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77章 花坊之事

           吕君浩虽然很不情愿,非常无奈,可为了炎儿,他也只能坚持,努力保持的微笑。

见老妈子一副不屑的样子,赶忙从怀中拿出一块银子,皮笑肉不笑的递给老妈子,“还望行个方便,带在下去见见烟雨姑娘,只要见一面即可。”

“噢,呵呵,”老妈子惦着手中的银子,眉开眼笑的打量了一眼吕君浩,心里不禁喜滋滋的,心想这位公子真是大手笔啊,口中赶忙又说着:“您看,这事,好说好说。”

老妈子看着银子心情就大好,对着迎面走来的两位姑娘招了招手,“你们去忙你们的。”

“公子,请随奴家来。”老妈子乐呵呵的在前面带路。

吕君浩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无数男子纸醉金迷的玩闹着,一时间感慨万千,世人如此不知悔改,整日沉迷酒se,如此下去,不败家定会败身,没有家何谈快乐?没有好身体,何谈幸福?

吕君浩叹了口气,轻摇摇头,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低头跟着老妈子上楼。

老妈子在前面扭头看了一眼吕君浩,突然想到十日前,烟雨说是见一位客人,不想当晚回来就病了,还一日重过一日,她还奇怪,特意找了几个熟知的大夫瞧过,确实是病了,无奈之下也只能任由她那样躺着,不再“干活”。

可这位公子是十日前所见的客人?出手如此阔绰,莫非是想为她赎身不成,老妈子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咯噔一下,侧目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翩翩公子,眉眼间英气逼人,不像是流连烟花之地的男子,更不像是会喜欢烟花女子的人,那这烟雨要是真的被赎身,可要好好敲打敲打,不然泄露了什么,就不好了。

老妈子打定主意,今晚就要跟烟雨谈谈。

转眼到了一间厢房门口,老妈子大喊道:“烟雨啊,有位公子找你,你开开门吧。”

屋内很快传来了烟雨嘶哑的声音,“咳咳,妈妈,您知道,我病了,这不好,不好见客啊。万一,万一给客人染上,可如何是好。”

老妈子刚想说话,吕君浩伸手制止,开口道:“烟雨姑娘,有位姑娘拜托在下前来告知一件事情。”

“咳咳……咳咳……”

吕君浩的一句话,让屋内的女子咳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随后便听见悉悉索索的穿戴声。

老妈子疑惑的看了一眼吕君浩,却不好问什么。

“妈妈,就请先去忙吧。”烟雨到门口却未开门。

老妈子撇着嘴轻哼一声,扭着柳腰转身离开。

听见老妈子的脚步声才继续道:“公子请说吧,我屋内有污浊之气,怕污染了公子。”

老妈子听了轻哼了一声,“哼,装什么文雅,切。”她嘀咕着快步离开。

吕君浩见老妈子下楼,便低声道:“魅儿姑娘,可病的严重?”

“不碍事,公子请说。”

“那便好,夢炎在擂台受了重伤,今日才醒,却不能过来,待她好一点就来处理姑娘的事情。”

屋内的女子阴沉着脸,眼里有一丝狠辣,嘴上却还柔柔道:“好,麻烦公子了,魅儿在此静候佳音。那,公子请回吧。”

“告辞,姑娘珍重。”吕君浩略一迟疑,他明显感觉到屋内的恨意,却不好说什么,只好转身离开。

屋内的魅儿听着脚步声消失,她靠着门的身体缓缓滑落,低声道:“锦夢炎,一个女子的名誉竟比观看比武招亲重要?哼,也算老天有眼,竟让你重伤,既然如此,就算你帮了我,我也不必自责,日后你若知道,只怪你失约在前。”

魅儿不曾想,她的这些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吕君浩的耳中,吕君浩轻哼了一声,心想:你有如此遭遇也不值得同情,但愿日后炎儿不会为你伤心才好。

吕君浩离开这喧嚣奢mi的地方,顿感觉空气都舒爽了许多,就连大街上的叫卖声,嘈杂声都显得非常动听,他的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忽然想起家居客栈内还有马车和行李,不知十日不见,是否已被收缴,那包袱中虽说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却还有一些自己喜欢的衣物,更何况炎儿的行李里是否有什么贵重物品,如此丢失便不好了。

想到这里,吕君浩赶忙快步向得喜客栈行去。

到了客栈门口,小二一眼认出了他,赶忙上前,“客官可算是回来了,您若是再不回来,我们只好将您的物品都当了。”

听着小二的话,吕君浩忙行礼道:“这么说来在下的行李物品还在?”

小二哥憨厚的笑着,“那是自然,我们家居客栈可不是白来的,我们至少为客人保存物品半月有余,然后当出,留下当票,等待客人前来赎回。”

吕君浩再次行礼,“呵,真是有劳了,在下这就拿取行礼和马车。”

“好的,客官请随我来。”

小二哥带着吕君浩上了二楼,见两间房屋都加了锁,不由疑惑道:“这为何要加锁?”

小二一边开锁一边说:“这样才能保证客官的行李安全啊。”

吕君浩一时欣慰,忙拱手道:“真是有心了。”

小二哥但笑不语,打开两间房门,便躬身道:“客官先收拾着,我给您去喂马。”

吕君浩拱手道谢:“麻烦了。”

看着小二离开的背影,吕君浩的幸福感顿时提升了数倍,真没有想到在大明王朝竟有如此客栈,看来他回去真的需要好好说道说道,好让叔父把客栈开成这样,定会人品大大提升的。

吕君浩尽管如此想着,手中也没有停下,快速整理查看了自己的行李,发现没有什么不妥,又到锦夢炎屋中,只有一个小包袱,里面也只有一套衣裙,再无其他物品,不免心中一疼,本以为她起码有什么功法之类,丢失可惜,没想到她竟只有一套衣裙而已。

“定要去给她添置几套才好。”

吕君浩如此想着,人已经到了门口,下了楼,便见小二哥已经忙完,“客官请前往后院检查下马车吧?”

吕君浩摆摆手道:“在下还是先结账吧,”说着笑了笑,见小儿还在低头候着,又说:“在下相信马车也一定完好如旧。”

小二哥微微一笑,也不多说,前面带路,到了柜台,“老板,这位客官就是十日前……”

那老板微胖的脸,此时眯着的眼显得特别的小,他随意的摆摆手,道:“嗯,知道了,你去忙吧。”

吕君浩见老板从柜台后出来,忙拱手道:“多谢贵店关照,在下若有机会还会再来光顾的。”

老板拱手道:“客官不必客气,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希望下次有机会再见。”

十天时间竟然只收二十两银子,吕君浩觉得不好意思,又说要支付养马的钱, 老板笑眯眯的摆摆手道:“诶,我们客栈向来都是免费为客人养马。”

吕君浩见老板不贪一分利,不由得敬重了几分,忙躬身道:“在下明白了,多谢老板,在下祝老板生意兴隆,万事顺遂!”

老板道了谢,“公子,好走,欢迎下次光临。”

吕君浩点点头,也不多说,便转身出门。此时小二哥已经牵着马出来了,吕君浩接过缰绳,顺手给了小二哥十两银子,不等小二哥拒绝便跳上车沿扬长而去。

动作轻松流畅,毫无拖泥带水,以至于小二哥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上的车,马车已经奔出几米远。

小二哥无奈的看着手上的银子发呆,不是他不需要银子,只是取之有道方为正理,这是老板一直交待的,小二哥也不好隐瞒,匆匆拿着银子告诉老板,老板也未责怪,“那你就收着吧,这也是那位客官对你的认可,安心收着就是了。”

小二哥见老板如此说,便收下了。

当然这些事,吕君浩并不知情,他出来已经够久了,虽然没有感应到有人进入锦夢炎的房间,可是他还是希望自己守在她身边才放心。

西街上,一辆马车飞奔着,路人匆忙避让,却还时不时的扭头看着驾车人,那男子明明温文尔雅,可眉眼间英气逼人,让人不敢忽视,更不敢有人说一句不好的话,他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人们只有瞻仰的份。

马车停在了李府的后门,立即有人将马车赶往后院。吕君浩略一点头便大步流星的前往锦夢炎所在的内堂。

因为锦夢炎重伤,李府的下人也都将两人当作贵客,毕竟如果锦夢炎死了,那李府的声誉和名望将会受到影响,李老爷是何等注重门面的人,自然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还好杏林翘楚在他们家是常客,也是贵人,对于锦夢炎不死就好的态度更明显,毕竟内脏尽碎只要不死就是万幸了,至于以后,他们李府养她一辈子有何不可。

如此,李老爷听闻锦夢炎活了下来,也就不再关注,只吩咐李茂好生照顾,如能痊愈最好,不能就养在李府,当作贵客。

李茂知道其中缘由,自是不会怠慢,只是对于吕君浩这个人感到很好奇,听闻是修道者,更是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第077章 花坊之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