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0章 同意援手

  魅儿看着一脸急切的锦夢炎,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原本姓林名梓魅,是京城林府的二小姐。”

锦夢炎眼珠转了又转,“莫非你有个哥哥叫林梓豪?”

魅儿一脸惊恐的看着锦夢炎,“你,你认识?”

见锦夢炎摇摇头,魅儿才松了一口气,一脸彷徨道:“若是哥哥知道我在这里吃苦,定会带人毁了这里,所以日后相见,还望妹妹千万莫要告诉哥哥此事,我只愿他认为我走散三年,被人拐卖成丫头。”

锦夢炎心知魅儿心思,点点头道:“之前的我都忘记了,只记得你被人卖成丫头了。”

两人相视而笑。然只有锦夢炎是真心的,魅儿心中一千个对不起,可她又能怎样,惟愿锦夢炎知情后,不怪她便好,毕竟作为尚书的女儿怎能有此遭遇。

当然那都是后话,如今锦夢炎还是一门心思的想帮助魅儿赎身,甚至还想找那个烈云说道说道,但被魅儿拦住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妹妹,我回去收拾收拾,我那里已经有了二百两银子,还差三百两银子就可以赎身,我这几日暂且装病,还望妹妹早日救姐姐脱离苦海。”

锦夢炎点点头,郑重道:“姐姐放心,你走后,我便去跟兄长要钱,明日擂台之后,便同兄长一起帮姐姐。”

魅儿想起看到锦夢炎时,她身后的男子,好看又儒雅,只是可惜,她林梓魅终究无缘得此类男子厚爱了。

心中一苦,看着好命的锦夢炎,不免羡慕,“妹妹好生福气啊!姐姐就先告辞了。”

魅儿说着便外走了,锦夢炎却还愣在那里,一句“妹妹好生福气”让锦夢炎摸不着头脑,见魅儿已走远,摇摇头不再去想为何。

此时,她的肚子早已抗议了,一筐子的花红,怎么能不让她嘴馋,即使不需要吃食,可她终究抵不住果子的诱惑。

忙关门,准备享用,不想吕君浩站在门口,锦夢炎一脸失落,瘪着嘴,有气无力道:“兄长什么时候来的。”

吕君浩也不说话,径自走了进去,坐了下来,门不知怎的竟自己关上了,锦夢炎也无暇去想,便随意的坐在藤椅上,背对着吕君浩。

吕君浩一脸宠溺,伸手拿了几个花红递给锦夢炎,“吃吧,看你馋的。”

锦夢炎高兴的坐起来,侧身接过,快速的吃了一口,一边含糊的问道:“兄长来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吗?”吕君浩柔声说着,又伸手拿了几个花红递给锦夢炎。

锦夢炎也不客气,“我猜,兄长定是听到我们的谈话了吧?”

“诶,非礼勿听,在下还是知道的。”

“那兄长是想帮魅儿吗?”

“否也,在下只是想来提醒姑娘,记得防人之心不可无,切莫被人利用了才好。”吕君浩说的郑重,让锦夢炎不由得沉默了。

几秒之后,锦夢炎猛地抬头,起身看着吕君浩笃定道:“兄长,我是真心想帮她,我也相信她不会利用我,若是日后真的被她利用了,我也不会怪她,毕竟没有女子愿意日日卖笑卖身。”

吕君浩听完,对锦夢炎的爱又多了几分,如此大义又不计较的女子,天下有几个。虽然她是蛇,可并不是所有的蛇都是冷血动物,不懂得爱人。

当然,自己也算不得是人类,虽然自己祖辈都姓吕,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真的是吕祖后人,祖辈传下来都说凤凰一族后人,至于如何成为吕祖后人的,他就不得而知了,大约他能修成正果的话,也许能得知一二。

锦夢炎看着有些晃神的吕君浩,不禁半趴在圆桌上,好奇看着,“兄长,怎么现在开始心不在焉了。”

吕君浩一愣,呵呵一笑,才看到锦夢炎的动作,完全一条眼镜蛇的姿势么。“好吧,姑娘想帮,那就帮,不知需要多少银两?”

锦夢炎肘着桌子,伸了三个手指,“三百两。”

“呵,还真不少呢?如此下去,看来在下要去做点小生意才好啊。”吕君浩说着忧伤的摇摇头,一脸的无奈。

惹得锦夢炎扑哧一下笑了,口中还未来得及咽下的果肉都喷了出来,这一喷不要紧,要紧的是直接喷到吕君浩放在桌上的手背上。

引得锦夢炎一阵脸红,心里却觉得浪费了。偷偷抬眼看见吕君浩并不介意,而是拿出帕子,在手背上擦了擦,缓缓的收起帕子。吕君浩笑道:“你啊,至于那么好笑吗?”

锦夢炎脸上又红了一分,嘴上却还不松口。“兄长是怕我继续这样帮人下去,会破产吧?”

“破产?”

锦夢炎脸更红了,忙低头咬了一口花红,遮掩了尴尬,“额,我说的意思是,身无分文了。”

吕君浩明白后,温和道:“姑娘不必不好意思,在下知道你已经习惯了曾经的说话方式,以后在下若是不懂,问你便是,你定要耐心解释才是啊。”

一句话冰释尴尬,可吕君浩心中的涟漪却是阵阵膨胀,他一直压制着,不让自己去看锦夢炎脸红的样子,可又忍不住去看,毕竟这红扑扑的小脸真的很诱人,更何况还是自己心仪之人。

锦夢炎不知道自己如此引人入胜,自顾自的吃着花红果。一声含糊的“嗯”,算是对吕君浩的话的最好回答。

吕君浩也不介意,细细看了一会,便道:“姑娘,早点休息吧,在下也去休息了,”吕君浩刚起身走到门口,又转身道:“对了,明日便是比武招亲之日,姑娘要养足精神才好。”

锦夢炎一听,刚刚靠在藤椅上的屁股又离开了,腾地一下站直身体,努力咽下口中一块花红果肉,匆忙问道:“真的啊,那兄长我们明日何时出发?”

吕君浩一脸宠溺的看了一眼锦夢炎,有些哭笑不得,“姑娘,我们明日正午前到即可。”

锦夢炎高兴的想拍拍手,可见两手中都有花红,就又轻笑着点点头道:“好的,那兄长早点休息吧,我们明日好好热闹热闹。”

吕君浩深深的看了一眼锦夢炎啦,点点头转身离开。

听着锦夢炎一声一个兄长,他也算是习惯了,只是他从不叫锦夢炎妹妹,只是一直姑娘姑娘的叫着,“如此是否有些生分呢?”吕君浩走到自己门口突然这样想着,“那不如以后叫她炎儿,可好?”

然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不过他却是这样决定了,一脸幸福的推门而入,休息打坐了。

屋顶不知何时出现的青岚轩一脸黑线,心想:炎儿也是你叫的?他如此想着,却不知自己的愤怒从何而来,便又不再去思索,转身离开。

屋内的吕君浩在同一刻,猛地睁开双眼,自语道:“皇子莫非也喜欢上炎儿了?”他说着又否定道:“不会,皇子只是为了解封灵力,只是但愿皇子不会爱上炎儿才好?”

可是如此惹人怜爱的女子,哪有男子不喜爱呢?当然,每个人喜爱的女子都有所不同,也许皇子并不喜欢炎儿这样的女子,也未可知呢。

吕君浩如此安慰着自己,一时间也无心打坐,只好躺下闭目养神,可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入睡,“唉,爱一个人竟是如此的辛苦,也难怪祖辈告诫,不可动心!”

还记得当初父亲告诫自己外出,一定不可动心!当时还不知道动心是什么意思,怎样才是动心。可如今,想不动心都难了,甚至有时候还热血沸腾,无法静心,就像现在,都无法入睡,真真是害人不浅啊!

第二日一早,也就是永和十八年的夏日,淮安县城人群拥挤,嘈杂不堪,只为到李府后门观看比武招亲。

锦夢炎早早起来,在窗户上看到街道两边已经挤满了人,“看来下楼也无处落脚了。”锦夢炎瘪瘪嘴,有些无奈,看着移动缓慢的人群,都有些犯困了,本以为早早起来,能去占个好位置,不想却看到如此场景。

锦夢炎正想回床榻上继续补眠,敲门声却不合时宜的响起,“炎儿可醒了?在下可以进来吗?”

“炎儿?”锦夢炎心里咯噔一下,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大概只有曾经的妈妈,后来的老头如此叫过自己吧,不想如今竟多了一个吕君浩,好吧,称呼而已。

“兄长,早啊。”锦夢炎说着伸手拉开门,看着还举着手准备敲门的吕君浩,展露笑颜道:“兄长这是打算把门敲坏吗?”

吕君浩一愣,忙收回右手,刚刚第一次称呼炎儿,心中有些凌乱,不免走神,并未听见锦夢炎的问候。

“炎儿,说笑,在下一时有些恍惚了。”吕君浩说着自嘲了一下,继续道:“炎儿今天打算如何去?”

“兄长的意思?”锦夢炎挑挑眉,不明所以。

吕君浩绕过锦夢炎进了房间,轻轻一吸,满满的果香还一股淡淡的蛇腥味,丝毫没有胭脂水粉的一点味道,“炎儿平常不用胭脂水粉吗?”

锦夢炎一愣,这话问的奇怪,不过她却记下了,“额,我不太懂这个时代的胭脂水粉,所以不曾用过。”

第70章 同意援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