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2章 倔强

  她整理好出来的时候,瞳已经恢复正常,只是不敢看她似的目光躲闪。

“饭热好了”棋浩裹着小黄牙围裙,手里端碗热汤,宛然一副家庭主夫的模样。

他似乎自己都习惯了这种感觉,很自然地把楚琴的那份饭也给端上来。

“浩,你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她很疑惑,她从没让棋浩这么干过,但他那模样是如此自然而然地……

棋浩把筷子递到她面前“没有,到这里才学的。”他瞅着她的眼睛,爽朗一笑。

楚琴心中顿时划过一条暖流,她不是傻子,知道棋浩对她的那种感情。可她,已经有晨然了。

不自觉握住脖颈上的护身符,晨然…你现在在干嘛呢?

迷雾森林有个山窟,寒风阵阵,无论冬暖夏凉都散发刺骨的冰冷,这里头竟有一墨发男子闭着眸子打坐,只穿一件薄衫,青紫的嘴唇紧抿,没错,正是晨然。

“晨然啊,吃饭了!”姚竹药仙蹒跚着脚步走进来,他却穿着大棉袄。

晨然慢慢撑开双眸,勉强点点头。

姚竹叹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其实很久前他也想过晨然会帮楚琴逃跑,所以给他下了种药,只要晨然离开楚琴超过一周,就会发作,浑身抽搐甚至不停化脓。这点,他也告诉晨然了,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距离楚琴逃出去已经过一阵日子了,晨然天天关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尽管冰冻能缓解这种药…惩罚也够了,他,是不是该给他解药了?

“我不后悔”晨然笃定地吃完饭,依旧和当初一样的态度。

“嘿你个臭小子!”姚竹老头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打散给他解药的想法。

晨然不再看他,闭上眼重新打坐。

姚竹见他这副模样,突然不想再说那些有的没的了,之前每天也没少叨唠,有作用吗?没有!“好好好!你啊继续待着吧!”他咳嗽两声,吹胡子瞪眼地收起碗筷,离开洞窟,摇头叹息,晨然啊晨然,那丫头究竟给了你什么?

一大早,那花朵电话就鬼畜地颤抖,发出嗡嗡的噪音,楚琴深锁紧眉头迷迷糊糊接起“喂?”要是知道是谁打扰了她的美梦非得骂一顿不可。

“楚琴?我是卡莉莉!”

卡莉莉?谁啊?她翻找曾经的记忆才想起来,哦,是威里的女友!

“佣兵联盟一年一度的擂台赛要开始了,你报名吗?”

擂台赛?“那是什么?”楚琴揉揉眼。

“同牌对决,团队也一样,白金对白金~”卡莉莉似乎很兴奋,在电话那头手舞足蹈的。

“对决?”楚琴一愣,说实在的,在谱尼学院这,她也没遇到什么和自己实力相当的同学,还有些失望呢,如果是佣兵联盟的白金对白金,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什么时候啊?”她开始期待了。

“就在后天,报名找前台的人”卡莉莉顿了顿,又突然略带羞涩地说“我和威里…正式交往了”

楚琴似乎并不意外,他两早该开始了“嗯啊,恭喜啊”

卡莉莉似乎并不满意这样的平淡,她又丢出个炸弹“塔格和蒂娜也交往了!”

咦?楚琴这下有些惊讶,她绕有兴趣地笑“听上去,大家的春天都来了啊。”

卡莉莉不知道什么是春天,但她却能听懂这蕴含的意思“那你呢?你的春天在哪啊?”

楚琴一怔,讪然“还没到那地步吧…我还早呢。”

又是嘘寒问暖扯了一番,电话挂断。

我的春天…?早着呢。

楚琴摇摇头苦笑,翻开那本东部天宫,仔细阅览起来。

书里的意思大概就在说天宫殿的神秘莫测和外表的光明磊落。她在意的那十二翼堕天使就是他们的守护神。传说守护神曾在外面乱搞有过一子,却因为和宗教信仰不符硬生生祭祀掉了。

胡搞?祭祀?开什么国际玩笑。

吧嗒一声,滴下的泪水划过脸颊落在书上散开成八瓣,如果说仇人就是她的父亲,那真是最大的讽刺了。

多铁的心,才舍得用那般玩味无所谓的笑容把她丢下悬崖?多狠的心,才会把母亲关起来生死不问?

纸张硬生生被她攥紧的手折得扭曲起皱,泛白的指尖更是突出她的用力。

第62章 倔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