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惨胜

  光是他这身子,就占据了擂台赛的半边场地,缩小了楚琴逃跑的空间。

恶…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厮会变成这么令人作呕的东西,如果黑烟彻底包围住他,为什么他却没事不会被腐蚀掉呢?

楚琴更是确定了心下的想法,只是这个…略变态了吧?

魁那恶心的模样当然引起四位导师的注意,他们齐刷刷看向白金3号台,当然也都看见了那几乎不起眼的楚琴,威尔士的神情有些古怪,他依旧只瞅了一眼就转头看向秘银的战斗。

米洛则是对那么小的少女颇有兴趣“她是谁?”

索菲娅思索着回道“听说,是格雷德破例收进白金的凶兽,九尾玄狐。”

德克萨斯却嗤了一声“就目前看来,魁的优势很大”

只见魁那庞大的身躯能勉强看见头部,那里咧开巨大的嘴,对楚琴大吼咆哮,还似冤魂哭叫。

这声音,让楚琴感觉仿佛耳旁不停有各种人在对她诉说自己的不幸,充满了怨念和悲伤。

哼,虚张声势!她自动过滤似的无视那些话语,几步移到边上躲开魁拍下的一掌,地面顿时被腐蚀出个巨大的掌印。

她发现,魁变成庞大的模样后身子迟缓了不少一倍,但是攻击范围反而大了许多。

呲地一声,楚琴险些摔倒,低头一看,她不慎踩到了它滴下的腐蚀液,脚底被烫得起泡。

她是看透魁了,但以魁现在的模样,根本无法靠近他的实体啊。

魁突然转身,对着她猛然喷出一股绿烟,有毒!楚琴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躲开,但是一只脚起泡速度尤其地慢,眼见就要碰到了,她却突然看见在魁张开的大嘴中央,魁本人在从里面俯视着她,身上被插了好多管子,他这次是笑着的。

咬着牙一个驴打滚,像球似的躲闪,那绿烟竟然直挺挺扑在地面后还往四周席卷开来,楚琴用仅剩的一只脚高高跃起,堪堪躲过余威,九尾不得不收回,因为她觉得那是增加了她自己的体积。

看来,要击败他,唯有钻人家嘴巴里了。

重重摔在地上后,她用右手肘顶住地面爬起,眼神直盯魁的嘴巴里。

不作停歇,她径直再次跃起,趁他还没再次喷绿烟大声咆哮的时候,右手化爪直接抓住魁的人体将他从这坨恶心的腐蚀液里面拽出来,一把丢在地上,随后落下,这时的楚琴,右手也几乎腐蚀殆尽,但成功的是,她还能勉强爬起来,而魁却躺着不动。

“你把自己做成傀儡,是不是有点太狠了?”楚琴直接点破他的实体,魁一离身,巨大腐蚀怪物瞬间崩塌散开成碎末噗噗洒在地上。

魁缓缓扭头看她,许久,才轻叹口气“我认输…”

三个字还没说完,就倒在地上沉沉昏去。

楚琴默默坐在原地,即使被科金举起她的手宣布胜者,她也没露出一丝笑容。

是什么样的压力,才能逼人把自己做成傀儡?

她直到被抬去治疗,休息,都在思考这问题。

这是佣兵联盟临时派遣的医院,白金牌的人都拥有单独的病房,面对熟悉的消毒水味道,她感到精疲力尽,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的时候,她发现身上被魁腐蚀殆尽的地方再次生长出来,皮肤完好如初,这是…强制治疗剂吧,只要还有生命迹象就能完美恢复,代价就是数小时不能动弹。她想起姚竹老头特地跟她讲过。

塔格等人似乎留下了些祝福花朵就离开了,棋浩则是埋着脑袋趴在她边上。

伸出手,她许久前就想捏捏看这厮脑袋上的兽耳了,软骨组织,手感这么棒!

满足地又捏又摸,这毛茸茸橙色的头发一动,只见棋浩红着脸颊慢慢抬起脑袋,那瞪她的表情似乎很不情愿,还紧抿着唇。

一愣,刷的抽回手“你…你醒啦?”嘿嘿笑,她有点尴尬…

棋浩似乎并没计较她捏他耳朵的事情,他动作轻柔地握住她的手腕,仔细观察上面的腐蚀痕迹。

“很疼吧?”他承认,在当时看见她那个样子,差点直接冲上台,那颗心被狠狠地揪着。

第十九章 惨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