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8章 心有余悸

  外面天色黑沉沉一片,华桐刚捧茶进殿,忽然听到大风呼啦呼啦地响起,外面突然一阵霹雳巴拉的声音,只见天上的乌云翻涌,瓢泼大雨瞬间而至,千千万万的雨珠打在瓦上,顺势坠到地上,溅起阵阵水花,殿前早已蒙上了一层水气。

她进了内殿,看见南宫信正和皇帝议事,便捧了茶又出来,出来之时余光瞥见南宫信朝她望了一眼。

她虽然对于昨晚的事情还心有余悸,但她觉得不是那种畏权为虎作伥的人。她今日穿了一件不合时宜的高领衣衫,不过是不想无端生事。幸好皇帝的心思不在这上面,没有发现其中的不同。

她处处小心谨慎,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远在蓝海国的父皇母后。但她也不会像其他的宫人一样奴颜屈膝,因此在面对南宫信的时候,她虽然怕,却依旧没有屈服。

他们聊了许久,皇帝有些乏了,便靠在那明黄底金线掐牙软枕上,微微蹙眉闭着眼睛深思。

过了半晌,她又端了汤药过来,皇帝一句话也没说,端起来一口饮尽,不由地蹙起了眉头。

他坐在炕上,认真严肃地瞧着华桐,“今日这药怎么这么苦。”

以往会在药材里加一些其他的东西,使药喝起来没那么苦。而且她一向能说会道,皇帝怕了她,看见她端药进来,便会老老实实一饮而尽。换作是别人,估计不知道得熬制几遍他才肯喝。

可如今他一口气喝下却是极苦,突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良药苦口利于病。”她看着他一副想生气又不好发作的样子,心里想笑又不敢笑,只是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陛下最近胃口不大好,奴婢这么做,不过是想刺激一下陛下体内肠胃。”

她每次说起药理总是头头是道,他自知自己说不过她,无奈地指着她,“你呀,就是冲着朕拿你没办法,才这么放肆。”

但其实华桐的心里却没有那么明朗,皇帝内外感失调,忽而形寒无汗,忽而内冷外热,这种病症可大可小,倘若往不好的方向发展,恐怕命不久矣。

她不愿去细想其中的利害,只想着尽早找出根源,治好他的病。

南宫信在一旁看着皇帝和华桐有说有笑,微微蹙着的眉头也渐渐缓了下来,嘴角也浮出了一丝笑意。

只是这笑意极为短暂,便匆匆隐了下去。

“父皇还需多加休养,儿臣就先告退了。”

他们不知道在商议着什么事情,南宫信进来已经快两个时辰了,如果不是皇帝喝药,估计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四下里只听得哗啦啦的雨水声,好像比刚才下得更大了。

“外头雨这么大,你且坐一坐,不碍事。”

华桐退了出来,没过多久,南宫信也出了殿。他匆匆往外走,雨势急促,宫人替他打着伞,他的步伐稳健走得又急,那雨夹着风全扑进了伞下。

华桐站在殿前,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丝丝的雨花扑在脸上,不一会儿,他就消失在雨帘之中。整个宫墙都浸润在这迷蒙的雨雾当中,目光所及,早已分辨不清。这一阵雨夹风裹挟了外头的翠绿,好似所有的事物都变得飘摇不定。

第58章 心有余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