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解放

  “你做了什么…”季月挑眉,老爷子的卧室弥漫着浓浓血腥味,让他不免得兴奋起来,是的,他不是难过,也没有皱眉,而是绕有兴趣地靠在门旁。

此时的季阳却没有以往的暴脾气一跃而起,他低着头默默蹲在角落,手里把玩着一把小刀,眸子冰得可以,床上,那是老爷子,他闭着眼呼呼喘气,到处布满了黑色肮脏的血液。

现在,这对双胞胎倒是极其相似,不止外貌,性子也是。

“他还没死。”季月没有走过去,看那起伏的胸膛就知道。

季阳垂眸,没看他,也没看床上的老爷子“我在释放自由”慢慢抬头,脸上竟布满了笑容,不寒而栗的笑容。

释放?季月甚至不用思考就能理解他的意思,只有杀了,才是彻底的自由。

前阵子他突然表现得很乖,老爷子也越来越放下心防,季月那时就明白,弟弟不对劲的理由。

叹气“老爷子寿终正寝,逝世前拜托我们兄弟帮他火化,不愿让他人看见。”季月托了下镜框,嘴角也勾起了和季阳一样的弧度,那镜片在月光照耀下折射出冰冷的光。

从小生活在一起的季阳在怎么会不懂他的意思,他感激地看他一眼,季月帮他找了个说辞,免得家族那些不相干的人追究起来。

老爷子听见季月这么说,竟突然瞪圆了眸子,浑身抽搐,嘴里唔唔唔地低吼,却发不出声。

不过,这番挣扎,反而更是让季月起了杀心,他大跨步上前,直接给了这老爷子一个痛快。

即便是近乎无敌的血族,也承受不了心脏被木桩洞穿。

取出白手绢,擦拭掉不慎沾上的血迹,一边审视面前这具残破的尸体,季阳挑断了他的手筋,脚筋,割掉了他的舌头,甚至把那些尖利的指甲都一根根拔掉。

“你知道我会来,送他一程”这不是反问句,是肯定句。

季阳站起身,兄弟两默契地对视点头,一起开始处理现场。

望着老爷子那燃燃升起的火苗,季阳和季月却很轻松,魔法道具将整个房间包裹在里面,直到大火燃烧殆尽,那些关于老爷子的一切,都成了焦臭的黑块,最后被一起丢进家族棺材里,永远尘封。

老爷子一倒,整个伯爵血族都乱了,背地里暗潮汹涌,都在讨论统治者该换成谁。

他们几乎都相信了季阳季月,也许是老爷子平日没少压榨他们,又亦或是老爷子就和季阳他们亲近,他的逝世对这伙同族而言,竟像是喜讯,甚至没有深究。

当然,季阳季月的为人总所周知,最适合成为统治者,所以大伙儿都推荐他们,季月直接来了个视而不见,季阳则是再次跑出古堡,这一次,不会再有人抓他回去,也不会再有人逼着哥哥抓他,更别说拷问、羞辱、鞭策、残虐这些折磨他们二人许久的事情了。

血族的自愈能力很快,季月身上的伤早已完好如初。他看见季阳再次跑出去,也展开翅膀,紧随其后,作为标准的书呆子,他甚至一边怀里捧着书,一边跟着他再次来到德里奥首邦。

季阳回到德里奥的时候,他第一个想的就是在这城市落实居住下来,这辈子都不想再回血族古堡了,环顾四周,却突然被叫住了,回头,是个小女生,她正兴奋殷勤地向自己挥手。

我认识她吗?季阳不知道,只觉背后刮起风,季月也到了,那小女生挥的更加起劲,甚至直接往自己这跑过来。

“学长!学长!”小女生站定,大口喘气。

季阳俯视她,面前的小女孩比他整整矮一个头,有金色的短发,漂亮的蓝眼睛,活像个洋娃娃。

“季阳季月学长!总算找到你们了!呼呼…”女生深呼吸,脸颊晕红“我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蕾雅,因为你们情况特殊,所以我其实一直暗地里被指派看着你们,但是…但是你们很久没上课,同学们都说没见到你们…甚至我用观察水晶浏览了整个德里奥…呼呼…”

她再次咽口水,对着两张一毛一样的俊脸,却不敢再继续花痴“再…再不回去就要被记过了。”要知道,惹毛这对校草,那就是直接被秒杀的份。

眉毛一挑,这妮子不说他两都忘了,因为一直被老爷子关禁闭,甚至都没法再去学院上课。

“请问,是谁指派你盯着我们?”季月问出关键,冰冷的气息一霎那压得蕾雅不得不如实相告。

她说出那个名字后,两人皆脸一沉,径直就往谱尼学院走去。

而这一边……

棋浩瘫痪似的躺在沙发上小息,瞳也趴在一边,连动的力气都没了。

墙上贴着一张纸,上面明确写着:

棋浩,一楼客厅,厕所,阳台……

瞳,一楼厨房,门前走廊,二楼图书馆…

楚琴,二楼三间卧室,小花园,地下室…

是的,他们在大扫除,然而瞳和棋浩完成的时候已然累得不要不要了,就只剩楚琴,在外面小花园颇是悠哉地擦擦这里,扫扫那里,乐在其中。

突然,在废纸篓里,她看见张和其他完全不一样的纸。

谱尼学院,招生简章…

学院?楚琴拿起这张广告:

普尼学院,招生简章!

假如失败和成功是杠杆的两端,到谱尼来寻找属于你的砝码!

无论你是法师,斗士,牧师;无论你是远程,近战,甚至全范围

普尼拥有德里奥首邦最好的老师,最优秀的教程……

第50章 解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