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7章 自由的定义

  楚琴其实是故意的,听到咆哮,她偷偷笑,想喝我血?下辈子吧!她走在前头,不一会身后就响起季阳屁颠屁颠跟着的脚步声,她也没去在意,开始认认真真挑选材料。

“老板,你这有皮蛋吗?”这是楚琴问的第五家禽类店了,前面几个老板脑袋都摇得像波浪鼓似的,气的她特想给他们拧下来当球踢。

果不其然,第五家也一样摇头,茫然问“你要的皮蛋是啥啊?”

“额,就是发酵的鸭蛋。”她终于憋出一个解释。

“鸭蛋?噢,你说的是布布鸭蛋吗?”

布布鸭蛋…那是什么…楚琴这才想到世界的差距,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

“发酵的鸭蛋嘛,布布鸭的蛋和别的鸭蛋不一样,刚生下来就是发酵的,唉生产起来可麻烦了。”老板拿出篮,楚琴定睛一看,长得和皮蛋一毛一样。

“好的帮我拿一些吧”付完钱,她哭笑不得拎着袋子悠悠走。

季阳就像个护花使者,额,空着肚子的护花使者,默默跟在她后头,楚琴偶尔回头,他就摸摸鼻子,沉着脸看向别的地方。

“老板,把那块肉切成丝儿。”

“您好,请问还卖大米吗?”

“大叔!那鱼卖便宜点呗?”

……

基本是买一样丢进戒指里一样,楚琴不免得摇摇头,还是有空间戒指的好,若是换成现代,现在肯定累死累活地拖着一堆大袋子 。

准备回家之前,楚琴突然停下脚步,她扭头“喂,你还准备跟到什么时候?”

然而…不知何时,背后在的人早已不在。

季阳飞在空中,俯视下面回头张望的楚琴,嘴角轻翘,看看手里的血袋和药,他猛地扑扇翅膀跃入黑暗。

“回来了…”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大厅,季阳抬头,不苟言笑的老爷子睁开那鹰般锐利的红眸上下审视他。

“嗯。”平时如火山般的季阳此刻却安静得像猫,“我给季月买了药。”他不想多和眼前人争执,只想赶紧进房间看看季月。

“去吧…再逃,后果你知道的。”老爷子摸摸下巴,他看着季阳绕过他上楼,随后重新闭上眼睛。

进入季月的房间,季阳这才恨恨地啐了一口。

季月正在看书,他扶了扶镜框,抬眼看他,那红眸里毫无一丝波澜。

季阳大大咧咧地拉把椅子坐在他面前,只见季月的脸上,手臂上,颈上都是鞭子留下的青紫,甚至裂口,胸口缠着绷带但依然露出红肿的点点痕迹。

这么多伤看得他气不打一处来,一拳砸在床头柜上“他究竟折磨了你多久!”

季月却低下头,房间里只传来哗啦啦的翻书声。

季阳气不过,正欲出口,季月才冷淡道“和你禁食的时间一样。”那语气就像在说别人的事似的。

“哥!你就没想过要逃吗!不是跟我说过不想继承他的一切吗!”季阳一把夺走他手上的书,怒气横生。

季月默默取下眼镜,他把手伸进被子,缓缓躺下身“我累了。”转身,背对着季阳。

这种憋闷让季阳感觉拳头砸在棉花里,叹息“我给你买了药。”

“嗯,放那吧”

季阳却并不打算走。

“我今天碰着那女人了。”

季月没出声。

“就上次,帮你抓到我的那女人,她带我去的药店。”

“嗯。”

季阳挠挠紫发,取出一袋血浆,撕开就往嘴里灌,抹嘴

“老爷子没几天活了吧。”

“……”

“是不是你答应他继承家业,所以他才把我们放出来?”

“……”

“说话!”季阳强忍住一脚踹飞季月的冲动。

季月并没睡,他背着身,红眸里依旧如此淡漠“没有”

“那他怎么…”

“不知道,我要睡了,出去把门关好。”季月打断他的话。

“季月!”季阳恨铁不成钢地一把拽起他,“你知道什么叫自由吗!”

自由?季月猛地推开季阳,冷道“你什么都没计划,什么都做不到,逃?你还能怎么逃,别这么幼稚好不好!”

“你逃到现在,一直担惊受怕被抓回去不是吗?没错,我是不想继承他的东西。告诉你,只有不用顾虑的生活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季阳愣愣地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出去”季月重新进入被窝,再次发出逐客令。

季阳耷拉着脑袋,满脑子都是季月那句不用顾虑的生活才是真正的自由。

不用顾虑…的生活?

他的红眸泛起丝杀意。

第47章 自由的定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