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0章 说不清的味道

  自从那日游湖之后,南宫宸好像已经找到了对付她的法子,每次只要见着她,总要说些不和规矩的话。有时候她听得耳根发红,可他却仍不肯放过自己。

以前她怎么没有瞧出来,他是一个这么浪荡的皇子。

他一直在问那个兰花簪子的事情,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戴。她有时候远远望见他,就赶紧躲起来。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应付他了,只要她不回答,他也不顾身边有没有人,拉起她的手就走。

她的脸都快丢尽了,红着脸走了一路。

最近几日一直胆战心惊,怕他突然从哪里跳出来,拉着自己便走。幸好这几日没见他进宫,好像又恢复了往常的那个无所事事的皇子本性。

皇帝说到做到,隔天真的命人往她这里送了芙蓉黄子软糕。琉璃不知道有多高兴,她平常在外侍奉,很少进内殿,见皇帝如此宠信华桐,她早就乐开了花。

她从小就在蓝海国的宫里长大,没有亲人,华桐待她如姐妹。如今随她远嫁和亲,又沦落至此,更是与华桐相依为命,见她备受皇帝器重,心里自然高兴。

她没吃过这玩意,拿起来一口吞了下去。那软糕本就滑腻,她放进嘴里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卡在喉咙里,她瞪大眼睛轻轻地颤了起来,用手狠狠一捏,那软糕顿时滑了下去,只可惜连味道都尝不出来。

华桐见她那样猴急,发出一阵笑声,“快去喝点水,都是你的,那么着急干嘛。”

她一口气缓了过来,朝华桐吐了吐舌头,又拿起一块软糕,这下慢慢吃了起来。

她刚一咬下去觉得好吃,只是吃着吃着便觉得味道有些奇怪,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姐姐,你吃过这软糕没?”

“吃过了。”

“那你没觉得味道很奇怪吗?”

经琉璃这么一说,华桐立即不解地望了她一眼,昨日她吃的时候也觉得奇怪,只是说不出什么来。皇帝吃了这么久都不觉得奇怪,以为是他们这里独特的口味,怀疑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如今琉璃再次提起,她的味觉比常人灵敏许多,如果连她都觉得奇怪,那么就真的是有蹊跷了。

“你快说说,怎么个奇怪法?”

“很甜很香,但却有股腥腥的味道,除了这味道,似乎还有其他什么东西,但真的很好吃。”

华桐突然恍然大悟,这就是她形容不出来的味道,这种味道里并不简单,也许是多种食材的混杂。

她突然想到了皇帝最近反复无常的病,突然想到着软糕是南宫延推荐的,突然想起那天南宫信的话,这一切是不是有关联呢?

她忽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眼看琉璃把手伸向那最后一块软糕的时候,她迅速地夺过那个食盒,表情有些严肃。

“怎么?”面对她这怪异的举动,琉璃的手僵在那里。

她有些心虚,勉强撑起一丝笑容,“你一个人吃个精光怎么可以,也得给我留一块。”

琉璃望着她,刚刚明明说了都给她吃,这会儿倒小气了起来,她咕哝了几句就出去做事了。

琉璃出去之后,华桐一个人坐在那里望着软糕发呆。经琉璃这么一提醒,她才明白,软糕里让她说不出来的味道,不是几种食材的混杂,而是几种药材的混合。

而这些药材,说不定都是引起皇帝最近病症的原因,它甚至是一种慢性毒药。想到这里,虽是初夏,她的背上亦微微出着冷汗。

此刻她也难以断定什么,只能将这软糕偷偷拿到太医署,让李太医亲自验一验。

第60章 说不清的味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