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4章 重伤被救

  擂台下一众,跃跃欲试,却有左右环顾,似乎等着有人先出头,这样他们也好观其实力,想好用什么招式,如何对付。

“我”简短一个字,他缓缓上台,此人正是锦夢炎刚刚看的那位剑客。

“请报上名字。”

“景青”

“哪里人士?”

“江浙”

“请放下你的剑。”

青衣男子,额,不,是景青轻轻一抛,剑便轻飘飘的落在擂台边缘。

“下面何人来应战?”

台下,你看我,我看你,“哎呀,我来吧,各位都看好吧。”

说话的是那墨衣男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却并不坏,锦夢炎如是想着,只见他已上台,弯腰放下手中的剑,道台中央,对李茂一摆手,道:“我自己说,不用你问了。”

说着又拱手道:“在下刘粲,京城人士,不过李兄放心,在下可不是什么公子哥,只是公子哥们的朋友而已。呵呵……”

李茂也不多言,直接打断道:“那就请开始吧。”京城的公子他见多了,听他说那么多废话,那这擂台也不用打了,改明天得了。

拳脚之间,锦夢炎也未看懂,只见两人的身影飘忽不定,你来我往间,突然墨衣男子刘粲嗵一声跌落擂台下,锦夢炎面前扬起一阵灰尘。

“唉吆喂,疼死我了,我说景青大哥,你也不能轻一点。”刘粲呼喊着却快速的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一副“让你的”样子。

锦夢炎看着轻笑着,心想,这刘粲也不是省油的灯,估计要入了李府的法眼。虽然油嘴滑舌,却聪明有余,功夫更是了得,若不是知道比下去没有结果,故意露出破绽,想来也没有那么快跌下擂台。

李茂适时的出来,“下一位挑战者。”

很快有人上去,只是不到片刻就被打伤跌落擂台。以此连续上去五六名都被打伤,甚至有一人竟是被抬着下了擂台。

一时间安静了许多,李茂即使喊了几遍竟无人上台,更有甚者都往后退着。这时,忽见场外一男子飞上擂台,来了一个漂亮的登场,只见两人你来我往好一阵子。

擂台下,女扮男装的进梦炎正看的兴奋,突然台上一男子被打倒,只听:承让了。景青转身对台下拱手道:敢问还有谁愿意上台比试!

台下一片哗然,“此人年纪轻轻,却功力深厚,恐难逢敌手。”站在李府后门侧边的吕君豪刚说完,便见那边的进梦炎突然站了出来。

“这位公子,请。”李茂见此人样貌俊俏,只可惜身高低了一些,不过一俏遮百丑,他还是很客气的请锦夢炎上台。

锦夢炎一时下不来台,只好厚着脸皮登上擂台。一边登台一边侧头往台下看去,并无匆匆离开或者回避之人,转眼忽见一身着大红衣裙的女子,她正往士兵外走去。

她眉心有一颗妖艳的四瓣花印记,显得很特别,仔细看去那女子竟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那女子忽然对进梦炎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了。正待锦夢炎想招呼,却听台上的景青破天荒的说道:“这位兄台一直看着台下,莫非有什么不舍?”

台下哄笑,锦夢炎低头看见吕君浩有意上来,忙摆摆手,又扭头对那景青说道:“兄台,在下自认为打不过兄台,却又想跟兄台切磋切磋,还望兄台手下留情!”

“哼,好说……好说。”

“请”

“请”

台上,锦夢炎施展着凌波微步,左右闪躲着,却一直找不到更好的招式攻击,她实在不太精于武功,对于招式上更是一知半解。

突然,锦夢炎一时失神,“啊……”的一声被打落擂台,竟然倒地不能动弹,吕君浩赶忙跑去将依然昏迷的锦夢炎抱起,周围一阵指指点点,却无空理会。

“等等!”一悦耳的女声响起,吕君浩抬眼一看,竟是一十几岁的姑娘,只见她匆匆跑下阁楼,一边大声说道:“公子请将人抱入内堂,且让我看看。”

没有征询,不容人拒绝。吕君浩只好随着女子的指引带入内堂。

擂台上独留下一时失神的景青,“明明她可以躲开的,怎么生生接了自己一掌,这样即使不死也活不长久,毕竟震碎内脏,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好好的活下来。”心里如是想着,又扭头看了一眼台下,那红衣女子早已不见踪影,难道那女子做了什么?

“恭喜公子!”李茂略一拱手,又扭头对台下百姓拱手道:“今日入围的有三位,一位便是台上这位,另外两位暂且保密,五日之后,毕府便会张榜告知所有人。”

和颜扫视台下一眼,朗声道:“多谢各位捧场,在下再次谢过!大家就此散去吧。”

言毕,人群缓缓散去,独留下台上的景青和台下一众上台比试的男子。

“各位也请回吧,三日内李府会派人通知各位,还请各位将住址留在那里。”李茂伸手指了指记录的男子,便转身离开,并未看景青一眼。

“来人,”李茂一边走一边急匆匆的招呼着人,“快带我去看看伤者。”

随从也知轻重,刚刚受伤最重大约便是锦夢炎了。

不想到了门口,却被一男子拦住,李茂大喊:“放肆,我李府的地盘,我还不能进吗?”

那男子并未说话,只是门内传来一女子的声音,“还望李茂哥哥稍等片刻,希儿片刻便出。”

李茂无奈,只好嗯了一声,蹬着门口的男子转身离开。

守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帅气温和的吕君浩,他心中一脸愤然,却不知锦夢炎为何不曾躲避,一时间心乱如麻,不想多说一句。

“那人心狠手辣,绝非媛儿的良人啊!”李茂一边走一边感叹着。

“哥哥何出此言?”李媛不知何时出现在李茂身后。

李茂转身,含笑道:“妹妹刚才也看见了,伤了好几个人,明知锦夢炎不敌,还用尽全力。”

“哥哥,此言差矣。”

“哦?怎么说?”

“哥哥,莫急,刚刚听希儿妹妹说,锦公子好像中了迷针,不然绝对可以闪过那一掌的。”

“竟是如此,那是何人如此歹毒,是想至他于死地吗?”李茂眯眼愤然的说着。

李媛轻拉了拉哥哥的衣服道:“哥哥,不必如此,还是带妹妹去见见景青吧,相信他一定后悔极了。”

李茂撇嘴道:“不去,哥哥不喜欢他。”

“可妹妹喜欢。”

无奈,李茂只能让人将擂台上发呆的景青请了下来,到了阁楼,景青还是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

李茂瞪了一眼,转身离开。

“公子,此事不是你的错,是有人事先对锦公子使了迷针,锦公子一时恍惚才会中掌的。”

景青听闻,才从后悔发呆中反应过来,好一会,才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黛眉红唇,珍珠眼眸,琉璃衣裙,华丽而不失清纯,一双清澈的眼眸,温柔的看着自己,景青一时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嗯……”李媛娇笑着低下头,用丝帕遮掩着微红的双颊。

“额,在下失礼。”景青忙弯腰拱手道,却又忍不住抬眼看着李媛。

窗外的李茂看着两人情投意合,无奈的叹了口气,千金难买女人心啊!既然妹妹喜欢,他又怎能不同意呢,摇摇头转身离开,此事要尽快告知父亲才行,景青此人还有待调查。

内堂中,锦夢炎依然昏睡着,可体内的五脏六腑虽然碎了,却在缓缓的愈合重接当中。

只是医者杜林希一针下去,虽然保住了锦夢炎的命,却又感受到锦夢炎体内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它正在努力的修复着锦夢炎受伤的器官,杜林希轻轻笑着,“想来我此举是多余了。这位姑娘只要休息几日便可恢复如常。”

门外的吕君浩听到此话,忙推门而入,“杜小姐自谦了,若不是杜小姐帮炎儿点穴,恐怕她也会九死一生。”

杜林希抬头看了一眼吕君浩,微微一笑,道:“公子是太在意了,”杜林希起身微微福了福,“公子好生照看吧,我去跟媛儿说一声,你们就在这里住上几天。”

吕君浩忙回礼道:“有劳姑娘。”

杜林希含笑退了出去。

吕君浩轻轻的拉起锦夢炎的手,轻轻的搭上脉息,有些弱,却时而强健有力,看来杜小姐说的没错,她真真是个大善人,只是不知她是否发现了炎儿的特别之处?

吕君浩如此想,也是有道理,毕竟蛇是冷血动物,炎儿即使成人形,可身体温度依然比正常人要低上十度左右,且不知锦夢炎这一躺下是否会现出原形。

吕君浩想到这里,真是有些后怕,刚刚有些担心伤势,却忘了锦夢炎的特殊之处。

当然,吕君浩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主要是因为锦夢炎的蛇身不是她自己的,她就算要现出原形,恐怕也还是人形,毕竟没有蛇形可现,她想变回蛇还要想象出大蟒的蛇身样子,不然上次她变回蛇,又怎会被四大巨头发现并非大蟒蛇身。

吕君浩不知道这些,有些许的担心也是正常的。

第74章 重伤被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