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梦魇

  月色笼罩着大地,楚琴躺在床上看向窗外,她赫然发现今天是圆月,想起那佣兵团高声呼喊的报仇,她胳膊上的月牙隐隐发烫,她第一次感觉到这种灼痛,手忍不住抚上月牙,垂眸看过去,银白色月牙发红,让她不禁蜷缩起来,不再看向那斑斓的月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是个白茫茫的地方,她发现自己瘫软地躺在一团白毛枕头上,还是那个九条尾巴的小狐狸,紫眸单纯无辜的张望着面前那一道门,她甚至没有力气跃下来过去瞅瞅,过了会,只见一银白色长发的女子走进来,她长得太过凄美,眼角有道青蓝色的眼影,眸子是紫色的,眉心是朵朱红莲花瓣,胳膊上有和她一样的月牙胎记只是位置不同,她戴着水晶皇冠,身穿毛茸茸的米色大衣,那几乎白到透明的脸上缓缓滚下一滴热泪。

极美的女子小步迈向楚琴,温柔地抱起她,那女子脸上的慈祥和爱意让楚琴不由得有种熟悉,这种感觉……母亲?

“宝宝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女子捧起她的狐脸,轻轻吻向楚琴的额头,随后凝视许久,深深叹息。

楚琴睁着紫眸,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对不起我?

女子抱着她缓缓走向门外,那里早已立着个体格健美的男人,火红的皮革让他在这冰天雪地的宫殿中显得格格不入,尤其显眼,他身后还有一大匹人马在静候。

“可以放下了吗?”男人冷声道。

女子紧紧搂着楚琴,凄楚的眉头深锁,悲切万分地瞪着琉璃色的眸子,伸手将楚琴递给那男人,那双苍白的手甚至在颤抖。

楚琴不安地扭了扭身子,睁着眼睛看向那男人,又瞅瞅母亲。

男人接过楚琴,皱着眉上下审视了她一遍,然后转身,边走边厉喝“把她关进去!”

身后女子倔强地摇摇头,见向她包围起来的几个男人,冷道“我有腿,自己会走!”

楚琴见不到女子的表情,吱吱直叫,她有种感觉,这辈子都见不到妈妈了…

场面一换,是辆马车,男人见身旁的楚琴三番五次地扭动身子,各种不安分,冷笑“这么想见到那个贱人?”

楚琴回过头,上下打量着这个俊美但是浑身散发冰冷的男人,栗色头发,黑眸,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他浑身散发隐隐的霸气,明明对这个男人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

楚琴突地衍生出一副厌恶的神情,是这个男人!让她和母亲分开!她发出威胁的呜咽,呲牙咧嘴,低吼,浑身的白毛都炸起了。

男人见她这般模样,道“你身上果然流淌着和那贱人一样的血,现在这般对我不正是说明了问题?”他突然笑了,一手掐住她的脖子,冷冷注视着她的紫眸,紧接着扬声道“停车!”

马车随即停下。

紧跟着的几人也停下来,却没有任何的疑惑和表情,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男人大跨步走出马车,紧掐着她脖子的手丝毫没有松动。

这停下的地方很微妙,恰好是一个高耸的悬崖边上,路的两头都很荒芜,而悬崖下边遍布岩石和河流。

男人走到崖边,下头呼呼往上刮着冷风,迎面扑来一股凉意,楚琴已经呼吸困难了,她忽明忽暗的目光里只剩下这男人冷漠的脸,和蠕动的薄唇。

“要是那个女人知道玄狐最后的骨肉丧生在这里,会是什么表情?”男人玩味的翘起嘴角,猖狂地哈哈大笑,突地放开了手,楚琴也在这一刻失去意识,身子直坠而下,没了身影。

“啊!!!”楚琴惊恐地大呼一声坐了起来,以往红润的嘴唇早已泛白,浑身冒着冷汗,枕头湿了一片,她眼角不停流出泪花,呜呜低泣,哆嗦着身子。

门被猛的推开,楚琴下意识地尖叫,却见门口是衣衫不整的晨然,似乎刚匆匆穿上衣服紧接着飞奔而来的样子。

晨然心疼地看着面前已经惊慌缩在角落的楚琴,她泪流满面,紫眸里透着茫然无措。他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模样,不由得走过去坐在她身边。

“怎么了?”

楚琴愣愣地看向晨然,她知道自己看到的那个场景意味着什么,她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在这森林待着了,这么多年,突地看到自己穿来前的记忆,恍然,那种熟悉感仿佛告诉着自己,这躯身体才是真正属于她的,那二十一世纪才是她穿过去的地方,现在只是自己穿回来了而已…还有所谓的报仇二字引发的这个梦。

她舔舔唇,坚定了眸子“晨然,我要出去。”

第十三章 梦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