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君臣为先

  他早就看出辛子诫的不满,淡淡地笑着说,“陛下重用,有什么不好?”

“那是西楚大军啊,你就一点都不担心沈定的安危吗?”

“不担心。”他不由地又打了个喷嚏,目光投向了窗外的梅树上,前几日还看见梅花盛放,没想到一场雪竟将那一份抵抗寒冬的傲气都给盖没了。

他细细地说道,“年节的时候,小定戍远,给我写了一封厚厚的信,里面多半是些壮志未酬的话。即使他不说我也知道,只有你不懂小定的心思,他一直想着建功立业,这是个机会。他不像你,坐守皇城。他可从小亲临敌营,经验丰富,文韬武略早已声名在外。西楚常年被尤国压制却无力反抗,面对西楚军的虚张声势,他对付起来是绰绰有余。陛下圣心独裁,你瞎操什么心?”

辛子诫细细想来倒也不无道理,愁眉渐渐舒展开来,“还是你想得清楚。”只是听着不但夸了沈定,还顺带骂了自己一顿,沉思了良久,心里颇为气恼,“南宫宸,何必挖苦我。”

辛子诫的反应太慢,南宫宸看他这个样子不禁想笑,嘴巴刚一张,便不住得咳了起来。

他虽不理朝堂之事,只是但凡辛子诫前来诉说之事,他便能脑袋飞速运转,即刻为他排忧解难。

见子诫神情依然严肃,他向他点了点头,十分平静地说,“待小定凯旋而归,我们三个再一起痛痛快快地喝酒。”

然而当下子诫已不为沈定的事情烦恼,在他眼中,南宫宸一直是栋梁之才。他俩从小是一块儿长大的,他是那样机警聪明的人。只可惜前朝皇帝太过昏庸,他也只是得了个少师的职位。

当今的陛下清明,他们又是父子,却不知道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两个人就这样犟着,他一直赋闲在家,白白浪费了这治国之才。

且看他们兄弟几个,在朝中谁不是威名赫赫。而他却只是窝在自己的府里,渐渐埋没了。

“宸兄,但看今日的天下,是不是比前朝生机了不少。”

此话一出,南宫宸便猜到了辛子诫的心思,便用他最寻常的笑容应对,“难道你想和我煮酒论天下,那种费神思的事情,不适合我。”

“宸兄,父子之间,有什么隔阂?如今都已过了这么久了,在其位谋其政方是对的。你好好的一个皇子,竟然比我还不如。”

子诫说话一向直来直去,但他都是出于真心。

他的眼神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又默默地盯着那梅树许久,才淡淡地说,“既是父子,又是君臣。如今,君臣为先。”

他说得那样云淡风轻,可谁不知道,他心里对慈父的渴望。只是越是渴望,便越不可得。如若积怨已久,又怎会一天两天便化解。何况彼此都未曾给过对方机会,才有了几天的局面。

皇帝要的只有的他顺从,而他,却只顺从自己的心。

他不禁又咳了起来,听得子诫不耐烦,放声骂了起来。说什么堂堂七尺男儿,竟然隔三差五就生病,比那柔弱的女子还不如。

他虽然咳得厉害,但心里却有一阵暖意,却是子诫体会不到的。

第21章 君臣为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