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4章 克制暴戾

        黑三看着森森白骨,终究没能忍住,一口吐了出来……

      “三,三爷……”

      虚弱的声音让黑三振作了一些,匆忙踉跄着走到说话的兄弟面前,“小竹,你,你还好吗?”

      小竹微微扯了一个笑容,虚弱道:“三爷,那女子定是妖女,寨主好像被她控制了……三爷,你还是早日离去吧……不要……不要想着报仇……”

      小竹说着便失去了生机,他能撑着一口气见黑三,也只因那女子的那句话,他不想黑三也因此丧命,才撑到现在。

      有了刚刚的经历,黑三吓的不敢碰小竹的身体,生怕又一次看到皮肤一点点的融化,那过程真真让人反胃。

      可是,这么多弟兄总不能就这样躺在地上,任由那风吹日晒?

      黑三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将弟兄们全部挪到岩洞之中,之后再封住洞口。

      就这样,黑三找了一辆平常拉食材的车,将尸体一具具搬进了岩洞,然而每一具尸体都是一碰皮肤便融化,致使他整整搬了一晚上,吐了不下十次,才将无数的白骨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岩洞中。

      这才坐在岩洞口,休息了一会。抬头看到微微泛白的天边,黑三又站起身,找了把斧头,将洞口的柱子全部劈倒在地,一根根推过去,堵上洞口,又钉上木钉。

      这些做完又是黑夜了,他抹了抹汗水,自知不是妖女的对手,也不打算去找麻烦,他只要记住那妖女额头上妖艳的四瓣花印记,就一定不会错。

      留得青山在,终有一天他可以报这血海深仇。

      上莱国,那是一个修道者齐聚一堂的国都,他要踏上寻访之路。

      旺角前往京城方向的树林中,一辆马车驰骋着,马车内的锦夢炎一觉初醒,感觉神清气爽,懒懒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正打算问问吕君浩到哪了,却听帘外的人说道:“姑娘,在下可以进来吗?有些事需要当面跟姑娘说说。”

      锦夢炎一听,忙收起自己还伸在空中的手臂,坐好道:“进来吧。”

      吕君浩掀帘而入,看着锦夢炎精神了许多,也安心了许多,兀自坐在帘边,便随手掐诀做了个结界,才严肃道:“姑娘,可知你在山寨时,是被隐于你蛇身之中的暴戾之气所控制,如在下没有猜错,姑娘的蛇身不是你的本身吧?”

      锦夢炎一愣,心想,他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他……

      吕君浩看着锦夢炎微楞的表情,又道:“姑娘不必多加猜想,在下只是猜测而已,还望姑娘实言相告,在下也好想出一个克制之法。”

      锦夢炎一听也算是明白了许多,缓缓的点点头,算是回答。

      吕君浩不免好奇道:“那姑娘的本身呢?你现在的蛇身可是充满暴戾之气,否则也不能突然控制姑娘的心性。”

      锦夢炎看着吕君浩一脸严肃,不禁疑惑道:“公子,可否告知,之前山寨发生了什么。”

      吕君浩摇摇头,又叹了口气道:“化为人首蛇身,差点伤人性命。”

      短短数字,却让锦夢炎心中一痛,自己竟然可以化身人首蛇身?还伤了人,这……这不是有违本心吗?可自己怎么一点不知道呢?

      锦夢炎想着抬眼看了一眼吕君浩,低沉道:“抱歉,给公子添了麻烦。只是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我自己的蛇身在哪,我也不知道。”锦夢炎说着低下了头,简单的诉说了自己被大蟒送去人体又召回,这才占据着大蟒的蛇身。

      吕君浩听完,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她淳朴善良,原来出生时就已为人,可如今又为蛇妖,也难怪她不懂的控制灵力,即是如此,该帮她一帮才好。

      吕君浩如此想着,也这样说了,“如此在下明白了姑娘的苦衷,先容在下想想,有什么功法可以让姑娘控制这股暴戾之气。”

      吕君浩说着陷入了沉思,锦夢炎一脸期待的看着吕君浩。

      大约一刻钟后,吕君浩抬头看着一脸期待的眼神,突然有种挫折感,自自己修道以来,竟然还没有一种可以适合锦夢炎的功法,虽然自己是凤凰一族,可先祖早早幻化人形后,一代代传下来的,凤凰血脉也是少之又少,自己的功法也无非是先祖流传下来的。

      凤凰高贵,又怎会让出自己的原身,又怎会拥有暴戾之气,就算突生暴戾之气,也会被压制或者毁灭……

      “额,压制或毁灭,我怎么刚刚没想到呢。”吕君浩自语着又陷入了沉思。锦夢炎也不敢打扰,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锦夢炎百般无聊的摇摇头,吐吐舌头,又翻个白眼,一时间搞得吕君浩实在有些静不下心来,又不好说什么,只好凝神静气,“凝神静气!”吕君浩突然喊道,吓了锦夢炎一跳,只见她极为不满的瘪了瘪嘴,却未说话。

      吕君浩不好意思的笑笑,“姑娘别介意,在下只是突然想到,才会如此。”

      “你说什么,你知道怎么做了,对不对?”锦夢炎说着着急的拉住了吕君浩的衣袖。

      吕君浩又不好抽回,低头看了一眼锦夢炎那柔美白皙的手,却见那手就像是触电般快速收回,一路寻去,只有衣袖,不见素手。

      再往上看去,吕君浩突然心砰砰乱跳起来,那男子的方刚之气又展露出来,吕君浩忙压住心神,闭目静心,不想一闭上眼便是锦夢炎曾经通红的脸颊,微启的红唇……

      吕君浩一时间气血上冲,“噗嗤”一口鲜血吐出,身心才舒畅了。

      “啊!你这是?”锦夢炎惊呼,一时间不知所措,刚刚自己不小心抓了一下吕君浩的手,他就这样了,她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吕君浩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抬眼笑了笑,道:“姑娘见笑,在下只是一时气结所致,姑娘不必在意。”

      “气结?公子是有什么心事吗?”

      吕君浩看锦夢炎着急的样子,心中一暖,忙摆摆手,道:“姑娘放心,在下没事。”

      吕君浩说着,突然正色道:“在下刚刚说的凝神静气,还望姑娘多加练习才是,在下觉得,每天至少练三个时辰以上。”

      锦夢炎听着,不禁撇撇嘴,心想:三个时辰那么久,还不得把我急死啊。

      嘴上却说:“哦,我知道。”

      吕君浩一听便知锦夢炎不满,“姑娘一定要练上三个时辰以上,在下每日都会督促姑娘练习。”

      锦夢炎想,这下完了,这家伙比大青蛙还难缠。

      大青蛙,想到这里,锦夢炎一阵心痛,也不知道现在大青蛙怎样了,过得好不好,有没有物种欺负它。

      吕君浩不知道锦夢炎在想什么,赶忙催促道:“姑娘现在就开始练习吧,在下一边驾车一边看着姑娘。”

      锦夢炎想到,大青蛙若不是受到自己的牵连,也不会没了蛙王殿,又不能重建,还无法随意的走动……

      看来自己真的该好好的练习了,不然还会害了吕公子,想到这里,锦夢炎抬眼看着吕君浩正转身的背影,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遂闭上了双眼。

      所以她没有看到吕君浩回头看她的眼神,那眼神中有关切有不舍又有痛苦还夹杂着一丝爱慕。

      吕君浩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神中竟会有如此多的深意,只知道那是自己心中真实的一眼,随后他便安分的坐在外面,认认真真的驾车。

      吕君浩并没有去观看锦夢炎有没有练功,因为直觉告诉他,锦夢炎有心事,为了她的心事,她定会好好练习,她也定不想让暴戾之气再次控制。

      再说那边青岚轩一路紧赶慢赶,总算是跟上了锦夢炎的马车,只是看到马车在树林中听了大约一个多时辰后,又再次行驶,他虽然奇怪,却也不能上前,只好一路如此跟着。

      心中也不断的盘算着,如何让锦夢炎见到自己,又如何让锦夢炎爱上自己,“或许,或许那个叫吕君浩的说的……”

      青岚轩自语着,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嘴角微微勾起,一瞬间心情大好,不自觉的脚步也变得轻快了。

      他身后的黑衣人并不知道前面的情况,更不知道青岚轩在想什么,只是小心翼翼的跟着,其中一男子用道法跟吕君浩联系了下。

      吕君浩也知道,青岚轩一定还会跟着自己或者说是跟着锦夢炎的,而且似乎他跟锦夢炎之间有着某种联系,一般说来,灵力是不会伤害人类,只会让人类闻之舒畅,身心舒爽而已,不知皇子是为何?难道说,他身体不能承受灵力?还是说他体内有灵力却被禁封,遇到其他灵力就会躁动不已。

      吕君浩想到这里,慢慢有些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皇子有灵力很正常,可是又是何人能将其禁封呢?这大明王朝可是没有修道者啊,之前并没有听说皇帝将皇子的灵力禁封啊,难道是凤栖山的物种?可凤栖山的物种怎么可能禁封人类的灵力,是发现皇子是凤凰支脉?

      吕君浩胡乱的猜测着,手下也没有停下,马车依然稳稳的行进着。心中也打定主意,找机会给皇子把把脉才好。

第064章 克制暴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