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7章 如此解释

      锦夢炎听完,心酸不已。人间确实悲苦啊!也难怪老头曾告诫自己,“人间悲苦不堪,切不可多加留恋。”

    看着老人和小女孩的眼泪,锦夢炎更加难过了,可是她自己却没有眼泪。

    她为人时便极少哭,即使哭也没有眼泪,自从变成蛇后,她更不会哭了,可如今没有眼泪却显得那么不和谐,只是还好老人看不到这种不和谐。

    锦夢炎本想说些安慰的话,不想却被人撞了一下,待她看去,那人已经跑远,只瞧得一个背影。

    青布长袍,胸背缀有补子,补子上锈着一些云彩。

    锦夢炎觉得就像一阵风飘过一般,不由得深深的凝望着那高大的背影……

    老人感觉到突然停下来的锦夢炎,紧张的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锦夢炎忙不好意思的笑笑,回过头来刚想说没什么,却听有人大喊:“岚轩,岚轩,你慢点啊。”

    锦夢炎顿时怔住,细细咀嚼着“岚轩”两个字,不由得想起心底深处的那个人来。

    他叫景岚轩,是她在雪山遇到的男子,锦夢炎还记得他的样子。

    那时,他一米八的身高站在自己身侧,身着墨蓝色的大衣,脖子上挂着一条黑色的围巾,裤子的颜色她看不真切,毕竟雪已经沾满了他的半个裤腿。

    他最后的那个拥抱,竟然是她在那个世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被男子抱着。

    想到这里,锦夢炎轻轻笑了,心想,自己也不害臊,竟然还就那么任由男子抱着……

    锦夢炎正入神,突然有人拉住了自己的衣袖,低头一看,竟是小女孩翠蝶好奇的目光。

    “姐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林希姐姐家就要到了,让她给你看看,她看的可好了。”

    锦夢炎听着不免一笑,伸手轻轻点了点翠蝶的鼻子,道:“你这小家伙,快成话匣子了。”

    “啊,什么是话匣子啊?”

    此话一出,老人和锦夢炎一同笑了,独留翠蝶奇怪的看看奶奶又看看锦夢炎。

    锦夢炎弯着腰在翠蝶的小脸上摸了一下,道:“话匣子就是装了很多话的匣子啊。”

    小女孩似乎明白了似得,突然嘟着嘴道:“姐姐欺负我,哼,不理你了。”

    她说着便回身拉住奶奶就要走,却听老人和蔼的说道:“傻丫头,姐姐逗你玩呢,我们快走吧,不然天就黑了。”

    老人这样一说,锦夢炎才意识到,天已渐渐暗了下来,而且她突然感觉腰膝酸软,腿脚无力,忙对老人说:“大娘,既然快到了,我就送到这里,我还要回去。”

    锦夢炎说着话就又低头对翠蝶道:“小丫头,你要好好照顾奶奶,好好照顾杜小姐哦,我们有缘再见啦。”

    锦夢炎说完不等老人说话,便转身离开,身后传来老人着急的问话,“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锦夢炎头也不回的回道:“锦夢炎,锦绣的锦,恶夢的夢,炎热的炎。”

    然说着无意,听着有意。老人和孩子记住了她的名字,同时,还有一个人也记住了,只因她说恶夢的夢,炎热的炎。

    “呵呵,有意思,竟然会如此解释自己的名讳。”

    “啊,谁,谁在说话?”锦夢炎说着匆忙回头找寻,哪里有什么人说话,唯有一男子努力的剥开人群往前跑着。

    锦夢炎摇摇头,定是自己多想了,可是刚刚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就像是刻在心里的声音。

    “记住我的名字,景岚轩,景岚轩……”

第047章 如此解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