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只有救命之恩

  云生觉得最近南宫宸行为举止不像往常,整个人好像恢复了以往的精神,言谈举止又回到了从前那个神采奕奕的公子哥。

他在朝中只有虚职,往常除了年节进宫请安,其余时间皆不怎么走动。近来也奇怪,进宫特别勤快。但说他开窍上进了也不稀奇,奇就奇在他偶尔还会从宫里抓几副药出来,回来就搁置一边,这就让云生心里很纳闷了。

今天一早他穿戴好,又准备进宫请安。

“殿下,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看他这红光满面,倒也不像有什么事发生。如果说是陛下恩宠,让他开心,但也不见恩宠的迹象,这让云生的小脑袋瓜百思不得其解。

“无事,只是照例向母后请安。”

他回答地甚是坦然,刚迈出去几步又回头对云生说,“你不是总说我少年老成,我只是不想显得太老罢了。”

说完哈哈大笑而去,看来心情极好。

云生只回了一句“奴才哪敢”,便在后面偷偷地吐舌头。

他照例到宫里向皇后请了安,只是回来的时候,顺道去了趟太医署。

前几日李太医见他,还担心着他有什么症候,想仔细给他号号脉,他却说自己只寻几味药,让他不必理会。近几日也都这样,太医门见到也只是简单地行了礼,便没有多注意他。

琉璃倒是机灵得很,看见南宫宸过来,便找了各种各样的说辞离开。

“我去给淑妃娘娘送药材去。”

“你等等。”她正要出去,却被华桐喊住。她先向南宫宸行了礼,淡淡地说,“近来看见殿下的病情已痊愈,不必再医治。倘若以后有些小症,派个人传话,也不必亲自跑这一趟。”

说完,她便夺了琉璃手中的药柜,走了出去。

南宫宸原本兴高采烈地往里走,一进来就看见她脸色不对,他还未站定她就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心里一沉,追了出来。

“华桐,这是怎么了?”

她脸上毫无异样的神色,十分坦然地说,“殿下已无小伤小疾,何必多此一举。”

“我……我……”南宫宸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有些话此刻说出来未免有些唐突,只有任凭它哽在喉间。

“我还得去送药,殿下请自便。”

说完福了身便走,琉璃看这样子不禁有些着急,便追了上去。

他久久地站在原地,刚来的笑容还僵在脸上,可此时早已蒙上了一层失落的阴影。

琉璃快步追了上来,“姐姐,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她早已不是什么尊贵之躯,琉璃不敢直呼其名,只好改口叫姐姐。

她依旧快步往前走,淡淡地说,“什么怎么了,那里本来就不是殿下该来的地方。”

“可是姐姐,难道你看不出来,殿下对你……”

“你住口。”华桐喝了她一声,“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琉璃咬咬唇,涨红了脸,只好将后半句话活生生咽下。

华桐何尝不知道南宫宸的心意,只是如果不尽早阻止他,只怕会给彼此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她现在别无所求,只希望蓝海国一切平顺。

至于南宫宸,她只是心里感激他当初的救命之恩。

第19章 只有救命之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