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章 可是我叫湘小年2

  他平静地从口袋里拿了两朵不同的花,一朵给了樰依,一朵给了那无辜的金发。

“这是新培育的记忆花朵。一个会让人失去方向的记忆,一个会让人失去某些人事的记忆。”褚樰依真的很想知道,每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抬起头望向他的眼眸,那里是黝黑的一潭死水,没有半点生气,如他的心。

樰依自然而然地接了过来,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这么久以来,洛迪培育了无数种记忆花朵,樰依总是第一个试验品。她很习惯。因为她相信即使自己这一次出了什么意外,洛迪还是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她救回来,像之前无数次培育品种失败那样。

因为他需要这个试验品。

她沉睡一段日子,总是照常醒来。

洛迪总是那么厉害,她从来没看见过他为什么事物流过眼泪,也从来没有看见过洛迪笑,他的目光永远是紧锁着,眼眸深邃,却看不见混沌。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一定会做到。

他的命令从来不容违抗,他也从来不会安慰任何人,不会哭,不会笑,不会悲伤,不会愤怒,不会一切该有的情绪。

“只是……别让他试了,我来吧。”樰依想接过那给金发的花朵,没想到洛迪却直接无视了她的请求,直接干脆地把花碾碎,塞进了金发嘴里,不到一秒钟,金发闭上双眼,接着樰依也无法控制地眯上眼睛,只是仿佛还听见一个声音。

“……我需要新的试验品。”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胡梓尧找到她,轻声地问着,“为什么在公园长椅上睡着了?我带你回家……”她愣愣的,居然说不上半个答案,只觉得眼睛有些雾气。

胡梓尧给她披上外套,带上车,送回了家。

洛迪……你究竟想干什么?

樰依坐着,仰头看了看天空,走不出胡家,她能奈何,洛迪的记忆术太厉害了,她竟然再一次被控制。再说,即使她走出了胡家,她又能奈何,她什么都做不了。

能活到现在,她靠的是洛迪。而未来,或许她要靠胡梓靖了。她忽然觉得裤脚有什么东西在晃着,惊了一跳。扭头一看,原来是小涣。

“妈妈,你都在这坐了好几分钟了。还要抱着盆栽散步吗?”小涣天真地望着樰依,又偷偷地粘过去一点,“可是我觉得有点冷呢。”说着,不好意思地抹了一把鼻涕,悄悄地顺手在小年裤脚上擦了擦。

樰依赶紧收回这惊讶万分的目光,“你难道刚刚一直就跟在我身边吗?哦不,和我一起散步吗?”这么可爱的小道具,樰依忍不住亲了一口他肉嘟嘟的脸蛋。

“是的呀。”小涣颇为自豪,“爸爸说,小涣要保护妈妈,要默默地陪在身边。免得妈妈又迷路。”话音刚落,树后有人慢慢走了出来。

“……这么迟,还要接着散步?”天色很黑,看不清说话人的表情,但是单凭这透着些许不自在的语气,她知道那说话的人是胡梓靖。

第27章 可是我叫湘小年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