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1章 黄玉小蛇

  锦夢炎不懂胭脂水粉,吕君浩也理解,同时心里也记下了此事。扭头看了一眼还在门口呆愣的锦夢炎,柔声道:“不如改日,在下送炎儿一些。”

锦夢炎低头不语,因为她在电视里看过,男子送女子胭脂水粉,有钟情之意。她一时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思,又不想一口回绝,毕竟哪有女子不爱红妆呢。

吕君浩并不知道锦夢炎的心思,对于她低头不语也不在意,毕竟他不懂她曾经的时空,猜也猜不到,还不如当作她什么都不知。

吕君浩看了一眼锦夢炎,继续道:“炎儿今日不如男扮女装,这样也不会引起注意,不若像昨天一样,那擂台上的李姑娘可该如何。”

锦夢炎一听,不免有些醋意,嘟嘟嘴,极不情愿道:“她如何与我何干,我又不是去抢风头的,只是看比武而已。”

吕君浩哈哈一笑,看着锦夢炎不语。一副你自己想的样子,看的锦夢炎有些不自在。

不过想想也是,人家姑娘大喜,自己一个女子又凑什么热闹,更何况经过昨天的事情,很多人都记得自己,锦夢炎相信一夜之间,定会是满城风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遂甩甩手,跺跺脚,道:“好嘛,好嘛,我这就男扮女装。”

吕君浩笑的沐浴晨风般好看,锦夢炎不禁看的有些痴了,不想眼前一晃,垂目一看,吕君浩手中如变戏法般出现一套男装。“这是在下新添的,本打算觐见时穿,不过炎儿先穿吧。”

锦夢炎一脸坏笑,“哦!想来兄长又想添置新衣了。”

吕君浩也不辩解,转身往外走去,到了门口,又道:“快点换吧,在下很快就来敲门了。”吕君浩说完闪身,却传来阵阵笑声。

锦夢炎瘪瘪嘴,嘟囔道:“哼,没想到谦谦君子也学会幽默了。”

“哦,是吗?”

“啊……”锦夢炎大叫着往后跳了半尺,瞪大眼睛看着去而复返的吕君浩,一时惊恐不已,皱眉道:“兄长太过分,难道想偷窥吗?”

吕君浩边笑边后退,“炎儿莫生气,在下一时兴起,这就离开,你慢慢换,慢慢换。”

吕君浩也为自己刚刚突然的行为感到奇怪,忙尴尬的退出,还不忘拉上门。

锦夢炎对着门做了一个鬼脸,吐着舌头,“唔了了……”她不知吕君浩在门外轻笑着摇摇头,才转身离开。

锦夢炎做完鬼脸,便扭身褪下外裙,套上这套崭新的淡蓝色男装,刚一穿上就发现极不合身,不过想想也是,吕君浩怎么说也是男子,而且身高差不多一米八了,自己这一六五的身高,当然无法撑起如此宽大的外衫了。

锦夢炎看着袖子超长,腰身,完全没有腰身么,更重要的是腰带太长了,实在……

“炎儿,换好了吧,在下可要进来了。”

锦夢炎撇撇嘴,还真是够及时的啊,半分不差。“进来吧。”

吕君浩推门而入,不用看就知道衣服不合身,所以他才取了自己的法器,口中念念有词,锦夢炎不明所以,只见衣袖慢慢缩短,外衫变得越来越合身。慢慢展露笑颜的锦夢炎抬头看了一眼吕君浩,发现他手中有一物品,像是毛笔那样的细小物品,不由得好奇起来。

“兄长手中的是什么东西啊。”

“法器。”

锦夢炎走过去,“我能看看吗?”

吕君浩很无所谓的递给锦夢炎,道:“这是一件玉石的九转凤凰令。”

锦夢炎接过手一看,真是精致,只有手掌那么大小,看起来细长的像缩版的毛笔,上面雕塑着一只展翅的凤凰,活灵活现,假若可以飞出玉石,那一定是一只美丽多姿的凤凰。

凤凰脚下一行小字,锦夢炎不认识,感觉应该就是吕君浩所说的“九转凤凰令”五个小字。玉石透亮里带着黄,握在手中还有一丝丝暖意,手感细腻,就像是婴儿皮肤一般,锦夢炎有些陶醉了,真心喜欢玉石,这种独一无二的感觉真好。

吕君浩看出锦夢炎的欢喜,“炎儿若喜欢,便赠与你吧。”

“啊!”锦夢炎张大嘴巴怔楞的看着吕君浩,突然反应过来,“你说送给我吗?”看着吕君浩郑重地点点头,锦夢炎却清醒了,忙将玉石放到吕君浩手中,侧身道:“君子不夺人所好!更何况这是你的法器。”

吕君浩也知法器的重要性,可心爱的人更重要,“那……炎儿你看这件玉器你可喜欢?”

锦夢炎扭头看去,吕君浩手中躺着一件跟法器很相似的玉石,透亮的黄,只是小了些,仅有拇指大小,锦夢炎伸手取来细细观看,只见玉石中有一黑色的小蛇,当然是锦夢炎觉得像是小蛇盘旋而上,手感、颜色都跟刚刚的法器无异,真是特别,竟能找来如此一样的玉石。

“这本是一块玉石,是为父找人将有黑点的那块分离,又为在下雕刻了凤凰,加持了法器。而炎儿手中的玉石变成了护身符,得到祖父们的加持庇佑。”

兄长还真是体贴入微,自己的这点小心思小疑惑都能被他猜出,真不知道要是有这样一个丈夫,是福还是祸啊!

锦夢炎胡乱的想着,又推辞道:“如此贵重,还请兄长收回。”

锦夢炎说着还,却还放在手里,明显有些言不由衷啊!吕君浩也不点破,伸手拿过玉石,道:“那好吧,改天再给炎儿找个不错的。”

锦夢炎手中一空,心中无限失落,不知怎的,她是真心喜欢那块玉石,总觉得那小蛇就是自己一般。

锦夢炎的感觉没错,这小蛇才是她的本身,却被大蟒封印在玉石一角,可怜她初生就变成了玉化石。

当然她并不知道,还是后来大蟒看着她脖子上的玉坠,亲口所说。

锦夢炎并不知道,吕君浩的这块玉石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伴侣的标志。当初吕君浩的父亲派人打造之时,就告知他,若遇到合适的道侣,就将它赠与她佩戴吧,也算是吕家的一份子了。

当然吕君浩的父亲说这话也是很纠结的,他一方面希望吕君浩修道有成,一方面又希望吕君浩能传承吕家血脉,偏偏这两种是对立的,不能同时拥有。他当年见自己修道无望,才娶妻生子,可吕君浩资质非凡,很有可能修成正果,但是吕君浩又是他唯一的子嗣,不想自己还有兄弟。

吕君浩不知道父亲的纠结,一心问道,不想却在大明王朝遇到了让自己心动不已的人,心里一旦住进了一个女子,那就再也出不来了,这大约就是爱的真谛吧?

吕君浩看着失落的锦夢炎,轻轻一笑,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鼻子,宠溺道:“逗你呢,看你失落的样子。”

吕君浩说着,缓缓一伸手,只见玉石上多了一节红绳,他轻轻的给锦夢炎挂在脖子上,一瞬间很想将她搂入怀中,可惜,他害怕伤害了她,忍住了,直到后来他非常后悔当日没有那么做。

他后来也总结出,爱情当中没有君子可言。只是可惜晚了,晚了。

锦夢炎低头看着挂坠,脖颈上一丝丝冰凉,又夹杂着一阵暖意,突然心中一痛,感觉挂坠内的小蛇兴奋的动了动,再细细看去,那小黑点还是那小黑点,似乎从未动过。

锦夢炎不明白自己的这份感觉来自何因,但是却备感亲切,就好像这挂坠就是她的一部分。

吕君浩看着锦夢炎的样子,就知道她一定看清了那小小蛇身,至于这蛇身是玉石本有的还是被人强加的,他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如若不仔细看,你只能看出一个小圆点,可久而久之,看的多了你就会发现它其实是一条刚刚爬出蛋壳的小蛇。

锦夢炎本身就是蛇,她定对蛇相当的敏感,仅一眼就能看出来也很正常。

“炎儿,好好收起来,这黄耀石是贵重的玉石,切莫被有心人看见,哦,对了,也别让魅儿姑娘知道。”吕君浩说着心中有些不安,又道:“最好只有你知我知。”

锦夢炎心领神会,点点头,一脸感激的看着吕君浩,“兄长,我该如何感谢你呢?”

吕君浩摆摆手道:“好了,别想这些了,还是赶快去李府后门吧,不然你可真的看不上比武了。”

锦夢炎一听赶忙将挂坠放进衣领内,略一害羞道:“兄长不会就让我这样出门吧?”

吕君浩一时未曾明白,上下看了看,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又说不清楚是什么,不禁皱了皱眉头。

“嗨,别看了,兄长赶紧帮我把头发绾起来,不然穿一身男装,留一头乌发,这是什么奇怪的装束嘛!”锦夢炎说话的语气有些娇气,使得吕君浩有些不自在,心里就像有无数虫子在窜动,痒痒的,无比难受。

锦夢炎说完看到吕君浩一脸的痛苦,像是在承受着什么痛苦一般,渐渐地他的脸变得通红,锦夢炎忙大喊:“兄长是发烧了吗?不是修道之人不生病吗?”说着赶忙扶着吕君浩坐在藤椅上,“兄长你赶快凝神静气吧,看看能不能缓解一下。”

第71章 黄玉小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