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仇人有消息了

  瞳也茫然了,这是怎么回事?

棋浩受伤地看着她,那双迷人紫眸似乎再也没有对他一丝的好感了,此时此刻,他更是怨恨自己为什么生在棋家,连随便聊聊天都能被曲解?

“刚那人是谁!”自从开门后楚琴的态度就有明显变化,肯定和那人脱不了干系。

“自称佟家大少。回去告诉棋家,我楚琴跟任何家族都不想有关系。”她把门敞开最大,似乎随时随地就准备拉他出去。

“我在你眼里…就是那样的人吗?”棋浩的目光也冷了,狂傲的性子不减“我告诉你楚琴,本少从没有打过你什么主意。”他猛地站起身,大步流星走出门,顿了顿“家族利益在我眼里就是个屁!”

回去的路上,他冲仆人发了好一顿火,到家更是阴着脸到哪都低气压,一进卧室就关上门,佟家…棋浩的眸子划过一道狠厉,这只豹子是真的受伤了,现在就像个刺猬,即使是管家棋郭敲门,都仅仅只能听到房间里的呜咽和咆哮。

棋郭询问一同前去的仆人,这才知道少爷去了那九尾玄狐的屋子,心里还不由得一阵感动,少爷也终于为家族着想了,也许是拉拢失败所以生气呢。

他又翘敲敲棋浩的门“少爷呐,所谓失败是成功之母,下次肯定能拉拢到那狐狸的,像您这样有魅…”

“放屁!”怒吼。

瞳怔怔地看着缓缓关上门的楚琴,“你没事吧?”

楚琴摇头,靠着墙缓缓坐下,扬起一抹苦笑“瞳,我是不是过分了点?”

小手,放在她脑袋上,轻轻抚摸,楚琴一怔,抬头,瞳薄荷蓝的眸子定定看她,似乎在安慰,似乎在无奈。

她笑了“你今天一点都和以前不像呢”那个依赖她的稚气男孩,好像懂得了体贴别人。

瞳挠挠头,欲言又止,他想拉起楚琴“一起,去看看新房子把!”

她明白瞳是想转移注意力,也不点破,点点头站起身,拉着瞳就蹬蹬蹬上楼就去参观每个房间……

待两人把整个房子逛完,楚琴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静下来仔细想想,棋浩好像从没提到他自己的事,不像佟少一开口就带着家族名。

好像确实误会他了呢…

楚琴小脸皱成囧字型,要不要去登门道个歉啥的。

电话响起…

(科普:没错,这个世界是有电话的!不过,是由魔法操控的特殊植物做成,精灵族人发明,只需要一方拿起花朵,想跟谁说话时就报谁的名字,另一方听到花朵鬼畜颤动的嗡嗡声就知道有电话来了,接听,双方就能用手上的花朵对话。)

楚琴一开始还被吓到过。

她接起电话“喂?”

“我是格雷德,你昨天临走发布的任务有消息了。”花朵里面传出低沉的男声,似乎很不爽。

楚琴昨天考完白金牌后,就立即把一半的积蓄和奖金投入任务发布栏:

希望能寻找到栗发的男子,黑眸,长相俊美刚毅,冰冷,拥有太阳标志的马车,眼神请参考格雷德考官。

楚琴一下子振奋地攥紧拳头“情报团怎么说?”

“他们得到的消息是,这是一个神兽化人的模样,那头神兽叫十六翼堕天使,栖息在天宫殿,噢,天宫殿知道么?一群外表道貌岸然、内心狭隘的家伙,啧啧,是在遥远的东部,天宫殿建立在会四处跑的悬空小岛上,所以确凿地点不清,复仇的话,我并不建议你去,强者可比你想象的多啊…”

天宫殿?听上去来头不小啊,楚琴待他说完才问“名字有吗?”

“布斯。”

布斯?呵,我还不死呢!

“这些消息就够了,谢了格雷德考官。”她由衷表达谢意。

“要谢就谢情报团他们,哦对,可不许再拿我去比较”格雷德非常不满,那会他知道楚琴发布的任务里那条眼神参考格雷德,当场脸就黑了,特别是情报团那些佣兵个个跑过来仔细端详他的时候…

楚琴捂嘴偷笑,电话挂断后,她暗暗记下了布斯的资料。

瞳静静闭上眼,有时候,窥探心灵真的是很不好的能力。他知道并且明白楚琴在干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但看到的那刻,他是痛苦又心疼的,更别说他根本不能提出她心底压着的阴影 。

“怎么了瞳?”楚琴歪着脑袋,神情担忧“不舒服吗?”

“没有。”瞳神锁眉,憋了好久才出声“你,离佣兵联盟远点。”

第二十一章 仇人有消息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