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8章 腐蚀是那般可怕

  再说说台上的楚琴颓废男二人,她尽力地避免接触到黑烟,颓废男也不过是揉着困乏的眼睛坐在那不动。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体力早晚会耗光……对了,擒贼先擒王!

再次化为紫剑,但这次的目标改向颓废男!

颓废男一丝表情一句话都不说,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紫剑呼啸而去,颓废男的手轻轻一动,那黑烟竟分成两半一边继续攻击她一边实体化为盾轻松挡在颓废男面前。砰砰砰数声,那盾上连伤痕都没有。

这可是能轻易秒杀银牌傀儡木的紫光啊,居然……

观众总算看见一丝打斗的迹象,却疑惑不解,以往的白金牌战斗可没这么匪夷所思啊。

“咦?那个38号是前阵子考上白金的九尾玄弧吧?”一个男人提出疑惑,他还仔细地眯起眼端详。

哄然,这只凶兽从那天之后太低调甚至让人快忘记她的存在了。

“即使她是那大凶兽,魁也不是吃素的。他可是傀儡师,可很少有人找到过他制造的那具实体,找不到,他就是无敌的存在啊。”一个中年男人频频点头。

“哎!听说,和魁战斗败下来的人都很凄惨,骨头都能看见了,真是个残忍的家伙。”

棋浩当然也是听到他们的对话,咬着牙死死盯住擂台。

楚琴目前一直处于弱势,没躲开的胳膊一擦到黑烟就被腐蚀了大块,让她刺痛难忍,但她眼底却闪烁着不服输的精神,疼痛让她清醒也更加兴奋了。

果然,学院的战斗和这里完全不能比啊!

傀儡师…吗?

以她的耳力当然能听到那些议论,眯起眼,站在原地不动,等数道黑烟一起袭来之时,猛地弯腰闪开随后直接冲上魁的面前,扬起一拳就朝他脸上揍去。

轰地一声,魁被她那记突袭打得往后摔出老远,直挺挺躺在擂台边缘愣是没掉下去。

左臂已经废了,楚琴却有些庆幸,幸好她刚多留了个心眼用受伤的左臂揍他,不然现在右手也会废了,没想到魁能在她闪过来的那一刹那还来得及释放黑烟保护自己……

她低下头看看左臂,这手臂上被腐蚀得深可见骨,手掌部分近乎连肉都没了。

而她最有力的右手却是完好的。

这种钻心的疼楚琴却只感到麻木,她咬牙看向躺在那不动的魁,只要倒地超过10秒不动就会是她赢,然而她知道,同为白金牌对手,哪会那么简单。

在心里暗数到8秒的时候,魁慢悠悠爬起,他一边揉着脸,一边毫无表情地站起来“我不是说…不要惹恼它们吗?”

在楚琴愕然的目光中,魁那被她揍得臃肿的脸竟一阵扭曲,紧接着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正常人,会这样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她心中已隐隐有了份猜测。

还没等她多想,只见魁竟然让黑烟彻彻底底包裹住他,逐渐庞大,直到看不见他的人,取而代之的,是一坨像烂泥般的黑色不明物质,巨大,身上不停蠕动,甚至往下滴腐蚀性的液体,还有浓浓的恶臭…

第68章 腐蚀是那般可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