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母亲

    季月被楚琴交给了炎凤保护,布斯则带着楚琴单独去往一个房间,那是深藏地底阴寒的地方,仿佛走到哪都是冰冷的,门一打开,跃入眼帘的就如同冰天雪地般奇美,楚琴脸上很淡定,内心却激动不已,她记得,在那梦里,也是这般白茫茫一片,仿佛所有都是雪做的。

  照明的是种奇怪的火焰,它没有一丝温度,却灼灼燃烧着,幽幽青蓝,仅仅只有两盏。

  房内正中央摆着一口水晶棺材,棺头镶嵌了一朵冰晶莲花,棺材的质感就像极其模糊的玻璃,能看到里面有个人型躺着,却不能再细节看出什么别的。

  “她等你很久了”布斯默默站在门口,眼睛自从进来后就再也没离开过那口棺材。

  楚琴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自从看到那口棺材,她就感觉呼吸都有些不畅了,苦等多年寻到的母亲,赫然躺在棺材里,这意味着什么自然不用多说。

  她没再管布斯,迈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指尖轻轻抚摸冰凉的棺盖,就像抚摸着一块上好宝玉。

  手在颤抖,那是楚琴在极力控制着自己不想打开看到尸体的绝望情绪,但她想再见一面,再见一次那护子心切的母亲……双手用力扳开,棺材被打开了!

  雾气缈缈中,有一团柔和的白光朦朦胧胧的,就好像有一层月光那般柔和。

  这一切显得又是那么神秘灵动,而又纯洁,让人望之而迷离,不由得目眩神炽,整个心神仿佛都在这一刻被摄去了。

  她按耐着扑通扑通的心跳,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光芒逐渐散去,很快光芒中开始渐渐地显露出一个人的轮廓来,微微的光芒映照着那个人的脸庞,越来越是清晰,楚琴的身上却又有些颤抖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快要窒息了。

  这是一个满身白衣的女子,银色的发丝平静嫣然地铺垫在她身下,眉间还是那抹熟悉的莲花痣,她的神态很安详,面色略显苍白,紧闭着眼仿佛睡着了一般栩栩如生。

  眼角似乎有泪,楚琴拼命地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的泪落下,因为她要好好地看一看,她要把她的面容,深深地永远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印在自己弟弟灵魂深处,因为,她是自己的母亲,两世人生唯一的母亲。

  母亲的脸孔是一种毫无血色的苍白,白得几乎有些妖异。那股仿佛与生俱来的凄美气质仍然从她身上那件萧瑟的白衣,从她的眉角发梢,从她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散发出来。

  眼角的泪终于还是滚落下来,楚琴曾以为,当她看到母亲的时候,自己会对她说很多话,会对她说她很想她,会对她说在这些年里她所有想对她说的话,会亲身感受什么叫亲情,什么叫母爱。

  可是此刻所有的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串串止不住的泪珠,和一声迟到了这么多年已经梗咽了的“妈妈”

  楚琴本期待着这次终于能拥有一份真挚的亲情,能将被关起来的母亲救出去,然后与她一起享受人生,纵观天下,她对此抱了这么大的希望……

  全被这冰到心里的棺材击得粉碎!

  其实棺材里的女子,与楚琴也就见过一面,可她却深深记住了,记住母亲不舍地低泣着宝宝我对不起你,记住她将自己交出去时颤抖的双手,记住她最后的倔强说我自己走……

  原来这血浓于水的亲情,不在于彼此距离的远近,不在于相处时间的长短,这是距离无法割断的血脉,这是时间无法割舍的亲情。哪怕隔了她整个人生的时间,隔了阴阳的距离,也无法改变……

  楚琴扶着棺材,望着面前母亲释然的苍白面容,终于哭了出来,泣不成声。

  昏暗冰冻的屋子里,哭泣的回声久久不却,直到身后传来幽幽地一声叹息“……姬迪雅,我对不起你们”

第五十五章 母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