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9章 瞳的记忆

  熟睡的人舒适安逸地躺在床上,鼾声阵阵,一个黑影无声地靠近,如鬼魅的幽灵。

“唔!”黑夜中,那双浑浊污秽的眸子瞪得溜圆,他的嘴被突然死死捂住,他的胸前插着把匕首,血却没有流出半分,甚至没有沾在他面前这个矮小的杀手身上半滴,那瞳孔涣散的眼睛里倒映着一双薄荷蓝美丽却冷漠的眸。

瞳见他死得透彻,这才也不作声,轻轻从他的床上爬下,他捂住尸体的胸口,拔出匕首,手悬空一抹,那匕首刺入的伤口竟然神奇的愈合上,看不出一丝痕迹然而逝去的生命却再也回不来了。

习以为常地开始清理自己的痕迹,瞳的手却轻微抖了下,差点没拿稳匕首。他想起了那个一直会暖暖笑着的楚琴。为什么不开心还要笑?他是明白的。

瞳摇摇头,清理完毕后逐渐隐去身影。

他,失忆过,自从楚琴愤怒的威压和熟悉的气味让他喘不过气之后,他就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佣兵联盟…!!

咬牙,大约是考到山铜牌没过多久吧,他就被妒气横生的小人陷害了,一次任务,一次暗算,差点死于非命。失去意识前,恶魔来找他交易,他帮恶魔刺杀指定的人并付出几年的年龄和记忆,回到幼儿期,恶魔则给予他看透人心的能力并捡回他一条命。

他这才能苟延残喘活着,呵…曾经风光潇洒的天才,最年轻的山铜牌佣兵,现在成了个夜晚就要去杀人的机器,成了个白天跟傻瓜一样的小乞丐,连话都说不利索,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

咚!稚嫩的拳头打在墙上,渗出点点血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记忆回来了,但凭他这幼小的身体,能干什么!

…楚琴,这张脸浮现在脑海里,瞳握紧的手逐渐松开了,想起她丝毫不嫌弃甚至给他洗澡给他吃饭,瞳的眼神有些茫然,是不是当初没被暗算,没变成小孩,他就不会见到她?

他笑了,我这究竟是倒霉,还是幸运?

不打算继续胡思乱想,天一亮就漫步去往楚琴的方向。

这天果然和楚琴预想的一样,从旅馆出门一直到进入新房子,一路上都是受着注目礼和议论,说是什么凶兽来德里奥考白金不怀好意,她不喜欢这样。

她到新房子的时候,瞳也正好找到她。

楚琴见到瞳,感觉他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又说不上来,一见他靠近,顿时脸就拉下来了“瞳,你昨晚又去哪儿溜达了,衣服弄这么脏!”

是的,斑斑驳驳灰蒙蒙,跟去垃圾堆滚了一圈似的。

一进新房子,她就拉过瞳进了浴室,作势要帮他洗澡,瞳却突然涨红着脸怎么都不肯,和前一次的懵懂完全不一样。

“我…我要自己洗!”瞳缩缩脑袋,委屈得活像被欺负的小媳妇儿。

楚琴却狐疑地看看他

“你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没…没有!”

“那你啰嗦什么。”

说罢就帮他脱去衣服,将他推进浴缸里,开始放热水,挤泡沫。

瞳现在的心境当然和上回不同,他红着小脸,楚琴纯当他是热的,还贴心的问是不是水烫了。

答复是无声的摇头。

洗的干干净净,楚琴满意的又给他一套衣服,正欲去洗脏衣服时,门被敲响了。

“哪位?”

“棋浩。”

楚琴挑眉,那只豹子?

开门,棋浩还是一身黑,酷酷地靠在门口。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今天的楚琴没有穿红衣,她披头散发,橙白色连衣裙,少了丝俏皮,多了缕温和。

棋浩看她的目光带着欣赏“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吗?”

楚琴正欲说话,穿着素白休闲装的瞳就走出来,站在她身边“琴,是谁啊?”

楚琴一愣,怎么不叫她姐姐了?没好气地撇他一眼,瞳立马接收到讯息,嘴角浮现笑容,她那意思指他没大没小呢。

“琴?”棋浩果然皱起眉头,上下打量这个男孩,比楚琴矮了一个头,毛都没长齐的小弟弟,叫得那么亲昵?

没控制住,他张口就是嘲笑“楚琴你品味够独特的啊,小屁孩也勾搭。”自己都没发觉那股浓浓的酸味。

果不其然,一听到小屁孩三字,瞳那薄荷蓝的眸子就已经牢牢锁定住棋浩,杀意翻涌。

两人对视,火药味甚浓,楚琴却突然揉揉瞳的银发,柔声道“瞳,你先进去。”

“哦”

棋浩双手环胸,眯起眼盯着瞳的背影,这个男孩不简单啊。他分明感到了一种竞争的压力。

进房子后,是工工整整还没来得及用过的新家具,除了浴室有人使用过的气息,还有些许水蒸汽贪婪的伏在墙面上。

棋浩气定神闲地坐下,抬起金眸看她。

楚琴坐在他对面“说吧,找我什么事?车费我可是已经交了哦。”

棋浩笑然“我可没说车费的事,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整个德里奥在讨论你了,我打听过,你之前根本就没来过德里奥”他慢悠悠道“我猜测,你是来自迷雾森林,对吗?”

楚琴没有否认,她安安静静坐着,眼睛却锐利有神,一改之前的慵懒“是又如何,你想做什么?”

“什么都不想做,我就闲得无聊,喜欢多了解些感兴趣的东西,比如…九尾玄狐之类”他嘴上是这么说,但是眸子却并没有他所说的那般随意,而是极其认真地锁在楚琴的脸上。

我想了解的不是九尾玄狐,而是你…

第39章 瞳的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