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9章 龙体有恙

  不知不觉在历向林已经待了小半个月,华桐已渐渐习惯了这里。这天夜里,听到外面的吵闹声,那声音越来越响。

待她醒来的时候,已有宫婢急匆匆进了营帐。

她起身穿衣服,看到外面侍卫走动,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

“华桐姐姐,李太医让我来叫你,让你赶紧过去。”

这入夜已久,外面的动静又这么大,此时李太医又让人来叫自己,莫不是哪个王亲贵族受伤或者重病。

她来不及细想,刚出营帐,见南宫信急匆匆往皇帝的营帐赶过去。而转头看南宫宸的营帐,里面灯火已灭。

那日她和南宫宸骑马归来,李太医在营帐外早已看得清清楚楚。他虽没说什么,但却凝视着她,向她点点头。表情是那样严肃,那一刻她便已明白他的含义。她不该和南宫宸走得太近,免得让人落了口实。

她随李太医匆匆赶过去,在他身边待久,从他的神色当中,便可知是什么样的人身体有恙。

这大半夜陛下召见太医,南宫信又赶去主营帐,让她不由心下一沉,莫不是皇帝身体有恙。可看他前几日围猎的英姿,断不可能突然生场大病。

一进营帐,南宫信和几个宫婢太监早就立在跟前。他们急急叩了头,李太医随即替皇帝把脉。华桐远远望去,皇帝好像还睡着,只是睡得极为不稳,嘴巴含混不清地说些什么东西,却一直叫不醒。

掌灯的宫女发现了异状,才向王总管禀报了这件事。王总管命人宣太医,那小太监去传了李太医之后,又跑去和南宫信捎口信,他这才赶了过来。

华桐看李太医的神色,他的眉头微微地蹙起,似乎难以判断这种状况。他行医多年早已经验丰富,可在这个节骨眼却摸不清。

皇帝的脉象浮紧,不像一时的风寒所致。何况营帐中的火盆未撤,不像是外感所致。

华桐细瞧皇帝面色,他偶尔发出轻轻地咳嗽声,面赤咽干。皇帝盖着锦被,额头有些细密的汗。这会儿夜里虽还有点冷,但也用不着盖着棉被。这会儿看他的征兆,反倒不清楚他是冷还是热。

李太医捋了捋下巴的银丝,回头问宫婢,“陛下白天吃了些什么?”

宫婢细想了一下,陛下最近胃口不怎么好,只吃了清粥,还有芙蓉黄子软糕,他最爱的点心。

李太医略微一沉思,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李太医,父皇的身体如何?”

南宫信的神色有些紧张,素来听闻他极为孝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三皇子请放心,陛下只是白天行猎过于疲乏,日间饮食不当,才导致气血不足,夜里多梦。微臣开个方子,陛下吃个两三副药,便可转好。”

南宫信听了他的话微微点头,深思似乎有些飘远,但一下子又被自己拉回,看了立在旁边的华桐,淡淡地说,“天色将明,你且留下照看父皇,待父皇醒来,你再回去。”

他吩咐完便出去,华桐行礼从命,却不由望了李太医一眼。

“你也觉得不对劲?”李太医凑了过来,轻声说了句。

华桐摇摇头,她只是觉得皇上这病,病得有点突然,病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什么。

第39章 龙体有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