娘俩到镇上,如今出事就想溜,你们这帮没良心的!”赖婶左手叉腰,右手指着陈嫂,凶神恶煞地出现在医馆门前。赖家小儿随后出现,与他娘一样的姿势,怒瞪小鱼等人,“我哥为了百岁打架受伤,你们别想跑!”

陈嫂拉着陈叔,委屈道,“赖大儿看上一位姑娘,将百岁推倒在姑娘脚前……”“胡说!你若再胡诌,回去拿了你的破屋,给我儿付医药费!”赖婶打断陈嫂的话,咆哮吼道。

馆内哀叫声起,接着‘咕咚’一声,有人掉下床。赖婶急了,转身向内跑去,撞得赖小儿四昂八翻,哇的一声哭起来。赖婶心里那个疼!伸手要抱昂躺在地的小儿,医馆里传出大儿的声音,“我撞死算了,双腿废了活个什么劲!”

赖大儿之前就跛了右腿,这次左腿被打断,死的心都有了。

赖婶愣愣站着,突然撒手打泼起来,哭嚎着坐在地上双手打地,“我不活啦!咱娘仨儿被人欺负至死,死了如你们的意!”“胡闹!”一声喝厉来自医馆内,打断三人的哭声,赖婶愣在当场,赖小儿缩缩脖子,偷偷地泣着,向娘身上爬。

老先生踱步而来,一身洁白布衣,发须微白飘逸,“你在馆前哭嚎,败我馆子事小,大儿腿若再伤,一辈子站不起来,有你哭的时候!”老先生见几人没吃饭,特别是百岁饿得直哼哼,便到后院让老婆子做吃食,这才走开多长时间?医馆都快被掀翻了。

赖小儿从没被人吼过,这会儿抱着娘不松手,赖婶想扶大儿,却推不开小儿,急得哑着嘴哭起来,这回是真流泪。

“赖婶别哭了,我来扶!”小鱼迈进医馆,吃力地将赖大儿扶上床,却被大儿捏了一把。小鱼厌弃地瞪了他离开床边,“赖婶,赖大儿受伤,我和陈嫂家帮不上忙,先回去了。而且百岁饿得慌,家里还有百年呢!”

“你倒是好算盘,我家小儿都没吃呢!马车没了,你们必须将大儿弄回去!”赖婶平时跋扈惯了,语气和声音,想压也压不住。小鱼怒吼,“马车没了,关我们什么事……”

第35章 一身洁白布衣,发须微白飘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