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胶带(交代)

  “所以呢?”

“所以…”炎凤对她讨好似的使劲抛媚眼,电得她七昏八窍的,和上次舞会一样,充满了期盼殷切。

她可以肯定,当时炎凤的表现差点让她以为是个调情高手,但现在可以明确知道,他那会只是把她当成了唾手可得的…商品,为了自由而想尽办法得到手而已!

998蓝盐币的挂坠,能防火以外的法术攻击43%?她面前的这可是神兽,怎么可能看上这点属性?

“把一切都老实交代清楚了我就给你买”她挑眉,却是说得很含糊,留了个心眼。一切都老实交代?指的是他从蛋里出来后的动作,还是指他看中这挂坠哪点?反正他不全说清楚,这挂坠就到不了手。

她站起身,给自己倒了杯茶,很是悠哉,似乎一点也不急着他回答。

炎凤果然一个怔神,他眯了眯丹凤眼,橘黄泛红的火色眸子里满是探究的神色,人家情商低,智商可不低啊,想用这方法套他的话?可能吗?

但有时候吧,人就是这样,明明洞悉了一切,却顺其自然不会去抵抗。想要那挂坠?把话挑明了说才会得到,如此简单明了。

于是他就一五一十交待清楚了,大到为何定下契约还美其名曰天生一对,小到纯粹因为挂坠长得漂亮才会想要,甚至把出生那会几岁尿床都说了出来,最后,他递给她一胶带“主人,吾都交待清楚了”表情神圣庄重。

没错,那就是胶带。

他的思绪很缜密,决定了要做,就做得完美,他几乎把整个人生,哦不,兽生,都用胶带捆扎好送给她,作为最周全的答卷。

目瞪口呆,这就是楚琴的想法,半响,她才回过神,把思绪理了一遍“你说…曾经有个主人爱上了你?那为什么你没自由?”她之前听得昏昏沉沉,这才突然想起抓到的重点。

对啊!他刚好像寥寥几句就轻描淡写带过了这个重点!有问题!

炎凤沉默了,他别过脸许久才闷声道“那挂坠,不用了”说罢起身就往屋外走去。

“唉?干嘛去?”楚琴明显脑子没转过弯,他这是怎么了?

“觅食”他头也不回地关上门。

她呆呆地站在客厅,炎凤怎么反应突然这么大?

等等,他说过,我是他这倒霉轮回里遇到的第一个女性主人,那…他说的有个主人爱上他…不会吧……

她并不对搞。基反感,但也不是很支持,如果双方幸福,那她就祝福,如果只是单方面想掰弯她家炎凤…

她沉寂了片刻,脸色很是难看,也许她刚刚真是说错话了…

当晚,棋浩和炎凤都没有出现过,死神自从说去研究人界冥界的关系后也不见踪影,她不免开始担心,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说到出事,她才发现自己忘记了什么东西,瞳!对!他自从上楼后也没再出现过!

她想到这里,径直走向瞳的房间,敲敲门,没人回应。

吱呀一声,门被她打开了,探进脑袋一看,瞳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惨白!

她感觉呼吸一滞,脑袋当场当机了,什么情况?

第六十七章 胶带(交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