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82章 杨柳之事

       柳烟坊一切如旧,不高不低的三层小楼,门外分别挂着两盏暗红的灯笼,只是今日似乎热闹了许多,进进出出的人很多,有赞叹有欣喜有不悦更有生气。

       锦夢炎低声道:“莫不是今天又有一女子要遭殃了。”

       吕君浩没有吭声继续向内走去,老妈子见昨日的公子又来了,忙眉开眼笑的跑了过来,“哎吆,公子今天大喜啊,今日我们柳烟坊新进少女开荤,公子要是出的价格比钱公子多,那若柳姑娘今晚就……”

       锦夢炎闻着胭脂味鼻子直痒痒,不自觉的打了个大大喷嚏,一下子喷到老妈子的脸上,她厌恶的看了一眼锦夢炎,却不好说什么,毕竟是同吕君浩一起的人。

       “麻烦你拿出烟雨姑娘的卖身契,在下要为姑娘赎身。” 吕君浩的话虽然在老妈子的意料之中,可是如此直白说出来,老妈子还是怔愣了一番,随即又笑着甩甩帕子,“公子稍等。”

       “小子,去把烟雨的卖身契拿来,顺便把烟雨请下来。”

       老妈子身边的男子躬身离开,不一会就拿着一个匣子走了过来。

       这等待的期间,锦夢炎又一连打了几个喷嚏,老妈子厌恶的遮住自己的口鼻,还时不时对吕君浩假笑一番。此时,看到小子过来,心情顿时大好,想起自己昨晚跟烟雨的谈话。

       “烟雨啊,你在柳烟坊待了也五年了,你该知道出去以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烟雨看了一眼老妈子,“妈妈,放心,过去的事情烟雨早已忘记,更不会跟人提起自己曾经来过这柳烟坊。”

       “呵呵,那就好,不过若是让我知道你出尔反尔,就是天涯定要你性命。”

       烟雨冷哼的一声,“妈妈该知道我是大家闺秀,若告诉别人此事,不是害了自己一生吗?那不比死更痛苦吗?”

       老妈子想到这里,不免有些伤感,想她多年来收了多少这样的姑娘,可谁又能知道她是多么的煎熬,若不是那人的威逼,自己又怎能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情。

       “妈妈,匣子拿来了。”

       小子走到老妈子跟前,却发现她在想事情,便伸手递着匣子。

       老妈子回过神来,伸手接过,摆了摆手,小子便躬身离开。

       “公子,我们到外间的雅间坐着吧,想来烟雨还要整理一番,她这些年也应该有些积蓄。”

       吕君浩点点头,看了眼还在揉鼻中锦夢炎,示意一起。

       三人到了外间,锦夢炎顿时感觉鼻子舒服了许多,没有那么浓烈的胭脂水粉味道,不自觉低语道:“想不到这里还有这么清静的地方。”

       老妈子听见了微微一愣,随即道:“公子说笑,我们虽然不懂风雅,却还需要清静。”

       吕君浩轻咳一声,坐了下来,老妈子又假心假意的笑着,“哎吆,看我,竟然忘了请公子坐,我这就给两位斟茶。”

       锦夢炎也不客气,随意的坐在吕君浩身边,却扭头看向了大街上,突然有个身影很熟悉,不由细细看去,竟是多日未见得青岚轩,他此时一身藏蓝色衣袍,眉眼朦胧,看起来有些没有睡醒的样子,左顾右盼着,突然看到对面有包子铺,匆匆走了进去。

       “额,炎儿是否想吃包子了?”吕君浩突然侧身对着锦夢炎耳边轻声说着,“不若一会在下去买上几笼,你们车上享用吧。”

       锦夢炎也不介意,开心的侧头,“好呀。”

       吕君浩匆忙收回身子,唉,若不是自己收回及时,那家伙就要亲到自己脸上了,唉,若不是怕尴尬,又有老妈子在,他也不想那么快收回身子。

       锦夢炎并没有觉得那里不妥,一心想着等会可以享用的包子,心里直痒痒,便有些着急,不免嘀咕着:“烟雨姑娘怎么还不下来啊。”

       “抱歉,让两位公子久等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看来确实不能背后念叨人。锦夢炎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赶忙站起身,对烟雨施礼,“烟雨姑娘,真是抱歉,我来晚了,还望姑娘不要介意。”

       老妈子一听才明白,原来喜欢烟雨的竟是这柔柔弱弱的公子。

       “公子不必如此,烟雨感激还来不及呢。”烟雨说着虚扶了一把。

       锦夢炎起身,抬眼看去,只见眼前的女子竟娇艳不失贵气,明媚不失风范,真真是个大家闺秀的摸样。

       吕君浩也好奇扭头看去,今日的烟雨确实不同,胭脂水粉略点缀,她本身就美,这自然的摸样,完全没有风尘女子的一点迹象。

       烟雨侧身又对吕君浩盈盈施礼,吕君浩起身略一回礼。

       “烟雨姑娘,我们尽快开始吧,不然天要黑了。”吕君浩说的慢,他相信经历世俗的烟雨明白他的意思。

       烟雨点点头,“妈妈,请您拿出我的卖身契吧,也好算算需要多少银两。”

       老妈子也不着急,一手按着桌上的匣子,一手拿着帕子掩着红唇,“银子么,一早就算好了,五百两银子。”

       这边三人也不吃惊,老妈子倒是好奇,他们竟不在乎?

       烟雨缓缓从衣袖中拿出早已准备的三百两银票,“我这里有三百两,公子只要拿二百两即可。”

       吕君浩点点头从袖口中拿出二百两银票,和烟雨一起递给了老妈子,老妈子笑嘻嘻的接过来看了看,虽然不是白花花的银子,却也是实实在在的银票,到银号兑换也好,出去消费也好,怎样都方便,当然主要是存放方便,又不占地方,这也是她乐见的。

       “嗯,那如此,烟雨就算是告别柳烟坊了,”老妈子说着打开了匣子,拿出一张契约,“这契约想来你留着也不好,今天这么多人做个见证,我就把它烧了。”

       老妈子说着就要伸向旁边的烛台,“且慢。”烟雨赶忙伸手阻拦,“妈妈,可否让烟雨看上一眼。”

       老妈子心中有些恼怒,“怎么,难道我会骗你不成,”老妈子伸手扔了过来,“看吧,我虽然不怎样,但这事绝不马虎,若不是怕你看到伤心,我就拿着银两走人了,哼……”

       “你也别生气,烟雨也是想看看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

       老妈子看了一眼锦夢炎,撇撇嘴,“公子说的好,还不知烟雨心里如何想我呢。”

       锦夢炎无奈,不再言语,扭头看着烟雨。她一脸悲戚,“想我五年来因为这一张契约,做了多少违背心意之事,真真不值。”烟雨愤恨的一点点撕起契约来,直到契约变成碎末,她还不曾解恨,又用丝帕包裹起来,送到了烛火面前。

       看着慢慢燃尽的丝帕,烟雨重重的出了一口闷气,“烟雨你自由了,我们还是走吧,早点离开这种污浊之地。”

       烟雨点点头,老妈子心情也不爽快,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两位公子救救奴家。”

       锦夢炎一时好奇,收回要去拉住烟雨的手,扭头好奇道:“您这不是好好的吗?”锦夢炎上下打量着。

       “请三位先坐下,听我慢慢道来。”老妈子一边说一边缓缓起身,拿着帕子在眼角擦了擦,见吕君浩和锦夢炎坐了下来,“烟雨也坐吧,这些陈年旧事你也听听,如此你也知道我同是苦命人。”

       烟雨虽然不情愿,可见他们两人都坐了下来,她也不好推辞,便走到锦夢炎旁边坐下。“多谢三位,我本名杨柳,这柳烟坊是八年前,当今大明王朝荣亲王的侄子烈云,在这里买下的庄园。”

       “我杨柳十岁丧母,十五岁被继母卖到烈家做丫头,不想拿烈云见我有几分姿色,便起了歹心,一晚偷偷潜入我所住的偏方,威逼利诱占有了我的身子……”

       “那时,他已有妻妾,却还在外沾花惹草,那晚,我要寻死,被他拦下,并许诺给我大好未来,让我等上几天。”

       “我想好死不如赖活着,如今已经如此,只能等上几天,看看是否真的如他所言,唉……只是当时傻,天下男人值得相信的又有几人?”

       “五天后,府内污蔑我偷东西,还人赃并获,我笑了,所谓的大好未来就赶出府。本以为离开烈府就结束了,我就要开始自食其力的生活了,谁曾想刚出府门,就被他手下的人强行带到这里,这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我竟就此有了他的骨肉,于是我便想着逃,可惜逃了三四次都被抓了回来,直到生下孩子……”

       老妈子,哦,不是杨柳声泪俱下,哽咽着继续讲着:“可我竟没有看到孩子的样子就被他抱走了。是男是女我都不知道,就被他留在这里,虽然有人照顾,可日日寡欢。”

       “一年后,他来了,他说要挣钱,给我在这里开个女支院,至于女子都从何而来,不用我多管,”

       杨柳说着起身再次跪下,“这位小姐,你既愿意帮烟雨赎身,也麻烦你帮帮我,我想去找我的孩子,我不想留在这里,我想看着那烈云受到应有的惩罚。”

       锦夢炎扭头看了一眼吕君浩,才道:“你何出此言,这里就烟雨一个女子。”     

第082章 杨柳之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