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赠药

  云生伺候南宫宸吃下饭之后,要给他换药。背上的棍伤入骨,让他连看都不敢看。没想到王爷下手这么狠,有时候责罚他们这些下人都不曾这样。

“少爷,要是痛你就喊吧。”

南宫宸趴着让他上药,忍得额头都冒着细密的汗。

他手上的灼伤因为昨天及时处理,没有很严重,大夫已经配了药。昨天有人还赠了药,他收在柜子里。

想起那药瓶子,外观很是精致漂亮。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良药,既然是从宫里拿出来的,说不定比府上的更好。

他给南宫宸敷上了药之后,又拿着那个药瓶仔细端详了起来。

白色的小瓷瓶上,画着一个仕女。但是这个女子,又不像他们中原人。他想起几天前不是来了位和亲的人,指不定是她们带来的宝贝。

“公子,你说,这么好看的瓶子,是不是从外邦带进来的啊。”

云生从小在王爷府长大,其实也见过不少的奇珍异宝,这药瓶子虽然不像珍稀之物,却异常可爱。

南宫宸昨天只是听到云生提起有人赠药一事,因父亲召唤就没有细想,以为是宫里的太医或者子诫让人捎带过来的。

今天听云生说起药瓶从外邦带进来的,不由地拿过来瞧瞧。

眼前的这瓶药,莫不是那位公主所赠?他当时冲进火场,里面已经一团糟。他和她,也只见了一面,至今没有多少印象。火场里烟雾四起,当时根本就没看清楚。

“云生,这是谁带来的?”

“听长卫说,是外出采办的宫女。”

云生也不清楚,长卫交付到他手上的时候,这样和他说的。

那这瓶药就很可能是那蓝海国的公主所赠,她竟然知道自己受伤了,这倒让她费心了。

“母亲那边怎么样?”

“夫人身子骨还硬朗,公子你就别挂心了。”

听云生这么说,他也稍稍放心下来。以前这个时候,是他进宫给太子授课的时间。太子年幼,免不了顽皮,却对他这个兄长敬意有加。

他想有太傅太师在,他这个少师也不用那么费心。

他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心里却有点过意不去,因为他前天明明答应过太子,隔天进宫陪他放风筝。

本该昨天就要履行的承诺,却没有实现。

“可派人向太傅告假了?”

“三公子早晨进宫,替你说了。”

“三哥今天进宫了?”南宫宸在朝中只有一个虚衔,他从不进宫,最近频繁出入宫廷,究竟所为何事。

他心里便不由地和南宫逸的事情联想起来,父亲乃辅政大臣,皇上最倚重的亲王。皇上不早朝,以前一向是父亲处理奏报。最近连日闭门谢客,行为极其反常。

似乎府里有什么大事,只是瞒着他而已。

“父亲呢?”

“王爷最近一直在书房,听王焕说,王爷已经足不出户。”

“那辛侯爷是不是最近常来府中走动?”

云生点点头,看来是真的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与那种宫城有关。

可父亲如今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为何还要这么处心积虑地妄想不属于他的东西。

第6章 赠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