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奇怪的药

  天色已经完全地黑了,楚琴回到药仙那里,刚进自己房间门,就从身后一下子被猛地抱住。

“你去哪儿了?”是晨然的声音,有些颤。

楚琴叹息一声,刚要开口,晨然又接着说“出去玩也要有个度!你第一次离开这么久…我还以为…”

他用下巴撇开她的头发,惩罚似的轻咬她的耳廓,低声道“我还以为你这次…真生我气了。”灼热的呼吸扑在她颈边,黑色深深与栗色交织。

楚琴浑身一颤,不得了,这厮啥时候学会了这把戏!将来必定是个妖孽啊…

“帮了个佣兵团…”楚琴咬咬唇,小声嘀咕“老头为什么一直不让我们出森林呢…”她试图转移话题。

晨然紧搂着怀里的人儿,许久才放开,扳过她身子正视着她的紫眸,黑眸眯起,道“你身上有血腥味”

“嗯…杀了个六阶雀,它叫得我烦,所以撕了它喉咙。”

“师傅说过你不能碰血,以前杀魔兽要出血的时候都是我来…”

“以后不会啦!”楚琴习惯性地鼓起腮帮子,撒娇道。

门外传来咳嗽的声音,两人一看,是姚竹药仙。

“咳…年轻真好啊…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姚竹缓步迈进屋子,手里捧着个药罐头,里面散发难闻的气味,这让楚琴不免得皱了皱鼻子。

“老头…你在弄什么呀这么难闻!”她赶紧远离到一边,微微因为刚才的话涨红了脸。

晨然扶着姚竹坐到椅子上“师傅,你这是…”他也微微红了脸颊。

姚竹挑眉,瞪起眼睛,一掌拍过去“小兔崽子,长大了啊!”

晨然这次也不捂着脑袋了,苦笑着挨了下“这都多大了您还拍我…”

姚竹轻哼,道“琴丫头,来把这给喝咯”他把药坛子往桌上一摆,招呼道。

楚琴的小鼻子皱起“这是什么哇…”

那药坛子里泛着诡异的红光,甚至还有几个黑色的不明漂浮物。

“你一回来,老衲就闻到这股腥味了,老早以前就给你备好了这药,琴丫头,答应我什么来着?”姚竹眯起眼,板着脸。

“杀魔兽不能见血…不能碰血,一见血就得喝秘药…这就是那秘药啊?”楚琴嘟起腮帮子,脸蛋上写满了不情愿。

晨然挑眉,帮她倒好药,拿着碗递到她嘴边,柔声道“喝吧。”

想起之前杀死白脸极雀的那种感觉,让她不免有些后怕,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苦着脸看着碗里的药,不想再经历那样的心情了……想到这里,她憋着气灌下去。

那是种酸酸的味道,一喝下去胸腔猛地一凉,浇透了她原本还有些躁动的心,不苦,但是涩嘴。

楚琴耷拉着舌头,求助似的看向晨然,干干道“我的妈呀…!舌头…嘴…”小手不停挥舞指着嘴,整张脸都皱起来了。

“涩得麻了是吧?嘿嘿”姚竹了然一笑,从兜里掏出个馒头,一把塞进她嘴里。

晨然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慌乱吐出来再一小口一小口嚼着咽下,这才面色舒缓点,道“让你下次还碰血。”

楚琴无声摇摇脑袋,弯着身子快步走出门,心境的骤变让她突然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

“师傅,我跟去看看。”晨然明显的不放心,他深怕再次遇到那样的失措紧张。

第十一章 奇怪的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