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76章 暴食睡去

         锦夢炎一听“呵呵”笑了,还以为什么事呢,她笑了一会,又瘪着嘴道:“兄长不知,昨天,我是被管事者当作参加者邀请进去的,而登台更不是我所想做的,是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可我却不知是何人,好像那份力量来自人群之中。”

       吕君浩认真的看着锦夢炎,一边说着一边思索着,“是十日之前,你已经睡了十日了,”略作停顿,吕君浩低头,沉声道:“会是何人要致你于死地呢?”

       “死地?不至于吧?”锦夢炎不可思议的大喊着,似乎这是一个惊天的笑话。说完才惊觉自己失礼,忙低下头,掩饰着不安,又喃喃自语着:“竟睡了十天了,啊,十天了。”锦夢炎惊恐的抬头看着吕君浩。

       吕君浩重重的出了一口气,并未明白锦夢炎的意思,只是沉稳的说道:“他不仅推了你,还给你使了迷针,”看着锦夢炎微微张开的红唇,一脸的吃惊表情,吕君浩微笑着继续道:“想是那迷针施展时的劲风,才将你推了出去。”

       “可是我才来人间,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该不会是兄长你诊错了吧?”锦夢炎成功的脱离思绪,侧目偷看了吕君浩一眼,见他没有反应,又继续道:“兄长,不是我不信任你的医术,只是你毕竟不专业,正所谓术业有专攻。”

       “术业有专攻?你的意思是在下不是专门学医的?”吕君浩见锦夢炎认真的点点头,轻笑道:“你说的对,只是为你诊病的是大明朝的圣女杜林希小姐,可不是在下哦。”

       锦夢炎看着轻轻摇头的吕君浩,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小女孩的模样,遂又摇摇头,“怎么会想到她呢?”

       锦夢炎声音实在太小,吕君浩没有听清楚,忙问:“什么?你想到什么?”

       “啊?”锦夢炎略作惊讶,继续道:“哦,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一个故人而已。”

       “何种故人?难道与炎儿有什么渊源?”吕君浩细细看着锦夢炎,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会漏掉什么似的。

       “这个嘛,”锦夢炎卖了个关子,可转眼看吕君浩似乎并不着急,一脸的平静,还低头沉稳的整理着衣衫。

       锦夢炎撇撇嘴,心想一定是假装平静,便随口道:“算了,还是不说了,我饿了。”锦夢炎说着又拉起被子躺了下去。

       “呵,炎儿真是真性情,”吕君浩说着便甩开袍子,站起身,“在下这就给炎儿再买些面食回来。嗯,至于这些果子么,你要是不想吃,就放着吧。”

       锦夢炎用被子遮住眼睛,却又偷偷侧瞟了一眼,见吕君浩转身时似乎挂着一丝笑意,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哦喽喽……”看着他关上门,锦夢炎才毫无形象的吞食花红,奈何一盘子就那么几个,她一口就吞了,完全没有过瘾,不免泄气的躺下,假寐当中。

       屋顶一男子匍匐在瓦片上,生怕李府的人看见了自己,可看到锦夢炎那么没有形象的一口吞,实在有些恶心,心中不免嘀咕,这女人难道是被动物养大的?可一口吞食,除了蛇还有什么物种呢?青蛙?额,青岚轩想着突然觉得有些想吐,可又不能吐,忍来忍去,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哇……”一声吐了出来,只是还好头侧了个方向,不然就刚好喷落在锦夢炎的脸上了。

       锦夢炎抬头看去,竟有一男子在自己屋顶偷窥,不由得火大,大喊道:“是何人在上面!”

       青岚轩没敢回头,转身快速离去。锦夢炎自知追不上,也就没起身,但却看到他身着灰色衣袍。

       不由得心想:这到人间没几天,怎么这么多人关注啊!迷针、偷窥,还有什么更糟糕的吗?

       “哼,喜欢偷窥是吧,好啊,老娘就让你好好偷窥。”锦夢炎发着狠,却不知别人更狠,一次发现又怎会再让你发现呢,锦夢炎还是弱了点。

       “迷针是何人施的呢?是想让我死于非命,还是想让我重残痛苦?无论哪一种都不是我想要的,再说了,我是一条蛇哎,蛇可是有九条命的,”锦夢炎咕哝着突然想起,妈妈曾经说过,“见了蛇能跑就跑,且莫伤害!蛇有九条命,你若伤它一次,它就会记仇,会让你不得安生。而且,蛇是极有灵性的动物,一般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

       曾经的一幕幕,一点点再次出现在锦夢炎的大脑中,她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妈妈……您可还好?”话已出口,心如刀割,此生此世恐再难相见,就算再见,又怎能认得出呢?

       锦夢炎心中悲悯,无限感慨。世事无常,想来那真正的主人早已接管自己曾经的人身了,想来妈妈也不会难过了,想来她们一定过得很幸福吧……

       “咚咚……”敲门声响起,锦夢炎忙平复了心绪,深吸一口气道:“请进。”

       话正说着,锦夢炎便闻到一股面香,匆忙要起身,却觉得腿脚僵硬,无法动弹。

       “你现在还不能动,”吕君浩托着四碗面走了进来,“躺久了,气血不畅,等下杜小姐过来给你扎上几针就好了。”

       锦夢炎拿过碗,吸溜吸溜几口一碗结束,如今的她筷子功底终于恢复如旧了,一刻钟不到,四碗面全部下肚,剩下的汤也被锦夢炎跐溜几下吞咽完毕。放下碗筷,锦夢炎毫无形象的打了个饱嗝,接着又打着哈欠,赶忙道:“兄长,魅儿的事……”话未说完,人已呼呼大睡。

       吕君浩噗嗤一声笑了,放下碗筷,这也才明白过来,刚刚锦夢炎惊恐的说十天的原因,看来这家伙仍然忘不了帮助那个女子,可是自己怎么总觉得那女子是在利用炎儿呢。

       “唉,算了,在下还是走一趟吧。”

       “先生这是要去哪?”

       吕君浩抬头见杜林希和一个陌生的男子进门,忙拱手行礼,“有劳姑娘,炎儿她已经醒来,只是刚刚暴食就又睡下了。”

       杜林希轻轻一笑,“哦,那就好,她叫炎儿吗?”

       吕君浩点头道:“锦夢炎,锦绣的锦,美夢的夢,炎热的炎。”

       吕君浩说着嘴角微微勾起,他还记得锦夢炎介绍自己是“锦绣的锦,恶夢的夢,炎热的炎”。

       杜林希似乎想起什么一样,忙指着身后的男子道:“哦,对了,这位是我的林梓豪哥哥。”杜林希言语中的“我的”说的很重,让吕君浩不禁多了一眼林梓豪。

       “这位是锦夢炎姑娘的朋友,”杜林希说着停了下来,略显尴尬道:“还不知公子贵姓。”

       “吕君浩,双口吕,兰中君,三水浩。”

       “好名。”

       林梓豪说着拱手行礼,吕君浩低头回礼。

       那边杜林希已经走到窗前,略一搭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是否有什么不妥?”

       “噢,吕公子放心,没有什么,只是血气不畅,哦,对了,炎儿姑娘这一睡会是多久?”

       吕君浩深深看了杜林希一眼,心知“圣女”的名号不是白来的,也不做隐瞒,拱手道:“大约一两天。”

       杜林希扭头看了一眼桌上的碗筷,想想也差不多吧,毕竟吃的不多。遂对吕君浩点点头道:“那我明日再来看看,醒来才可以施针。”

       吕君浩行礼道:“多谢姑娘,有劳。”

       “公子刚刚说是要去哪里走一趟?不若带上林希和梓豪哥哥?”

       吕君浩一听有些为难,毕竟魅儿的事情知道人越少越好,而且看这林梓豪与魅儿眉眼间竟有些相似,他更是不能告知了,不然魅儿若将此事怪罪在炎儿身上,那他吕君浩的罪过就大了。

       略作沉吟,“实在抱歉,在下所行是一些私事,还望姑娘见谅。”

       杜林希瘪瘪嘴,扭头拉着林梓豪说:“没意思,梓豪哥哥,我们去对面山上走走,看有没有好东西。”

       “好”

       两人出门,吕君浩松了一口气,忙整理了碗筷,托着托盘出门关好门,在门口又做了个小屏障,有人进入,他就会有所感应,这才放心的离开。

       一面墙上的灰衣男子看了一眼,却未曾动作,依然保持着壁虎的姿势,也不知道如此到底累不累。

       吕君浩将碗筷还给厨房,便快速出了李府,直奔柳烟坊而去,快到时停住脚步,感受了一番,并没有人跟踪,这才一拐进了柳烟坊。

       柳烟坊,淮安县城烟花之地,一进门,便又浓浓的胭脂水粉扑鼻而来,吕君浩皱了皱眉,却也只能进。

       “吆,这位客官,看来面生,是第一次来吧,那让奴家给您叫上几位姑娘。” 老鸨花枝招展,扭着浑圆的臀部走了过来,吕君浩往旁边让了让道:“在下找,”吕君浩迅速在脑中回忆着魅儿在这里的名字。

       “公子不记得没关系,奴家让烟云和烟花陪您,如何?”

       “哦,对,在下找烟雨姑娘。”

       老鸨似乎有些不悦,不过瞬间又笑呵呵的说:“这烟雨姑娘最近病了,看了很多大夫都不见好,公子,烟云可是比烟雨好上很多呢,不如你看看。”

       说着就扭头大喊:“烟云,烟花,快来啦。”

第076章 暴食睡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