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5章 自缢枯井

  夜里风刮得很大,吹得那雕花窗户咯咯作响。屋内生着炭火,寒意仍然一阵阵袭来。寒冬即将来临,四下里变得无比清冷。

华桐本是极为疲倦,但翻来覆去又睡不着,外面那风声吵得她心烦意乱。月亮早就隐没下去,风如利刃一般,让她只能留在屋里烤火。瑟瑟寒冬,就算心烦意闷,也出不了门。

她不知道在屋里坐了多久,外头的风声一阵紧一阵缓,忽然想起去年冬天南宫宸送自己的暖香袋,她便移了烛台,到箱子里去找。

那暖香袋带着一股奇特的香味,一打开那箱子,香气扑鼻而来。她往下摸了摸,触手丝滑,温热舒服,没想到这玩意过了一年,香热仍不减。

她拿了出来抱在怀里,熨帖在肚子上,暖意阵阵袭来。这比那火盆有用多了,抱着的手也暖和了许多。

想起当初他送自己暖香袋的场景,他该是有多生气。强行塞进她的手里,然后掉头进走。

他那傻里傻气的模样,哪像那个名满皇城的翩翩才子。想到这里,她的嘴角不由地浮起一抹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起他的时候,总是那样的心安。在他面前,她不用掩饰什么,不用细想他话里是不是有其他的含义。

外面的风似乎越刮越大,她时不时听到簌簌的声音,兴许下了雪。她的困意也渐渐起来,这才蒙了被子睡下。

约莫睡了三个时辰天就亮了,推开窗户,大雪早已在地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毯。院里还有些残枝被大雪压断,整个院落银装素裹,十分洁净。

没想到昨夜的雪竟然下得这样大,天渐渐亮了起来,阳光也刺破云层照耀在雪上,是那样晶莹剔透。

她记得小时候和姐姐一起打雪仗,那时候就觉得好玩,在雪地里翻来覆去打滚,差点把双手冻伤。可她们笑得很开心,是那样无忧无虑。

姐姐已经离开人世一整年了,如今,她也一人孤苦无依地留在尤国,这早已和死了没有分别。

她不由地叹了口气,不愿再想这些伤心往事。

琉璃起得比她还早,一大早就不知道出去干什么,回来还折了枝梅花。那梅花娇艳非常,在屋内添了一点亮色。

她一进屋就夹带着一阵冷气,瞬间扑进暖暖的屋内。

“幸好这株梅树生在回廊边上,不然它也遭殃了。”

她插完梅花就赶紧躲到火盆边,不停地戳着双手。

“常嫔那里怎么样了?”

琉璃对主子们的事情不感兴趣,除非大家凑在一起说说,不然她又不特意去打听,哪里会知道。

她只是摇摇头,看着自己发红的指尖,“姐姐,外面的冷风太厉害了。我不过去折了枝梅花回来,就冻成这样了。”

华桐走过去一看,真的冻得通红,赶紧进里屋给她拿来膏药,一边给她涂药一边说,“怎么这么不安分,这种天气还去折,真是活该。”

琉璃默默地吐了舌头,马上回了一句,“不妨事,活都给你做就行了。”

她瞪了琉璃一眼,望着她不由一笑。

“姐姐,今儿个还去请安吗?”

她望了望外面的日头,点点头,“我得去了。”

这会儿皇帝快下早朝,她从这里过去到乾和殿就差不多,刚好可以给他捧茶。他昨日和她说了那么多,今日总不会又避而不见吧。

她刚走到乾和殿,就感觉气氛有点怪怪的。几个宫人神色有异,她刚到殿外,陈公公出来拦住了她,在她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她听完一惊,她刚刚赶过来的时候,手心里还冒着热气,这会儿渐渐发冷。

殿内四下安静极了,她站在殿外,不由地发怵。

陈公公告诉她,昨夜常嫔失踪,今早有人在虚华庭的枯井里发现了她的尸首。

进宫这么久,她从没去过那个地方,听说那里是冷宫,平常就像一座废墟,根本就没有人去。关押的人,也是一些犯过罪的奴才。

常嫔的死有些突然,她本来心性就高,也可能因为失去孩子一时太悲痛,所以自杀。可她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寝宫里,而偏偏选择了虚华庭那种地方。

她的心不由地慌了起来,这件事到底是常嫔自杀还是凶手另有其人。如果是另有凶手,那他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她想得出神,陈公公的咳嗽声惊醒了她,原来皇帝要出来了,她赶紧躲到了殿外,这会儿他肯定不快,她还是不要请安为好。

外头的人传了辇,一行人匆匆赶了过去。

这件事有些诡异,她也匆匆回了自己的住处,拉着琉璃一起去虚华庭。

一路上十分清冷,这个被宫廷遗忘的角落,就算是一般的奴才也不会过来,何况是常嫔那样恩宠正盛的人。

如果她是自杀,那她是想控诉不满吗?

“姐姐,我们还是不要去了。”

琉璃想到死了人心里就有些发毛,何况当初那个常嫔还打了她,让她心里总有些不安。华桐心意已决,她如今只想探个究竟。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才走到了虚华庭的宫门。宫门虽是朱漆,但上面已经有些斑驳的痕迹了。牌匾上写着“虚华庭”三个字,看着幽幽发寒。

一进这里就觉得十分萧瑟,好像早已荒芜人烟。这哪里是繁华的皇宫,简直就是废墟,一路杂草丛生,残垣断壁,如果不是还有积雪覆盖,只怕更加残破不堪。

宫里有那么多的井,为什么要在虚华庭的枯井。这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她夜里失踪,侍卫找了一夜才找到这里,她是想掩盖什么?

“姐姐,咱们回去吧。”

周遭的环境越看越森冷,这风又刮得厉害,虽是晴天白日,琉璃看着依旧有些森然,不禁抖得厉害。

华桐拉着她的手,安慰她说,“不要怕,去瞧瞧枯井咱们就回去。”

“啊?”琉璃大惊失色,她还要去那个地方,她吓得差点没哭出来。

蓝海国本就信奉巫蛊之术,鬼神之说由来已久,琉璃想起小时候宫里嬷嬷跟她们讲的那些死人如何变成厉鬼,去害阳间的人,心里慌得更加厉害。

她的手凉到了极点,但额上却一直在冒着汗。

“姐姐。”

过了一座院落,这里不像刚才那样萧条,大概因为冬天草木凋零,又没有人往来,四处蒙灰,但景致似乎是几年前刚刚建造的。

刚刚进了院子没多久,转了长廊,琉璃突然尖叫了起来。

华桐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那枯井就距离自己百步距离,显然已经处理过了,旁边的地上铺着一层白白的灰。

琉璃吓得挪不开脚步,站在那里发抖。华桐本想走进去看一眼,可琉璃死死揪住她的衣服不放,看见她可怜的样子,她也不忍继续折磨她下去,陪着她一起走了出来。

琉璃的脚步飞快,呼吸有些紊乱,头上的汗一颗一颗往下落,直到出了虚华庭,整个人才又像重新活了过来。

“别怕,人死了就不会复生。”

华桐安慰她,看她这样子恐怕夜里要做噩梦。以前在蓝海国的皇宫里,每年都会请巫师进宫做法。那时候琉璃还小,第一次看见那些戴着面具的巫师,吓得直哭。几天几夜下来一直做噩梦,在她印象里,那些人应该就是鬼的模样。

“你圣女你不怕,但我怕。”

华桐听她这么说不禁一笑,蓝海国的圣女是百姓的信仰,不管是牛鬼蛇神,都遵从圣女的指令。但那不过是民间百姓的说法,倘若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出现,圣女肯定不管用。

“好了,咱们回去烤烤火。”

外面真得冷到了极点,她记得去年还没有这么冷,今年怎么才刚下雪,就冻成这样。

她瞥了琉璃一眼,她的眼眶早就红红的,只是强忍着不哭,看来真的把她吓着了。她的胆子一向很小,华桐有些后悔,不该拉她一起过来。

回到住处,正巧看到那株花开正艳的红梅。枝桠横斜逸出,有一枝正巧离她们头顶不远。梅花散着淡淡的香气,充斥着整个院子。

为了不让琉璃再想那件事,华桐只好转了她的注意力。

“你要是先摘下那枝,今晚我给你打水。”

长久以来,都是琉璃给华桐打水,她也觉得这是自己本分的事情。如今听她这么一说,立即忘记了刚才可怕的念头,争着抢着要去摘那枝梅花。

两个互不相让,最后一起扑在了树下。幸好地上的雪还厚,她们倒下去也不觉得疼。两个人躺在地上哈哈大笑,早已忘记刚刚心里的那份难过的情绪。

常嫔隔天小殓,整座宫城又蒙上了一层悲凉的色彩。她只是皇帝众多妃嫔之一,除了死得有些蹊跷之外,也没什么可以让人记挂在心上的。

大家也为她惋惜了几天,似乎便将这个人忘记了。

倒是皇帝,称病不早朝,也许是心里难过,也许是另有所图。如今华桐看不透这一切,她也不愿去细想。

但只怕从今无法再娴静安然,自从踏进着宫墙一步,这辈子她就无法逃离这样的纷争。

第75章 自缢枯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