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堕·落

  棋浩在这几天都没出现在她眼前过,绝厉佣兵团的那几个倒是回来了,从小翠那得知,楚琴早已不在小旅馆而是成了白金牌住进别墅后,各个张大了嘴巴,纷纷嚷嚷要去她那浪一圈。

绝厉也已经是白金牌,所以拥有一套团体别墅,凑巧,就在楚琴家附近不远。

这下可好,各种串门各种浪。

双方的关系都亲近不少,瞳就不这么认为了,三天两头被打扰,他阴着脸儿的次数越来越多,终于…在快要爆发的极限时,绝厉佣兵团又一次出远门了…气儿没处撒。

楚琴倒是乐的很,这段时间的安分和贡献,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市民或是佣兵们,都也逐渐接受了她这个特例的存在,不再议论纷纷,甚至还能打招呼。那些大家族也沉寂着,一开始由各种故意制造的意外认识场合,亦或是亲自登门拜访,被她各种婉拒后也渐渐只剩下了远观。

“少爷~您都多少天没出门啦?”栗色头发的女孩妩媚地挑起发丝,红唇微启。

棋浩闷闷不说话,脸上晕红似乎有些许醉意,女孩似乎习惯了他的不作声,丝毫没有泄气,继续道“少爷,外面天气很好的。”

棋浩抬头,轻轻伸手抚摸她的脸庞,女孩惊喜地眨眨眼,这是他第一次触碰自己,也是她第一次看到原本冷酷的金眸展现出如此深情,她的心都酥了。

棋浩信手拈来一缕女孩的栗发,嘴里喃喃,喷出一身酒气“你为什么这样看我呢…”他恍惚却坚持凝视着面前的女孩,橘黄色的头发已经完全杂乱“我根本没抱任何目的你为什么这样看我!你说啊!”他突然用力抓住女孩肩膀,使劲摇晃。

女孩吃痛“啊!”地惨叫,那是肩胛骨被捏碎的征兆。

棋浩一愣,不是她的声音,迷迷糊糊端详,栗色头发,一样小小的脸颊…一样的红衣服…眼睛…不对,不是这个颜色。

“滚开!”一把丢开女孩,棋浩半躺在床上,呼呼喘气,头疼。

门被敲响“少爷,那狐狸来了,说要找你。”棋郭很不乐意地闷声闷气。自打从她那回来后,少爷一直消极着,甚至还去那种地方专门找栗色头发地女孩陪他喝酒。他一开始的想法完全错了,少爷根本不是因为没拉拢到而生气,而是…棋郭冷哼,他不想承认。

狐狸?棋浩原本闭上的眸子慢慢半睁,边上的女孩呜呜哭泣,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棋浩为什么突然这样折磨她。

“让她过来”棋浩强撑着坐起身,硬是拍拍脸颊让自己精神点。

女孩抬头,什么人?又一个吗?

不过一会,楚琴来了,她这次是单独一个人来的,她见到墙角梨花带雨的栗发女孩,一愣,但是没说话,这房间怎么一股酒味?皱起鼻子,谢过管家后,关上门。

“棋浩,你干嘛呢?”楚琴见他坐在床上不说话,头发乱糟糟的。

女孩吓住了,她怎么敢直呼少爷的名字?

棋浩明显还没回到状态,他抬眼看她,金眸里满是迷惘,熟悉的气味,是她…吧?

“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啊,怎么回事,你喝酒了?”楚琴坐过去,手放上他额头。

“别碰我!”棋浩想挥开她的手,但是浑身没力气。

好烫,楚琴蹙起眉,心头涌起一团无名火“堂堂棋家大少爷就是这样照顾自己的?你发烧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用你管…”他的脸庞微红,明显酒劲还没过去。

“发烧还喝酒,不要命。”她想搀扶他坐直,棋浩却不乐意了,挣扎“你干嘛?”

“扶你坐好,半躺你不嫌难受啊。”

“走开…”

女孩怔怔看着这两人的互动,她明白了什么,原来少爷叫了那么多栗发女孩来,是为了她?

“少爷…?”她试图出声。

“你出去…”棋浩这才想起这个女孩还在,半垂的耳朵显出他很没有精神,甚至没有吼的力气。

门打开,女孩跌跌撞撞走出来,又哭又笑的,棋郭无奈摇头,这是第几个了,他轻声对空气道“给她工资,打发走。”

“是”空气中也不知是谁回了话。

第二十三章 堕·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