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9章 华清池

  年关将近,来朝使节越来越多,皇城的官道上越来越热闹。

昨日刚迎了回国的使臣,由南宫信打点一应章程。回国是数百年的友邦,前来进贡的无非是一些本土特色的古玩珠宝,礼物不分贵重,大的像国宝都有,小的也是一些吃食。

回国是一个对食物特别讲究的国家,上次进贡芙蓉黄子软糕,这次又带来了甜子酪。皇帝近几日一直忙于朝政倒忘记了这些吃食,今日想起便命人拿了过来。

尤国的羊奶酪本就特别好吃,只是它须图放新鲜,放不了几日。而这个甜子酪是回国御厨精心制作,就算是放上半个月,也不会变味。无论从做工还是从味道,都是上上之品。

华桐见他津津有味地尝了起来,想他一个老人家也这么喜欢甜食。他望向她,笑意盈盈地拿了一块给她。

甜子酪色泽艳丽,金灿灿的,吃起来就像他们蓝海国的醴酪,只是比这醴酪还甜了几分。它做成小小的一块,吃起来叫人甜进了心里。但若是要华桐多吃几块,她恐怕会腻了。

“等过了午膳,你帮朕带些去给皇后尝尝。”

她应了声,往常这种跑腿的活儿,都是那位陈公公的事儿,今个儿皇帝怎么让她去了。

她捧了个食盒前往太荣宫,皇后才罢了午膳,听宫人报华桐来了,赶紧传了进来。

她虽然时常在皇帝那儿见到华桐,可同她说的话却极少。那日在言语之中透了几分孤寂,皇帝一下子会意,这会儿就打发她来看自己了。

“你赶紧起来。”她见华桐来心里早已十分高兴,还未等她屈膝下去,就喊她过去。

“这是陛下让奴婢拿来的甜子酪,皇后娘娘您试试。”

皇后淡淡地笑了笑,看着她从食盒里拿出甜子酪,却未想吃,“你许久没有来这里,都没办法和你说些体己的话。”

华桐突然有些受宠若惊,皇后一向待她很好,可也还没好到说体己话的时候。她这个时候才明白皇帝为什么要打发她来了,原来是皇后有话想对自己说。

可她又会和自己说什么,无非是和南宫宸有关。去年因为暖香袋的事情,皇后虽未曾开口问过此事,不过她恐怕早已心知肚明。何况她对这个儿子是那样的宠爱,他的一言一行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思及此处,她倒突然有些不安了。

皇后好像没有看见华桐转变的神色,只是淡淡说,“前些日子看你闷闷不乐,而且还在御前冲撞了陛下,想必都是为了宸儿吧。”

她微微屈膝,怯怯地说道,“是奴婢不懂事,不该冒犯陛下,惹得陛下动怒。”

皇后依旧慈容满面地望着她,她显然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她朝她招了招手,又把手放在炕上轻轻地拍了下,示意她过去坐下。

“奴婢不敢。”

再怎么说她可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这礼数怎么都说不过去。

见她不肯,皇后也不再坚持,只是淡淡一笑,“宸儿的事劳你挂心了,不过你放心,只要陛下还在一日,他肯定不会被囚一辈子。”

她听皇后这么说,略微有些诧异。她以前担心的是陛下会囚禁他一辈子,可如今皇后竟然这样胸有成竹地说,这中间似乎有什么她看不懂或者不知道的事情。

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皇后的笑意更深,“再过几天,便是西域使臣进贡的时候。往年这个时候,都是由宸儿负责一应礼典,今年也不会错。”

和西域乃是亲盟,对待西域的使臣,当然得用更高的礼节。只是她不懂皇后这话里的意思,难道这个迎接西域使臣的人,非南宫宸不可。

她继续说道,“前朝迎接西域使臣,那个时候宸儿还是一个小小的少师,不过这件事当真非他莫属。因为那西域的文字语言和文化礼仪,只有他学得最透。”

华桐这下终于明白了,往年都是他迎接的西域来使。朝中上下没有一个懂得西域文化的人,也只有他,才能应对自如。

看来他自由的日子不远了,可皇后为何特意和自己说这件事。

她让华桐往前走一步,她拉住华桐的手,脸上一直浮着一抹微笑,“等来使回去,我便去求陛下赐婚。”

皇后这话令她始料未及,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耳根通红,脸颊快要燃烧了起来,被她这样瞧得害羞,只好把头低了下去。

出了太荣宫,她的那颗心却还未平静下来。耳边还响着皇后的那句话,想着她望自己的眼神,她就不由地紧张,不由地脸色发烫。

原来今日真正让她来的目的,竟然是要悄悄和她说赐婚的事情。难怪她今天望着皇帝的神色觉得有几分奇怪,他的眼神似乎变得狡黠了几分。

外头的天气极好,碧空万里无云,华桐望了一眼天空,尤有几分刺眼。那阳光暖暖地洒了下来,如同金子一般澄亮。

一路上她有些心神不宁,有些惶恐又有些惊喜,竟然痴痴地笑了起来,要是被别人看见,非得说她傻了不可。

从太荣宫出来以后,阳光洒落在宫前的琉璃瓦上,是那样的熠熠生辉,如同湖面上的波光粼粼,是那样耀眼夺目。

她信步进了御花园,隆冬之际已见不了许多的花,但依旧有许多翠绿的颜色。她如今也没有欣赏景致的心情,只是心情出奇得好,便随处走了走。

御花园很大,里面许多亭台楼阁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木之下,让人难以一次就走个遍。华桐平常来往各宫之间都会走特定熟悉的路,今日无事心情也好,便换了另外一条夹道,想着放向一样,走到最后也能回去。

树木枝叶繁茂葳蕤,风在林中发起沙沙的声响。她从林子里走了出来,突然眼前顿时开阔了起来,竟然出现了一片湖。

她从来不知道,这御花园里还有这样的景致。她往旁边的石碑走去,上面写着“华清池”三个字。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华清池,只见眼前池水碧绿,池上面冒着一层层的水雾。

她一到这里便觉得温暖了不少,往前走了几步,暖意就更深了。她蹲下来触到那水,更是温暖,原来这华清池是一个天然的温泉。

它掩映在这片森林之中,如若不是久居深宫的人,定然难以发现这样的好去处。碧水轻轻,让人心旷神怡。远远望去,远处蒙在一层淡淡的水雾之中,若虚若实,就仿佛一幅虚无缥缈的山水画。

她望着眼前如仙境一般的华清池,已经有些陶醉了。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了箫声,她竖起了耳朵听。

这箫声婉转低沉,带着淡淡的压抑,似乎发泄着浓浓的不满。

她举目四望,并无人在此,哪里来的箫声?

她顺着那箫声的方向走去,脚步放得极轻。那箫声从石头后面传来,她转过看见那个背影,不由一怔,竟然是南宫信。

她本想掉头就走,但听他的箫声越来越哀切,心里竟然有些痛苦。想起围猎之时,他吹的箫是那样的慷慨激昂,不由为之一振。

而如今,丝丝入扣的悲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一向是冷冰冰的人,难道他还会有这样难过的时候?为什么从他的箫声里,听到的是那样深切的痛楚。

箫声萦绕在这密林之中,回响在华清池的上空,如诉如泣,哀转久绝,让人为之动容。她望着他的背影,似乎不像往日那样高大威猛,也不像往日那样,让人觉得分外疏离。

忽然箫声一滞,他的声音冷冷地响起,她刚刚听得出神,不由地吓了一跳。

“偷听这么久,你打算做什么?”

他转过来的时候,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庞。

华桐从那箫声解脱出来,原来他早就察觉有人在他身后,却依旧不动声色。她气鼓鼓地说,“谁偷听了,偷听还会站在这里?”

看着她那样强词夺理,他不由摇摇头,“你也能找到这里来。”

“这里又没有下宫规,让宫人不许进入。”

他算是看清楚了,他不能给她一丝丝的机会,不然她这牙尖嘴利,恐怕还得理不饶人。

“你大可以随时来,只恐怕你下次就不是偷听我吹箫了,而是偷看我沐浴。”

“你。”

她没想到他竟然也会说出这样无赖的话,一点也不像他,让她不由一怔。

“你可以回去了。”

见她还站在不动,他伸手去解开腰带,“怎么,你想看?”

她吓得赶紧转过身去,慌慌张张地说,“你一个皇子,在这里沐浴成何体统。”

想着他等下可能做出一些非分的事情,而他又是皇子,到时候自己百口莫辩,只能匆匆地从原路跑了出来。

看着她那气急败坏的样子,他笑得很自在,将腰带重新系了回去。这是整个皇宫最清净的地方,他不过是不想被人打扰,几年前他发现这里,后来他就没再在这里碰见过其他人。而她竟然也误打误撞闯了进来,倒让他觉得惊讶。

第79章 华清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