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我想变强!

  不过,他显然都已经知道了,楚琴再隐瞒,就是对良心过不去,于是她毫不掩饰地承认了,小鸡啄米般老实点头“嗯!昨晚醒了后睡不着,过来看看而已!”

“只是…看看而已?”后者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就像捕猎者盯着猎物那般。

楚琴后背发凉,弱弱道“还…还去我族的地盘安葬了妈妈…”她瑟缩了下身子,眨了眨无辜的紫眸,心中颇有一种做了坏事的感觉。要知道,如果说那些人里谁最在乎她的安全,唯有棋浩,她在佣兵擂台赛第一天损伤了自己,结果就是这只豹子一星期没理她。

她原本已经做好被棋浩批评的准备了,可令她没想到的是,棋浩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也好,有死神陪着就不会有问题”他朝着她笑了起来,只是那牵强扯出的阳光笑容,让楚琴看着怎么都难受。

不知觉牵住了他的手,却被棋浩轻轻挥开,他转过身“我还得忙,晚饭就不吃了,大祭师嘴巴太紧”他往大祭师那走了几步,微微侧脸并没有转回头看她,淡漠道“客厅还有很多人,水果拿给他们吃吧,我只吃肉…”

失魂落魄地从屋内出来,关上门,楚琴呆立在原地,她捂住胸口,那是种被什么牢牢揪住的痛。

浩…是生气了吗?

“姐姐!你在这里干嘛呀?”小鱼疑惑地望着楚琴“要吃饭了哦!”她突然把小鼻子凑到拼盘边上嗅了嗅“哇!好吃的!”

楚琴伸手把拼盘递给小鱼“把水果分给大家吃,去吧”声音有些魂不守舍的。

屋内的棋浩靠在墙边,橙发垂下遮住了失落的金眸,渐渐握紧了双拳,却没怎么动弹。

他知道自己刚刚发了脾气,不是楚琴的问题,而是他需要找到变强的方法,他也抑制过很多次,但越来越大的差距,在死神一镰刀毁灭天宫殿的时候,他就知道这辈子无论怎么追,都不可能与冥帝抗衡,更别说抢夺女人。

握紧的双拳,指甲甚至掐进了肉里,伤处泛起一丝丝血红,但棋浩并没在意,他垂下眸,眼帘中满是执念和坚定,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大家都坐在餐桌上了,季阳满脸委屈,见楚琴走过来,他更是用一种幽怨地目光瞪她,她再迟钝都不可能没注意到那布满杀气的目光,顺着望过去“怎么了?”

“还敢问!要不是你!老哥他会用全力碾压我么?整整七把!!我两打了整整七把!本大爷全输了!差点连裤衩都输给他!”季阳气哼哼地夹起蟹斗塞嘴里,咔擦咔擦咬。

楚琴一愣,视线转向他一旁的季月,那厮正在淡定地一手夹着菜,一手捧着本小册淡定地看,没错,非常淡定。

似乎是意识到被楚琴盯着,他红眸微撇,随后把小册子放进上衣西装口袋里“我知道,吃饭不能一心二用”说着优雅至极地端起酒杯,噙了口红酒,对楚琴淡淡笑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她额头滑下一滴冷汗,埋头吃起菜来。

“主人,吾刚刚看中一副渔具,特别适合帕大叔!它的钓鱼线是由天然蚕丝制成的,只要五……”炎凤的话还没说完,楚琴就夹起一只百珠蚌塞他嘴里“吃饭时别谈买卖!”

谁知后者咽下后再次开口“只要五百蓝盐贝!”说着还狡黠地对楚琴抛了个媚眼。

摄得楚琴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忙别过头装看不到。

爱莲哈哈大笑,佩特直直望着爱莲的笑颜,竟一时晃了神,这幕自然被佩恩和佩琪看在眼里,均是眉头一皱,但在楚琴这家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婆温柔地往小鱼碗里夹菜,疑惑地数了数餐桌上的人数“那个…有条尾巴的人呢?”

“浩在审问大祭师他们,所以没法过来了”楚琴身子一僵,虽然语气有些失落,但还是回答了阿婆的问题。

提到大祭师,众人的脸色微变,佩恩看向楚琴“不知…人鱼的叛徒,楚琴小姐打算如何处置?”

第七十九章 我想变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