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休书

  她心想也许是六少有军务,这才没时间收拾沈婧祺,可她一连等了几日都不见六少有动静,这才有些着急了,不得已去见了大太太。

可她并没有和太太说六少已经怀疑沈婧祺了,既然六少还没有处置沈婧祺必然有他的用意,可她却是等不及了。她想借大太太处置她,却又不想六少知道她偷听他们讲话,如今却是不得不说了。

“你说驿城已经知道了?”大太太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春菊道。

“春菊不敢说谎,这都是奴婢亲耳听到的。”

“沈婧祺你还有何话可说。”

大太太走到婧祺身边,提高了嗓音道。

“婧祺无话可说。” 她还能说什么呢,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很好。来人”

她话音刚落,便有一个老嬷嬷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走了过来。

大太太取出里面的东西,递给婧祺道:“签了吧,我们左家要不起你这不守妇道的贱~妇。”

休书。

这应该是一早就准备好的吧!

婧祺看着纸上那两个明晃晃的大字,到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本以为要费些功夫才能拿到的东西,没想到却这般轻易就到手了。

沈氏婧祺,不守妇道,枉顾人伦,与罗家子离行有苟且之事,实不能容忍。

“签吧!”

大太太看着她,众太太们亦一瞬不顺的盯着她,尤其是七太太眼睛恨不得要在那张纸上盯个窟窿出来。

“不守妇道,枉顾人伦”婧祺轻轻呢喃上面的几句话,半晌道:“拿笔来。”

笔是早就准备好的,婧祺接过笔,微有一瞬的停顿,不过片刻,便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上几个大字。

左家亦行污蔑之事,陷罗家与不义之地,然婧祺却不能与之同流合污,冤枉好人。

“你,简直可恶。”大太太见她竟然可以识破自己的用意,心下更是恼怒。她一方面想除掉沈婧祺,令一方面也想抓住罗家的把柄,如此一来,与驿城是大有益处的,没想到,没想道,她竟然这般维护那个**。

恼怒异常,抬手就朝婧祺的脸扇了过来。

婧祺已经挨过一巴掌,哪里会让她再打第二次,闪身一躲,轻松避过。

“你还敢躲?张副官”

“少奶奶,得罪了。”

张得有三两下便擒住了婧祺,她毕竟不是原来的韩青,更何况张得有的身手一向是极好的,婧祺哪里会是对手。

见她被擒,大太太冷哼一声,抬手一巴掌打在婧祺的左脸上,用了十乘的力道,不过片刻,她的左半边脸就肿了起来。

“你签不签?”

婧祺不说话,只是狠狠的盯住大太太,不由把她看的有些脊背发凉。

“你”抬手又是一巴掌,“春菊”

“是,太太。”

“给我掌她的嘴,一直打到她招为止。”

“少奶奶,新仇旧恨,我一定不会手软的。”

春菊靠近婧祺,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

亲爱的们,圣诞节快乐。今天微凉同学聚会,好开心啊!

休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