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惊变

  他这几日一直昏昏沉沉,喝药之后总觉得四肢无力,却一直记挂着父亲的事,这可是谋逆的大罪,成者拥天下,败者屠满门。

只是因母亲放心不下,最近好几个侍女守着他,他稍微清醒的时候,母亲便同他说了些话,而后吃药便又晕晕沉沉提不起劲来,这样一耽搁便过了三日。

外面局势瞬息万变,夜里府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很多人在远处走动发出来的声音。

白天睡了一觉,夜里已经清醒了许多。

“云生、云生。”他高声喊了几句,却显得异常疲惫。

为了让自己静心休养,白天伺候的侍女都已退了出去。南宫宸心里有种莫名的不安,他的身子骨与常人无异,为何一病就成了这样子。

云生走了进来,一开口便说,“公子,该喝药了。”

他本没有察觉自己软弱无力与这药有关系,但云生话一出口,他便不由地联想。不过这药是母亲派人亲自调理,难道她早知真相有意为之。

当下他按下一颗激动的心情,淡淡地说,“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那么多人?”

云生立在他面前,垂头回答说,“外面无事也无人,公子这是病糊涂了。”

云生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没想到这个时候还骗他,他心里一急,热血往上涌,开口骂道,“云生啊云生,枉我如兄弟这般待你,你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骗我。”

他不禁大咳了起来,脸上有一股傲寒之气。

云生听到这句话腿下一软,跪了下去,“公子息怒,云生只是希望公子您能好好休养几日,绝不敢期满公子。”

他绕开云生,快步走了出来。无奈卧床日久,腿软无力,走到门边,不禁地大喘气来,倚在门边稍作休息。

云生拔腿跑了过来,拉着他的衣襟道,“公子莫生气,您也知道王爷的脾气,云生不想公子再受那皮肉之苦。”

王爷、王爷,真是的父亲给云生施压,不然他怎么敢这样。

记得还想的时候,他和云生偷偷跑出去玩,回来父亲自然管教,但他只是轻轻责骂了自己几句,却私底下将云生打得卧床三月。

他本想一脚踢开云生,思虑一转,狠狠地甩开他的手。

走出院落,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几千府宾深夜防卫,却无一点厮杀的痕迹。如果不是为了卫府,但当然就是夺成。

他们真把自己当死人,竟然这等敷衍。

他步履匆匆往书房走去,却被大哥南宫延拦了下来。他一身戎装,在自己家里佩刀,一切早已不言而喻。

他们整装待发,只待天一亮,变与洪世武等人来个里应外合,这天下便一朝易主。

回廊之下,两个人便吵了起来。

“六弟,你做什么?”

“大哥,我要见父亲,别拦我。”

“我劝你还是回去吧,父亲之所以瞒着你,都是因为你这脾气。事到如今,我们已无退路。”

“大哥。”他满眼凄楚地望了南宫延一眼,“这样大逆不道,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啊。”

“死罪又如何,何况我们稳操胜券。六弟,忠君是本,但你想想我大尤国的皇帝,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尤国危矣。”

“可为什么是父亲?”

“六弟放心,逸王府此举,乃是救苍生于水火。至于成王败寇,且不计较。何况,为了小定,为了恒弟……”

南宫延说到此处便不再继续说下去,他征战沙场多年,此时显得异常的淡然。

正当他们争执不下,书房里起了动静。南宫延怕有所惊动,引起不必要的差错,便一下点住他的穴道,把将南宫宸提了起来,不到一刻钟的时候,便回到了他的卧房。

“大哥。”

如今他已动弹不了,即使动得了也无济于事。改朝换代已成定局,只有他苦苦挣扎再无益处。何况,南宫恒的事情,一直他们心中的伤疤。

“六弟且说。”

“太子年幼,希望大哥在父亲面前求情,饶他一命。”

太子如同他的幼弟一般,如今皇城惊变,他却无力保全他。他已经失去过一个弟弟,不想让年幼地太子也卷入这样的纷争中。

南宫延叹了口气默默点头算是答应,随即吩咐云生好好照顾他。

云生在一旁劝慰着,让他安寝。可是他如何安寝,隔了几个院落之外,灯火通明。虽未入冬,寒意已深深来袭。

第14章 惊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