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9章 客栈细谈

      吕君浩略一点头,也做了个请的姿势,两人便一同往茶馆走去。

      这个茶馆名叫“相思茶馆”,倒是很应对面“柳烟坊”的景。

      锦夢炎进去后,找了一个角落的桌子,要了一壶上好的龙井,正悠哉的喝着,抬眼就见吕君浩和青岚轩并肩过来,此刻她还真没有心情去看两个大帅哥。

      “两位公子就请便吧,我们女子之间的事情,不便让二位倾听。”

      两个刚刚落脚到桌前的男子一滞,顷刻,吕君浩轻笑着对青岚轩说:“公子,那我们这边请。”

      青岚轩看了一眼锦夢炎,略一拱手道:“刚刚多谢姑娘解围。”

      锦夢炎轻声一“嗯”,便不再理会。

      青岚轩也只好跟着吕君浩,到了靠门的一张桌子上坐下,只是两人时不时的往角落里张望。

      锦夢炎此刻大脑中全是一些凄苦的情景,也无暇管其他。锦夢炎曾经看过不少逼良为娼的故事和情节,她实在很是迫切的想知道,那个魅儿是怎么回事。

      不知不觉中,相思茶馆已经虚无空座,却唯独锦夢炎那里只有她一人,人们说是喝茶,却多半都在往角落里张望,不知是出于对锦夢炎本人的好奇,还是对她如何处理此事的好奇。

      锦夢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一门心思的等着魅儿姑娘的到来。

      不多时,茶馆突然安静了下来,锦夢炎抬眼一看,正主来了,便站起身,以示诚意。

      待魅儿走近,两人又互一施礼,方才落座。

      周围的人们更是大气不敢喘一个,生怕打扰了角落里的女子。

      “魅儿姑娘,这里人多嘴杂,你若觉得不便,我们到客栈一叙?”

      魅儿感激的点点头,两人便又起身,小二快速过来,还未说话,锦夢炎便已开口,“这里的帐,由门口的那两位公子结。”

      说完,锦夢炎便拉着魅儿,迈着小碎步快速离开。

      吕君浩和青岚轩看着锦夢炎一手提着衣裙,一手拉着魅儿的胳膊,匆忙的往茶馆外走去。两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迎上了小二。

      只是此时小二哥实在有些忙不过来,看着两位姑娘离开,茶馆的人都是一哄而散,他赶忙到门口伸开双臂,大声喊道:“付了钱再走!一个一个来。”

      小二哥虽然忙碌,心理却非常高兴,今天他们茶馆又大赚了一笔,上桌的茶几乎没动,他还真感谢那位姑娘给他们带来了财运。

      待人群拥挤出茶馆,锦夢炎和魅儿早已不见踪影,吕君浩和青岚轩不愿与人群抢路,便等所有人离开,他们二人才结账往外走去。

      “不知公子要去往何处?”吕君浩边走边随意问道。

      青岚轩四处看着,并没有锦夢炎的影子,想来早已走远。“哦,在下还有些琐事,听说比武招亲就在明天正午,不知兄台?”

      “呵呵,多谢,如此在下也不用再去打听了,那公子请便,明日再见。”吕君浩说着拱手施礼,算是作别。

      青岚轩略一回礼,“明见,兄台,你请便。”

      两人就此分别,吕君浩出门到一处买了些水果,便转身往客栈走去。

      青岚轩倒是清闲,随意的逛了逛,便找到一处破旧的无人屋子,住了下来。心想着锦夢炎今天的行为,不免好奇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爱管闲事?尖酸刻薄?看来还真不是个省事的女子。

      如此这样,不知自己是否能让她爱上自己呢?对了,听说有一些女子,只要得到她的人就可以得到她的心,大概就一些心有所属的女子无法如此吧!可看那锦夢炎如今并没有什么心上人啊,就连那姓吕的也没有得到她的青睐,不然她不会称呼兄长。

      当然也许她在人前如此称呼,心里又有其他想法,也未可知。

      青岚轩躺在一破旧的桌子上,满脑子都是锦夢炎如何如何。

      这日,那群一直跟着青岚轩的黑衣人倒是轻松了,找了一客栈,好好的休息了一番。当然,这也是吕君浩的意思,因为他已经知道青岚轩会跟自己一起,便明白不会失去他的消息,自己的下属也没必要跟的那么紧了。

      而且吕君浩也发觉青岚轩那么深厚的功力,自己的那些属下根本不是对手,更谈不上去保护他了。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只是不知这女人心,是否能如自己所愿。

      真心爱一个女子,定是事事为她着想,以她为重,定然也不会勉强于她,大约就是她好万事都好。这也是吕君浩深爱一个女子的想法和行动指南。

      只是他如此想,却不代表每个男人都会如此想,总有那么一些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而他吕君浩更是防不胜防,直到后来后悔莫及。

      那边,锦夢炎拉着魅儿出了茶馆,直接拐入另一巷子,两人转来转去才绕回客栈。这时,吕君浩早已进入她的房间,放好了水果,便回了自己房间,开始修炼了。

      锦夢炎未进门便已闻到果子的香味,匆忙推门而入,发现竟有一大框子那么多,心知定是兄长送来的,心中不免甜蜜了一下。

      当然,不容她多想,这身边还有正事要忙,遂转身关了门,顺手指着藤椅旁边的小圆凳子说道:“魅儿姑娘,请坐吧。”

      魅儿也不客气,点点头便坐了下来。锦夢炎拿了几个花红放在桌子上,又随手添了两杯水,才静静的坐下,等待着魅儿说话。

      “也不知怎的,总觉得姑娘可以亲近,”魅儿温柔的笑着,深深的看了一眼锦夢炎,又有些自惭形秽的低下头,“我原本是大户人家的女儿,深爱画画,不想一日外出采风,却被一群……”

      魅儿说着声泪俱下,一时间哽咽不已,“姑娘莫要见笑才好啊!”

      锦夢炎一脸慎重的看着魅儿点点头,眼中无限的鼓励,“魅儿姑娘放心,我不是那种女子。”

      “抱歉,我不是……”

      锦夢炎摆手道:“魅儿姑娘继续说吧,不必如此客套。”

      魅儿略作停顿,调整了一下心情,才继续道:“那日,我被一群人玷污后,无颜回家,便就近找了一棵树,已绑好布条,正打算就此了却残生,却被一男子所救,谁知,刚离苦海,又被卖入柳烟坊……”

      “那男子的样貌你可还记得?”锦夢炎一脸的打抱不平,势要为魅儿报仇雪恨。

      魅儿见锦夢炎的样子,一脸感恩道:“姑娘不必为我如此,我现在只愿离开柳烟坊,可如今,我攒下的钱还不够赎身。”

      锦夢炎一听心中略有计较,“这个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帮你。”

      魅儿听见猛地站起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锦夢炎赶忙起来打算扶起,“有什么你起来再说啊!”

      可魅儿死活不肯,“姑娘,请听我说完。”

      两人僵持不下,锦夢炎无奈,只好点点头。

      “如果姑娘为我赎身,我当做牛做马,誓死相随……”

      锦夢炎忙打断道:“魅儿姑娘,不必如此啊……”

      魅儿摆摆手继续道:“莫不是姑娘不愿意,带上我这个累赘吗?”

      锦夢炎一脸烦躁,痛声道:“魅儿姑娘,怎可如此说,”锦夢炎说着猛地一把拉起魅儿,“你起来说,不然我实在没法听下去。”

      魅儿顺势站起来,一脸欣喜,“姑娘是愿意带着我了吗?”

      锦夢炎哭笑不得,重重点点头,道:“愿意,十分愿意。”

      魅儿伸手抹了抹泪水,感恩道:“姑娘,从此,我就是您的丫头,只是再跟您离去前,我还要回家拜别父母,道出我这三年的苦楚,无论他们原谅与否,我也该回去告知一声。”

      “恩恩,这是自然。你家在何处?离这里可远?”

      魅儿轻笑,“姑娘,坐下可好?”

      锦夢炎扑哧一笑,道:“对,坐,坐,看我一时都大意了,魅儿莫怪。”

      魅儿摇摇头道:“姑娘大义,魅儿怎能相怪。”

      两人一时间,姐妹相称,魅儿年芳十九,锦夢炎以曾经十八岁的年龄相告。

      如此,锦夢炎便在这个时空多了一个人类姐姐。

      详谈之下,锦夢炎得知,玷污魅儿的是一群蒙面人,只记得那些男子手上都有一黑色印记,那印记像是一个斧头。

      当时,锦夢炎就想到斧头帮,不过又否定了,毕竟时空不同。

      而那个卖她到柳烟坊的男子,正是柳烟坊妈妈杨柳的相好烈云公子。

      说起烈云是当今大明王朝荣亲王的侄子,虽已有妻妾,却对这杨柳恋恋不舍,偶尔会给杨柳找些被人玷污的女子。

      至于他和玷污的人群有没有联系,这就不得而知了。

      魅儿也是从其他与自己有着类似经历的姐妹那里得知,这烈云竟是听到她们被玷污时的呼救而来。

      “如此说来,姐姐是京城人氏了。”

      魅儿此刻也熟知了锦夢炎的性情,“莫非京城有妹妹的相好?”

      两人一阵打闹,直到魅儿求饶结束。魅儿坐定正色道:“本来不该说出家中,这样也不至于有辱门没,可妹妹又不是外人,我便说了也无妨。”

第069章 客栈细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